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呸,呸。」

坐在公园的铁皮长椅上,少女用旁边的洗漱台一遍遍的漱口,洗脸。

瀑布般的长发,以及如瓷器白皙的脸颊上都沾满了白色粘稠的不明液体。有些甚至干燥风化成淡黄色的固状物,用手一触就会完全碎掉,在鼻前散发中难以名状的恶心气味。

当前时间是夜里1点,距离凛进入hotel不足一个半小时。公园里只有寥寥的几个路灯,昏黄暗淡的灯光撒在地面上,周围寂寥的只能听见蝉叫。

「真是恶心。」

也正因为如此,凛轻声的自言自语竟在这个深夜里格外清晰。

洗完脸后,少女侧过头,将头发铺在水槽中,用流动的自来水一遍遍的冲洗因为精液而凝结的块。

真是恶心,难以忍受的恶心。

不管经过了多少次都无法习惯这股难闻的气息。明明就算是男性自己——都会厌恶的气味,偏偏要射到女的头发上,脸上,甚至让女的直接咽下去。

蠢死了。

果然男人这种生物,又蠢又肮脏。

「结束了么?」

就在此刻,凛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男性。岁数大概在30后半,眼睛被长长的刘海遮挡住,只能看到反光的玻璃镜片,背着一个看似装了电脑的双肩包,声音低沉,身影暗淡的像是可以融入到黑夜中。

凛没有回答,但是点头应着。

「几次?」

「四次。」

「四次才一个半小时不到?」

「早泄。那个中年大叔。」

桜和这个男人这样一问一答后。男人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站在凛的身后像是等着什么。

「给你,Loser,这次的报酬。」

凛掏出一个内存条,丢给了男人。

男的急忙手忙脚乱的接住,虽然双眼被长长的刘海所掩盖,但略微加快的呼吸节奏,以及有些焦躁的动作,显示着这个男人现在很兴奋。

「……全部都录上了么?」

男人的声音放的很低,压抑着语气中的激动,极其轻声的询问,生怕被别人听见。

凛不耐烦的皱起眉头,点了点头。

「从一开始,到最后的四次全部都录上了吧。视角都很好吧!」

「滚!」听到男人猥琐的声音在耳边凝绕,凛终于忍不住提高声线。「要撸回家撸,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好,好好。

男人兴奋的点着头,一个劲的应着,丝毫没有在意凛的训斥声。

这个家伙本职是一个程序员,对电脑知识懂的尤其多,每次有「客人」光顾的时候,那些资料都可以轻松的Hack出来。

而索要的报酬也相当简单,将经过的全过程拍下来传给他就行了。

认识他是在两三年前的一次的援交过程中,这个家伙在见到自己第一面的时候,就立刻跪下来说自己其实是阳痿,只有看着想上的人和别人做的时候才会勃起。所以希望能做自己的摄影师,拍下自己和其他人做的视频就可以了。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凛的确有些傻眼,不过后来听这个家伙解释说因为老婆在家里偷情,自己却没有勇气过去反抗,只能躲在房檐处盯着老婆和其他的男人做那些事情,而自己一个人撸管。

而等到离婚之后就变成这样的体质了。

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于是,不知怎么的就定下了Loser这个称呼,真实的名字却早都不知道忘到哪里去了。

