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团体的聚集地在废弃的停车场。

说是不良团体,加在一起也没有五六个人,不知怎么的就聚在了一起。

凛走近的时候便听到两个人在争吵着。

一个非常大声的男音,音调有些阴郁,似乎并不高兴。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赶快把这个女的丢出去自生自灭才对。」

「嘛嘛,冷静下来,鹰钩。」与其对话的是另一个温和的多的男音,不断安抚着对方。「老大好不容易救出来的,就这样丢回去未免有些不好吧?」

「那就把这个家伙放在这?眼镜。你的心未免太大了吧」阴郁的男声讽刺的说。「万一她报警了,我们几个可是一个也逃不了吧。你这家伙现在还在被通缉吧。」

「那个,小心点不会有事的。毕竟我们对她又没做什么坏事。」

在两个人的对话中,凛逐渐进入了停车场的中心位置。

那里站着三个男的,以及一个昏迷不醒的女性。

中心的男性是一个长得和山一样壮,这个不良团体的老大。身高接近两米,远远的看去就是一座肉山,以前据说练过相扑。外号就是老大,名字什么的不知道,极度的沉默寡言。准确说凛这几年来也从来没有听到他说过一句话。

而右手侧,一个看上去有些温和,文质彬彬装扮的就是「眼镜」,三十岁出头。特征是眼镜,外号也是眼镜。据说本来应是一个非常好的大学的博士生,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事,居然被抓起来过关了四五年。

左手侧则是看上去有几分外国人的特征的鹰钩鼻男人,同样三四十岁,大家都称呼他为鹰钩,似乎曾经杀过人,但谁也不知道真实情况。

当然,在凛踏入的一瞬间,目光就凝视在躺在地上面昏迷的一个少女。

少女穿的是水手服,头发大概到腰间,并不是很长,脸圆圆的,同时带着一个圆框眼镜,度数并不少,侧面看上去一圈圈,总的来说有些土气。

「怎么呢?你们做了什么?」凛的眉毛扬起,转过头冷冷的盯着鹰钩。「迷倒这个家伙的人是你?」

「哼。」鹰钩对于凛的眼神没有半分畏惧,反而挑衅似的看回去。「和你没有关系吧。我想做什么是我的自由。婊子。」

「哦?你再说一遍?」

凛没有动怒,只是目光变得更加冷淡的盯着鹰钩。

「你再说一遍?」

「婊子。敢做还不敢被人说了?」

鹰钩盯着凛,脸上露着嘲讽,满脸不屑。

「滚你他妈的!」凛大步跨到鹰钩的面前,右拳狠狠的砸向鹰钩眼睛,左手同时揪住男的衣领,盯着鹰钩的脸冷冽的说。「是不是你这儿家伙迷倒的?在我面前犯罪胆子不小啊?」

「哇,我还害怕啊。居然被一个婊子威胁说我犯罪了。」

「——我最后再问一遍!是不是你,迷倒了这个家伙!」无视呢鹰钩的嘲讽,凛的语气变得越发寒冷,一字一顿的对着男人说。

「啊,是我,就是我。」鹰钩平视着凛,没有丝毫畏惧,表情冷笑,挑衅的说。「等一下我还要强奸她,看上去就是处女的样子第一血一定很带劲吧,不像你,5000円的婊子早都被人干烂了吧。被多少人上过?100还是1000?反正你记都记不得了吧。」

「你这个家伙!!!」

凛被挑衅出怒火,右脚用力弯曲提起,大腿狠狠的撞在鹰钩的裤裆上,让鹰钩痛的一下子脸都扭曲。

随后将鹰钩摔到了墙壁上,紧接着迅速一拳冲上去,准备砸中鹰钩的腹部。

「嗯!」

半路中却出现了一个像是山一样的一团肉横在中央,把凛和鹰钩挡住。

老大没有说出话,只用鼻子呼出声音,阻止两个人的战斗。

在这个不良团体中,老大的战斗力毫无疑问是最高的,几乎一站在那里就让其他所有人丧失了战斗欲望的强大。其次就是凛,因为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到,于是便偷偷的自学了跆拳道用来防身,虽然达不到老大的等级,但是打普通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鹰钩的战斗能力也不错,赶得上普通健康的三四十岁人的平均战力了。而Loser以及眼镜这两个宅男战斗能力可以忽略不计。

「等,等一下,两位。」

眼镜在凛的身后急匆匆的跑过来。

「事情不是这样的,听我说一下。」

还没等凛回答,眼镜便匆忙的将事情经过说明了。

事情经过其实并不复杂,就是老大在今天晚上碰见一群看上去像是流氓的少年群体,扛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也就是现在躺在地面上的这个家伙,便忍不住出手把男的都赶走了,顺便把女的带过来了。

乍听起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不良团体的老大居然会做好事?但凛一听就明白这是真的,老大的性格和外表完全相反,完完全全的老好人。自己认识他的过程也是自己有一次在困扰的时候,恰好被他救了。

并且哪怕在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后,老大也一句话没说,只是强硬的让自己加入了这个不良团体,并且偶尔给自己找一些莫名其妙的兼职工作。

「所以说这件事情和鹰钩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想找一个解决办法,这个女的这样放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哼哼。」鹰钩坐在地面,揉着脸上刚才被砸到地上面的於青,冷笑连连。「对于婊子来说就是这点智商。女人都是这样。」

