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开眼睛。

那一瞬间,我知道了我穿越了。

那种想法(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一瞬间我就泪流满面,满脸潮红,娇喘阵阵。

不是什么穿越到黑溜溜的地方然后一个先天灵宝砸了过来,反应过来这儿尼玛是混沌啊的那种顿悟穿越。

也不是前一瞬间在下水道前嘘嘘,下一分钟就被某个下水道的美人鱼一口咬断了OO后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霸气外露的人的面前跪着,而那个人非常霸气的说“小贵子啊”的那种穿越。

更不是醒来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变成舒克,然后天天和贝塔做一些不羞不燥的事情的那种穿越。

但是,我还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我穿越了——

那是因为【哔——】和【哔——】以及为什么是【哔——】啊啊啊啊啊

都到了【哔——】了,老子能不知道老子以后只能自称老娘了么?!!!!

咳咳,因为某些原因,这些词不好直接说出口。

让我们换成第三人称视角,也就是所谓的上帝偷窥魔的视角。

 

一个少女躺在房间里。

这没问题,世界上有无数个少女躺在房间里。

少女是赤果果的躺在房间里。

这没问题,裸睡有助于身体健康,这一点谁都知道。

少女脸色红扑扑,双颊似乎能渗出血色,脖颈的绒毛一丝丝的伫立起来,似乎调皮的渗出几分春意。

这些都没问题——呃,大概。

但是,少女的一只手伸到了某个高峰,一只手落到了某个峡谷。

高峰中最高的那个樱桃树结了一颗硕大的樱桃,随着少女的手的阵阵爱抚,樱桃似乎很快就成熟了。露出几丝新鲜可口的痕迹。

峡谷流出潺潺的水声,那水散发着阵阵的蜜香,带着一丝温热,一丝迷人。

「啊…啊…」少女把头塞在被子里,不住的说。

「啊…呜…呜啊…不,不行了…」

少女嘴里一边喊着不行了,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快。

「等…等一下….」突然少女的声音明显有点儿不对,一边带着颤抖,一边嘴巴结巴的说…「啊啊啊…不行啦…手,手…不能再进去啦…」

少女的脸色突然一阵红一片白,双眸一边透露着柔情和娇媚,一边露出恐慌和紧张….

「啊啊啊…不行…去了,去了…」

少女的手突然间加快速度,一根纤长的手指在细腻的小河中越流越快,越流越快,越流越快…

最后甚至整个手掌和臀部都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去..去了,去了…不行,不行,我..我真的…真的..真的要,要..要」

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

双眼不知不觉的紧闭,然后眉头皱紧,额头渗出几丝香汗。浸湿了整个被子,让整个房间似乎都陷入了一种粉红色的气息中。

少女一把咬住被子。用力的不让自己发声。

不过,手掌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淫靡的水声浸湿了整个被单。

「啊啊啊啊…」少女最后皱紧了眉头,闷哼了几声。

最后还是没忍住,松开刚才咬着被单的嘴巴,大声的喊出来。

「去,去了!!!!!!!」

就这样,少女双眼失神的盯着天花板。全身上下未着片缕,双腿微微张开,下半身并没有几丝茂密,但却不断的流出刚才余韵后带来的液体。

…..

……..

还是从不知羞的上帝模式中回到了第一人称中。

 

我现在确实脑袋一片空白。

想的不是什么自X原来是这么舒服的事情什么的,(当然可能也想了一点)不过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会在这儿。

变成了一个妹子不说,而且在穿越过来的第一时刻竟然在自X?

这尼玛怎么也也不科学啊!!!

一个21世纪的魔法师连妹子都没有尝过,现在竟然躺在床上自己自X什么的?

简直….简直…

好爽啊!!啊呸,丧心病狂啊啊啊啊!!

这个女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自X?被下药了?

不不不…又不是二次元里番,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无厘头的事情?!

 

我叹了口气,微微的撑起上半身。

全身软软的,完全使不起半点力气。

不管怎么样,既然穿越了就这样吧。

准确说,仔细想一下————

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是不是失忆呢?O.O

 

咳咳….不要笑

这不是什么很好玩的事情啊?!

为什么我除了知道我是穿越的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尼玛太不科学了吧?难道不应该是我不仅记得曾经我叫什么名字,现在我叫什么名字——然后两个名字不断打架,然后现在的我输掉了,嘱托我一个打败龙傲天的终极任务,然后一个老爷爷跑过来,告诉我灵魂容量是平常人的两倍,是一个超级的魔法天才什么的展开么?!

 

而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啊啊

就好像一个格式化的硬盘之后,只建立了一个文件,文件上面有着两个字“穿越”,出自之外一无所有啊啊啊。

好吧,这些先不要紧。

总之,先穿好衣服吧。

——我找了找床头。

诶?没衣服?