而男人——Loser,对这个称呼也没有反对,也许自己心底也同样这么认为。

之后,凛每次找到「客户」,都会叫这个家伙率先找好资料,并且在hotel里安装好摄像头。等到完事之后,自己就多了一个可以完全让那个家伙身败名裂的把柄了。

到目前为止,已经攒了有数十份了吧,各行各业的人都有。

—-

「对了,这次赚的2万円,加上上次还的6万,还清了月初找你借的8万円了。」

拍了拍脑袋,凛突然想起了还欠着这家伙钱,于是将自己今晚赚的这些钱一点不剩的全部递过去。

「诶?不用这么急也可以的。」

Loser慌乱的接住,抬起头,语气有些诧异。

「早还晚还都一样。反正这个月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消费了。」

「明明才中旬,真的没关系么……」

凛没有回复,而是站起身,准备离开。

看到凛的姿势,Loser急忙的对着背影说。

「对了,你等一下,刚刚老大喊你过去,说今夜什么时间都可以。」

「哈?」

听到了意想不到的话,凛转过身,盯着男人,脸上有些不满。

「反正就是些无聊的命令吧。不去也可以吧。」

「好像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你在。」

「切。」

凛砸了一下嘴唇,一脸的不耐烦。

老大是自己这些附近不良们的首领,一个非常沉默寡言的人。

不过姑且欠了那家伙一些人情,如果那个人这么说的话,大概就必须要去一趟了。

「喂,没有摩托车什么的么?难道要这样走过去?开什么玩笑。」

凛的语气有些不耐。

「有的,有的,摩托车。」

Loser有些惶恐的转身,凛跟在身后,在公园的草丛里兜兜转转了一会,发现在一个昏黄的路灯的下方停着一辆看起来有7成新的摩托车。

「要不我在前面,你坐在后面?」

「滚。我来开,你坐在后面别摔下去死掉就行。」

还没等男的回话,凛便跨步来到了摩托车前,姿势利落的登上,随后手扭动钥匙点火,开远光灯一气呵成。

摩托车的发动机听上去有些年限,硕大的轰鸣声在凌晨一两点的夜晚中像是要引起地震一般。

「喂,等我一下。」

「快点。数到5的时候还没有登上的话就不管你了。一——」

Loser慌张的跑过来,手脚并用的爬到了摩托车的座椅上。双眸依旧埋在深深的刘海下方,胡茬也许多天没有处理过,一副废柴大叔的样子。

等到好不容易坐上来了之后,却完全不知道手该往拿放。

因为前方就是凛纤细的腰际。

「三,四,五——出发!」

在Loser上来的一瞬间,凛右脚大力踩在油门上,整个机车就好像要翻车似得,迎着轰鸣声极快的往前冲去。

因为惯性的作用,Loser的重心向后倾斜,下一秒就要摔下去似的。

从这么快速的机车上摔下的话,不会死也会骨折吧。

「完,完,完蛋了!!」

Loser大声的发出这样的悲鸣,双手终于按耐不住,虐待迟疑的攀上了凛的腰间。

先试探了碰了一下,在看到凛没有什么反应后,才小心翼翼的双手紧紧抱住。

因为衣服是比较高档的丝绸质地,摸起来甚至像是直接抚摸少女的肌肤。

软软的,摸起来很柔滑——

而到了高速公路之后,机车的动静逐渐的变得平稳下来。

「喂!准备这样抱到什么时候啊,Loser。」

凛一边握着摩托车的手柄,一边冷冷的发言。

虽然现在只能看到凛的背影,但想必一定是满脸不快的表情吧。

「啊,抱歉。」

Loser急忙收回了手,像是小学生一样恭恭敬敬的双手抓住座椅的边缘。

「切。」

凛砸了一下嘴,更加不悦。

大概从这里开到目的地需要20分钟上下,夜晚的公路上人流也非常的稀少,高速行驶的车辆带来的风声不断的弥漫在耳边。

「呐,可以问一下么——」

也许是刚刚第一次碰到凛的身体的缘故,Loser突然有种冲动,想要问出自己认识这两三年间一直没有机会问出的话。

「哈?说了什么,风太大听不清。」

「我是说!」

Loser在后面提高音量,大声的喊出来。

虽然是不太好的话题,但因为是鸟无人烟的公路上,也不害怕被别人听去。

「想你这么可爱的女孩为什么非要做这个啊——!其他的不也很好么——!」

呲呲呲呲呲——

凛浑身一颤,在高速公路上从80迈迅速急刹车,车轮甚至都和地面擦出火花。

Loser吓了一跳,再一次差点被摔下,不过由于这一次一直紧紧的抓住座椅的边缘,勉勉强强安全。

迟疑抬起头,发现摩托车已经完全熄火,凛倾斜的单脚踏地站住,就这样将车停在了马路中央。因为是凌晨,也不会给其他人带来困扰就是。

因为凛半天没有发出声音,Loser稍稍感觉到有些惶恐,小心翼翼的发出声音。

「那个——你?」

「为什么?」

凛终于轻声的说出几个字,很短,很清脆,但却压得很低。

「什么?」

「为什么要问出这样的话?这是犯规——你不知道么?」

凛没有转过头,语气中听不出带着愤怒还是其他什么情感。

如果自己不主动开口,那么彼此之间就绝对不要去问彼此之间的隐私。

这就是那个不良少年少女团体的唯一的规则——

「我,我知道的。可是……」

Loser的声音有些颤,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的心血来潮。

「那么我反过来问你,为什么要一直对着视频撸?」

「啊?你在说什么啊——你不是知道的么,我只能对着视频撸啊。」

「不,我要问的是你为什么继续这样做,为什么不可以选择忍耐或是拒绝。」

「因为——」

听到了非常奇怪的问话,Loser理所当然的没加思考的回答

「因为,已经养成了习惯了啊。」

凛听到答案稍稍的沉默了一下,随后小声的自言自语轻声说,有些寂寞,有些惆怅。

不过因为在万籁俱寂的夜空中,Loser可以清晰的听得到。

「都是一样的呢,大家。」

不过这样的答案完全不能让男的满意,Loser的语气变得更加的焦急,匆忙的说。

「喂,怎么可能一样啊,因为你可是女的,还是美少女。和我这种——」

还没等男的说完,凛就重新将脚放在踏板上,大力的踩起油门,古旧发动机的声音再一次轰隆隆的响彻了整个星空。

「闭嘴!Loser」

这是凛在路上说的最后一句话。随后就这样载着坐在后排的这个废柴男人,形单影只的在这个高速公路上疾驰。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