少女靠在墙角正拿着手机,嘴里不断的嚼着口香糖。

手机里显示的是LINE的绿色对话框。

使用LINE还没有多久,不过,大体上熟悉那些操作。

被学校的其他女生教会了,无非换上一个好看的自拍,然后用上一个有些勾引人的ID,随后等待着那些精虫上脑的男人上钩而已。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虽然也轮不到自己说些什么。

对自己来说,那些精虫上脑的家伙都是客户罢了。

顺便一提,自己的ID是空虚的JK。

在LINE上面,空虚什么的——就是明明白白的暗示。

每天那些大叔都在上面找,看到好的顺眼的,其实就是看起来像Bitch的ID就发短信过来询问。

刚开始对话无非就是试探,婉转。

什么「在哪里上课啊?」「有没有空和叔叔出去吃顿饭啊。」「叔叔最喜欢你这种年龄的女孩了啊。」什么的。

蠢死了。

明明想干的事情早都明明白白了。

少女不耐烦的皱着眉头,浓厚的眼影显得非常的妖艳。

「5000円一发,禁止还价。大叔。」

对于每个过来试探的大叔,都是这么明明白白的回过去的,一句废话都没有。

对方当然会沉默几秒。

这点少女也会明白。但是更明白的是,绝大多数精虫上脑的大叔都会在沉默后回了一句。

「可以。就在XX爱情旅馆门口见面,今晚包夜。」

之类的回答。

嘛,男人,都是这个样子的。

少女不屑的想。

「切。」

将口里嚼的没味道的口香糖一口气吐掉。

嚼口香糖也只是为了等一下帮那个大叔含那个肮脏龌龊东西前做的口腔肌肉训练而已。

没错,少女虽然是真正的女高中生——但,毫无疑问,是个正在准备进行援交的不良少女。

嘛,这不挺好的啊。

虽然在旁人看起来自己也许属于那种已经堕落到底层的,不洁身自爱,肮脏的女孩。如果是那些有着同情心的「大人」们看来,或许自己还是有着什么深层原因的。

那种事情真的怎么样都好。趁着自己还有着女高中生的名头的时候,好好的赚上一发这才是正道。

有了钱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第一次援交是因为缺钱买一个游戏——那个游戏似乎都被扔抽屉下面了,但是当时是怎么样都想要。跟爸爸祈求了半天都没答应,于是上网闲逛的时候,就看见了类似的Twitter。

后来聊了一下才发现,居然还是一个学校的学姐——一次援交可以获得好几千円,甚至有些人会直接给了上万,如果满意的话。

「有什么关系啊。第一次什么的——比起给了一个负心汉什么的,还不如好好的赚上一笔。」

那个学姐的第一次给了自己的同学,然后被抛弃了。

「据说第一次最多的可以卖到10万円。你这么可爱,5万円也一定有人买。」

少女对游戏的欲望最终还是战胜了其他,贴了几张照片后迟疑的在twitter上发帖——5万円,少女的初夜。

比想象的要火爆的多,一天下来最高的就出到了13万円。

据说是因为少女的长相太清纯可爱了,那些大叔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就想上么。

少女冷笑的捏了捏耳环,那些大腹便便的大叔的心理还真是无法让人理解呢。

到了现在,少女的价格稳定在5000円一发,在Line里面并不算上低的价格,但少女的人气却越来越高。

当然这是因为自己是个美少女。

真正的美少女并不多见——即要是美女,也要是少女。

当然,最重要的是肯援交的美少女或许全日本也没几个吧。

少女冷笑,这点自己很明白。

类似于模特的1米7的身高,头发也没染过,瀑布泄下的黑色长发,睫毛细长有神的双眸,怎么看都像是清纯系的女学生的长相。

偏偏是个Bitch。

这种反差萌让那些精虫上脑的大叔们简直无法自拔。

顺便一说,自己虽然是不良少女,成绩却也没差到那种留级的程度,模考都是在班上中等偏下的水平,偶尔爆发一次还能冲到中等以上。

「真是无聊。男人这种东西。」

这样的成绩,学校什么的其实也无所谓,不过很多人喜欢看自己一边扒开双腿露出那里一边拿着学生证微笑的样子,似乎这样他们能更加兴奋。

所以姑且保持着一个能继续升学的成绩就行。

其实真的无所谓,对少女来说。

「啊啊啊,抱歉了,凛——对吧,叫你凛酱可以么。」

来的是一个看起来有40岁的中年男子,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一直点头哈腰的,像是在办公室里坐了很长时间的上班族——怎么想,也不会知道这个男人会在晚上11点和一个女高中生一起去爱情旅馆援交的那种类型。