床尾?

唉?还没衣服?

这不科学……

我满头大汗。就算再怎么暴露狂,自X狂总有衣服的存在的吧。

就在我准备下床找衣服的时候,从房门那儿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我急忙躲在床上面,用被子抱住我。

虽然仍然睡在一片水渍上而已。屁股有些凉透透的。

「谁呐~?」

我不知道平时我的声音是怎样的,只好努力装作出衣服娇媚的样子。

女的娇媚总没错吧。虽然有点儿恶心到我了。

「是你哥哥我啊——未鸟,刚才在里面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怎么呢?」

男人的声音非常的担心,温和。让人一听觉得这是个现实充。

我不禁撅了撅嘴——平时最讨厌的就是这类故作现实充的**丝男了。

得,现在还是得继续装成这货的妹妹。

话说,我是叫未鸟么?情报——Get!

「呃?」我努力的展现出一种妩媚+吃惊的感觉,「刚才没有什么声音吧——是哥哥你听错了吧。」

刚才的声音?难道指的是那个?

我脸不住的有些羞红——不管是谁,哪怕是女汉子,这种声音听到都会羞死了吧。

「怎么会?未鸟,你一定有什么瞒着我?」

哥哥一副悲伤欲绝的样子,声音直接能拿奥斯卡的那种水平。

「未鸟,你刚刚明明一定有什么事情的!哥哥,我要进来了。」

说完,就出现了一阵扭动房门的声音。

「等等等等!」

我急忙站起来,顾不得身上春光四泄。

敢在哥哥把房门推开前把门锁起来——魂淡,老娘还没穿衣服啊?!你想要对老娘做什么啊魂淡!

等一下,为什么老娘这么自然的说出了老娘这个词?我不是由汉子穿越过来的?难道泥煤是女汉子?!

就在我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的时候。

哥哥似乎更加着急的在外面敲门。

「喂喂喂,未鸟?!没事吧——让哥哥竟然看看你的情况吧?」

喂,难道你的潜台词是说的让哥哥看一下你的身子什么的么?!魂淡,去死一百遍啊!!

「等,等等一下」我结结巴巴的说,甚至都顾不得扮演什么娇媚的角色了。「哥哥,我还没穿衣服——等我穿了衣服再说啊。」

「诶?!!」

哥哥似乎惊讶无比的在外面说。

笨蛋,说错话了啊!我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巴掌…

大白天不穿衣服怎么想都不对啊!魂淡

「不,不,我是说等我把睡衣换成便服吧,这样穿着睡衣不方便的吧。」

「哦,是这样啊。那我先在这儿等着你吧。好了的时候叫我啊。」

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咚的一声,是那屌丝直接坐到了地上么?偷听妹妹换衣服声音?这和偷听妹子放XPlay的不是差不多水平啊——

真特么是个变态妹控,我无疑的撅了撅嘴。

急忙在橱柜中翻了起来。

上衣,胸罩,内裤,裙子——

意外的穿起来并没有多少别扭的感觉,难道说我真的是由女汉子穿越过来的?那还不如汉子啊啊魂淡!
照了照镜子,perfect!

黑色的秀发,炯炯有神泛着一些红润的双眸,嘴唇薄薄的,即使没有抹上什么的口红,也红润欲滴。胸部少说也有C的样子,作为女人的事业线是无限的完美——

「未鸟,好了么?」

外面坐着的屌丝妹控伪现充似乎不耐烦的说。大概是没听到妹妹换衣服声音欲望饥渴不止?我满怀恶意的想。

「好了好了,哥哥」

虽然非常不情愿,但还是开开了门。

顿时,我就被闪瞎了眼。我的氦克金狗眼都被闪瞎了啊!

这简直太耀眼!太耀眼了!!!!

面前站的就好像是男神的所谓代言人一样,身高大概1米8多一点,自己这样1米5几的身高看起来最适安全感了。

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有点儿坏坏的样子。

头发并没有做过多的打扮,只是简简单单的梳整齐了,也许稍微打了点定型水什么的。没有带着眼睛,看起来眼睛格外的大,格外的有神。

「怎么呢?未鸟,这样看着哥哥,哥哥也不会表扬你的啊。」

噗——————————————

心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瞧瞧,瞧瞧,什么叫男神?!这就是男神?!

什么叫现充?!这就是现充?!

如果对象不是我的话,就是这样一句话,大概都有许多的女生落网了。

但是,因为对象是我,所以悲剧了。

「咳咳…」为了防止冷笑蹦到脸上,我稍微咳嗽了一下,调节了一下心中的各种羡慕嫉妒恨后,然后努力的挤出笑容。

「真的没事啊。哥哥,不要你这么麻烦的。」

「别这样说」

哥哥将一根手指贴在我的嘴唇上,稍微弯下了身子,笑着对我说。

「妹妹,你的每一丝喜悦悲伤就是我的喜悦悲伤,你不知道么?」

哥哥的表情此时是如此的帅气忧伤,以至于我差点吐了一口痰到他脸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把这么肉麻的台词这么正常的说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魂淡啊啊啊啊啊!!这尼玛是现实充的固有技能么?!

….还有,你确定我是你的亲妹妹,不是情妹妹的那种妹妹?!

为什么话听起来这么的暧昧死了啊啊啊啊!

而且魂淡赶快把你的手指从我的嘴唇上拿走行不?!老娘才不想把我的初吻给一个中指啊啊啊啊魂淡!!(如果还有初吻的话)

「咳咳..」我继续咳嗽了几声,努力的让自己不一拳打倒这位的脸上,然后笑着说「真的没事啊,哥哥,你真是,就是爱瞎操心。」

我觉得此刻一定奥斯卡所有影后的灵魂都附体了我才能演的如此的好!

「未鸟你才是,我还不知道你啊」哥哥继续弯下身子,扶着我的头「就是爱逞强,快,快躺在床上,我给你拿药来。」

这,这是上演模版的兄妹情深么?!

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屌丝妹控伪现实充就推着我的身子重新上了床。

啊呸,这句话怎么这么的别扭,只是单纯的上床了而已。

啊呸,怎么还是这么别扭——只是单纯的到了床上面。

「未鸟,你在这儿等着,我给你拿药。」

这个屌丝妹控伪现实充在说完之后,转过头,继续洒满一个布满阳光的完美百分百的笑容后,笑嘻嘻的下楼去了。

只留下不断发呆的我。

天啊,这尼玛算是什么事啊。

我仰天长叹一声,失神的躺在床上。下面还有刚才那啥带来的点点水渍。

「妹妹,妹妹,快开门,哥哥拿药过来了。」

就在我躺下来不到30秒钟,门外传来一个男的声音。

看起来那个超变态级的妹控这么快就拿了药过来了。

怎么不去下面拿药的时候,一不小心撞翻一个正在烧开的水壶,然后脚下一划,然后热水浇头直接挂掉之类的展开。

老娘都穿越过来了?!妹子的穿越福利难道不是无哥有房父母双亡么?!

看这情况,父母搞不准真的双亡呢——只要这个哥哥挂掉了,老娘就是正儿八经的女主角了啊啊啊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大。

那个屌丝妹控的声音越来越紧张。

你特们是插啊还是插啊还是插不进去啊!叫的和什么发情的公猪一样?!

「来了,来了——」

没办法,既然这个屌丝妹控还活着,我的女主梦大概一日还没有实现。

「妹妹,妹妹,没事吧?刚才没得到你回应,可担心死我了啊!」

刚打开们,屌丝就急冲冲的冲进来。

双手握着我的肩膀,不住的前后摇晃着。

双眼那叫一个忧伤,双眼那叫一个迷人,简直就和那些美男漫画中的主人公一模一样,比如什么薄X鬼?恩,就好像那个土方啥啥来着?

「好了好了…」我鸡皮疙瘩起了一地,急忙把这个屌丝的双手从肩膀上拿走。

屌丝男似乎有些诧异,用东方不败尚且不敌的幽怨的语气说。

「妹,你怎么呢,曾经最喜欢扑到我胸部上来——」

我扑你一脸!!!

你特么胸部又不是G又不是F的,老子,不,老娘扑泥煤啊!

啊呸,扑你妹不是扑我自己?!

屌丝男故作忧伤的叹了口气。

「妹妹也长大了,不喜欢哥哥了啊。」

然后用一种孤独寂寞冷的表情看过来。

全省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这是?

有奸情?

如果是旁人的话,看到这样的兄妹恋情,老子,不,老娘一定一边捧着爆米花一边围观,说不定刷上一句“德国骨科欢迎你。”

但是,尼玛的第一人称,老娘不玩了啊?!

难道说,老娘穿越过来的自慰是以这个屌丝男为对象?!那还不如小黄瓜啊混蛋!

就在我全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地的时候。

屌丝男得寸进尺的握住我的手,含情脉脉?的说。

「妹,别站着了,躺在床上,我给你喂药。」

我毫不犹豫的急忙用左手打掉了在老娘身上抹油的屌丝男。

老娘这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样子摸一下至少十万啊?!没钱就想摸?没门?老娘又不是什么无节操的巫女!

屌丝男又是一副受伤害的样子,双眼幽怨的看着我,一副你不给我解释我就自杀的表情。

我去,刚才的那种霸气四射呢?刚才的淮冰拓海呢?!

「呃,那个,大概」我仰起头,有些尴尬的看着天花板,挠了挠额头

「刚才没洗澡,身上脏。」

啊呸,啊呸,啊呸,啊呸!!