「滚——谁允许你叫的这么亲热。」

少女扬起眉毛,非常厌烦的说,丝毫没给面前这个中年男人面子。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男人眼睛立刻睁大,像是要发怒似得绷紧了脸蛋,不过脸又逐渐的缓了下来。大概在办公室经常这样被老板训斥过,忍耐什么的早已成为了基因里的设定了。

「那西园?西园小姐您觉得这个称呼怎么样?」

竟然用上了敬语,对一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家伙用上了敬语?这个家伙究竟是有多么的胆小啊。

或者说因为太想上自己,所以不敢和自己对着来。

从少女的经验来看,后面一种可能要大得多。

「就凛就可以了。我讨厌别人称呼我的姓。」

少女皱起了眉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那,那就凛了啊。」男人像是松了口气一样说出,看起来这家伙也不愿意对比自己小这么多的人恭恭敬敬的称呼西园小姐吧。

「对了,凛你长得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是不是因为金钱上的原因?如果是无法上学或者什么的话,叔叔可以赞助你读书哦。」

男人脸上露出痛惜的表情,似乎真的为自己做这种事情感到悲痛。

但凛却只觉得越发厌烦——这样的戏码自己已经看过了无数次了。

「你这个家伙——操,能不能不要这么假。」

凛没有半分迟疑的皱着眉头对着面前露出「同情心」男人恶狠狠的骂,一脸不屑。

「到底想干?不想干?给我选一个。」

演这么多有什么用,反正都来到这里来了,不管说什么目的只有一个吧。

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博好感?还是把自己当做了那种一听到这些好话就扑通的钻进这个大叔的怀抱,哭着说「大叔救救我」的那种智障?

「……啊?」

因为回答太意想不到,这个看似马上就要秃顶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纠结的神态不超过三秒,随后像只老鼠一样不断的陪笑着点头。

「想干。想干。」

哈,哈哈。看到这样的一本正经的中年男人在自己面前鞠躬着说想干自己什么的——真是再丑陋不过的姿态啊。

如果在这里给这个家伙拍上一张照片,然后给他的女儿老婆发过去。

标题就是——「你们的父亲/老公在半夜11点对着女高中生鞠躬恳求让自己干一下」。

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呢?大概家庭破灭,社会意义上死亡是忍不了的吧。

「给我滚进来。」

反正就是这样,男人就是这样一种生物。

一看到自己就走不动路。

无论说什么话,归根结底就两个字「想干」。

真是简单易懂肮脏下流的生物。

「说在前面,一发5000円,一晚上你干几发就收多少。一分钱不能少。」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

男人一直跟在凛的身后,头都不敢抬,或许是羞愧的无法忍受吧。

「还有Hotel钱你也要付。如果你想要赖账的话,小心我把你的个人信息告知给你家庭,还有公司——」

「记得,的确是XXX这个名字没错吧,在M公司上班,还是个科长?」

「为什么?为什么——连那种东西都明白。在Line上我应该什么都没说的吧。」

男人抬起头,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像是惶恐的全身都在颤抖。

有这么夸张么?既然上网约炮的话,就要做好个人信息被泄露的准备吧。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

凛不耐烦的推开深红色的房门,里面是一个大号的双人床——

将鞋放在门口,穿着黑丝袜进去。

转过头,对着中年男人一脸厌烦的说。

「给我滚进去。死猪。先去洗澡,如果下面等一下有一点异味还想让我含的话,就把你那个东西切掉寄到你老婆那里。我说到做到。」

男人忍不住夹紧了双腿。一脸惶恐,急忙将皮鞋脱下放在房门口。

支支吾吾的回复。

「这就洗澡,这就洗澡。」

真是无聊。看着男人像是肥猪般的身子凛越发感觉无趣——果然,男人这种东西,都是一个模子打造的。

肮脏,下流,满脑袋都是精液。

不过,也因为如此,轻轻松松的就可以赚到钱。也算不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