我脏你个大头鬼啊啊啊啊啊魂淡?!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搞得和情人做那事之前一样?老娘还要洗白白么?洗白白之后躺在床上娇媚的说,“现在我不脏了”么?!

魂淡啊!

真想一巴掌扇死自己这个说话不经大脑的魂淡啊!

「哦,这样啊。我理解。」

屌丝男突然一副理解的表情——

理解泥煤啊!

咳咳,理解你姐啊!!

搞得不要像老娘和你有奸情一样啊?!

等等,难道说老娘已经不是处了?别开玩笑吧!

就算是老娘,第一次也想留给小黄瓜的啊!!!

回去一定用手好好的检查一下!

「妹,先这样好好躺着吧。」

别叫妹!你一叫妹,老娘就像骂泥煤!

说完,屌丝妹控现实充就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样子,

屌丝转过身,拿出一个灌装的药物。

应该是什么糖浆,我想。

然后屌丝非常熟练的将糖浆倒到他从下面拉上来的小碗中。

随后小心翼翼的吹了两下。

(这特么不是冷的么?你吹个妹夫啊!咳咳,你吹个姐夫啊!)

我忍不住这样吐槽。

然后,现实充华丽的转过身,露出一副“那画面仿佛穿越了夏日中的木槿,带着浓浓的五彩驾驭了那些华丽的梦”一样的笑容。

然后,嘴角微微扬起,轻轻的说出。

「来,妹,喝了这个药,身体绝对没问题呢。」

这是什么狗皮膏药的广告词啊!

老娘忍不住在心理吐槽。

屌丝男伸手似乎想要扶住我,让我支起上身。

我不加思索的打掉了屌丝的手。

然后现实充愣了一会儿,随后非常理解似的猥琐的笑着

「我懂…我懂..我懂」

你懂个妹夫啊魂淡!啊呸,你懂个姐夫啊!!!!!!

还有为什么说3遍?!为什么声音一遍比一遍猥琐?!

因为很重要,所以必须猥琐三次么?!

「好吧好吧。」

我已经没有力气吐槽了,刚才MP都已经在心理吐槽玩了。

「喝了就行了吧。」

我抬起头,看见这个屌丝目光炯炯,非常迫切似的看着这边。

还真是妹控啊——我忍不住吐槽。

看了一眼,似乎有点儿浓腻的感觉,有着一种让人作呕似的香味。

我皱了一下眉头。

屌丝男顿时非常紧张的看过来。

本来想不喝的,看了一眼屌丝男的眼神。

还是算了吧——不喝的话,大概会被纠缠到死的吧。

「咕噜咕噜咕噜…」我张口捂住鼻子闭上眼睛,硬着头喝下去,到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喝,不过还是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太好了!!!!这【哔——】终于到手了!!!老子要好好调教成X奴隶!!」

就在我喝下去之后,屌丝男高兴的直接蹦上来了。

然后说出了匪夷所思的话。

就好像角色人物形象直接崩坏,从纯爱剧男主突然穿越到鬼畜剧男主的展开?!!开什么玩笑啊!!

我震惊的长大了嘴。

「怎么回事?…」

看到屌丝男非常不对劲的反应,全身涌起了一阵凉意。

刚才屌丝男说了什么?!

这【哔——】?!X奴隶?

这是什么?!当老娘真是一个拍了一张果照,就会被你各种Play的那种里番女主啊?!

就在我怒气冲冲的抬起头,准备骂这个似乎突然间从粉毛切成变成黑色的现充男。

一不小心看到了刚才喝的药的牌子。

双眼一阵昏眩。

【百年老店】

【阴阳合欢散+辅料蒙汗药】

那一瞬间,仿佛回光返照一般,我甚至看清楚下面的小字些什么。

【只要998,998你就能抱回家!!】

抱回家你妹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呸,你姐夫啊!!

吐槽点不对啊——阴阳合欢散是什么东西?蒙汗药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啊?!

就在我不住吐槽的时候,眼皮越来越沉,似乎蒙汗药起作用了。

不行了….

老娘好像刚穿越就彻底栽了??!!!

被下药迷X了?!而且蒙汗药,阴阳合欢散是什么狗屁玩意啊!!!

屌丝男似乎非常兴奋的,黑哟嘿哟的在床头开始脱衣服了?!

脱你妹啊!啊呸,脱你姐啊!就你那个小蚯蚓还没有黄瓜的一半粗啊魂淡!

就在我看见这个屌丝男脱光衣服,眼皮沉下去的最后一刻

老娘在脑海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喊声——

导演,

这剧本尼玛完全不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重写还是直接贴,我选择了直接贴….

真是不忍直视的文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比一下另外一本书的话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