「哼。」

凛没有回复,左手揉了揉右手,冷哼了一下。

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

「怎么呢?要走了么?JK。」眼镜急忙在身后招呼。「至少等那个女孩醒过来才走吧,有个女的在这里也会让她轻松一点。」

凛在这里的称呼是JK。来源是凛的Line的账号ID。

「无聊。」凛冷冷的回答,步速不减。「这点事情你们自己搞定吧。」

「等一下!」眼镜依旧在凛的身后喊着。

就在此时,从身后传来少女的低吟声。

眼镜和凛同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看去。

那个脸圆圆的,带着圆框眼镜的土气少女此刻正有些迷惘的直立起身体,睁开眼,揉了揉眼睛。

此刻她的面前只有三个人。

一个看上去像是外国人,脸上一脸淤青的鹰钩。一个站在一边一句话不说,眼睛被刘海完全挡住的Loser,以及一个看上去就是一团肉山的老大。

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的三个人。

少女愣神的盯着面前的几个家伙,大概脑袋完全处理不了面前发生了什么,过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眼眶中瞬间旋转着晶莹的泪珠,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来。

「等,等一下!」

眼镜急忙的往少女的方向冲去。

「是你,是你救了我么?!!」

还没等眼镜走到,少女便激动的站起来,快速的跑到肉山的面前,双手抱住肉山——准确说,双手张开贴在肉山的腹部上,抬起头,看着身高将近2米的老大的脸蛋,目光闪闪。

原本土气的脸蛋这一瞬间竟显得灿灿生辉。

「是你,是你救了我么?!在我将要昏迷的时候看见一团肉从天而降将那些坏人都砸晕,是你么?大叔!」

能将人砸晕的一团肉,那毫无疑问就是老大了吧。凛在心里想。

「啊?啊。啊——」

看到少女和意想不到的动作,眼镜停下了脚步,嘴里呼出了一口气。

老大似乎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不过因为脸上全是一团团的肉,具体的表情谁也看不清。

随后少女非常兴奋的离开了肉山,在空旷的场地来回转着,似乎感觉非常新奇。

「这里是废弃的停车场?原来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啊——还以为只有电视剧里才有呢。」

少女似乎没有半点慌乱,饶有兴趣的看着停车场。不良团体此刻都有些愣神。

「等一下。这位小姐,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被那些人迷昏啊。」

这批不良团体中唯一有常识的眼镜率先说话了。

「啊?」少女似乎感觉到非常新奇,一直在看着这个空旷的废弃停车场,心不在焉的回答。「啊——因为我离家出走两天了啊,那批人说跟着他们有饭吃有地方睡觉,我就过去了吧。」

似乎一不小心知道了不得了的信息,在场的几个不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小姐未免太没有警惕了吧。如果你没有遇到我们老大,现在你不知道都变成什么样了?」

「所以我很感谢你们啊。」

少女转过来正对着老大,歪着头脸上非常灿烂的笑了出来,眼睛里都是星星。

「而且终于找到你们了!!」

少女无比兴奋的说。而其他的人却满脸诧异。

「你们就是所谓的不良团体了吧!而且还是充满正义感的不良团体!一定表面是坏人,暗地里却惩治着罪恶吧!真是太帅气了!」

少女的语气越发的激动,似乎感觉自己发现了世界的秘密。

而凛此刻却只感到无趣。

真是无聊。

凛看着少女的背影冷笑,事到如今,自己或许已经猜到了少女离家以及兴奋的原因了。

「我离家出走就是想找像你们这样的帅气的不良团体的!能让我也成为一个不良少女么?!」

少女兴奋之情无法掩饰,眼睛里满满的闪着对老大的崇拜。深深的鞠躬——

「我,立川爱,在此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一入此会,生死与共!」

这句话大概也是从什么偶像剧中看来的吧,以为天下的不良团体都会这样发誓的吧。

真是愚蠢。

看起来只是个对现实的残酷完全没有半点明了深闺大小姐罢了。一个明明身处光明,却向往着不良,向往着黑暗的蠢蛋而已。

凛看着前面那个自称立川爱的少女。双眸满满的都是憎恶。

眼镜,老大,还有鹰钩都一脸愣神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剧情会向这个方向发展吧。

「等,等一下!这位小姐——是叫爱没错吧,爱小姐,不良团体不是什么的想加入就可以加入的东西,我们这些人都是被逼无奈的才躲在这里的,如果出去可能立刻会被抓住的!」

「啊,啊!我知道!」听到这些话,立川爱没有畏惧,眼神反而越亮了,盯着眼镜。「你们是和那些有权势的人作对吧!那些真正的身处高位肮脏下流的人们!你们明明没有错反而需要藏在地底下真是太不公平了!」

「嘿嘿!」

鹰钩靠着墙壁,忍俊不禁的发出一声冷笑。

看着立川爱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白痴。

「所以,让我加入你们吧!我也会努力的打击罪恶,总有一天会把那些身处高位的人们拉下来的!」

立川爱没有听到鹰钩的冷哼,而是一直兴奋的看着老大,表达着自己的忠心。

「白痴。」

终于,一直在远处旁观的凛忍不住骂出声了。盯着少女非常大声的语气冷淡的说。

还没等少女回复,就转过身大步的超外面走去。

已经没有什么看下去的必要了,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货白痴而已。

早点被人强奸了才会明白这个世纪的真实吧。

凛的心里此刻有种说不出来的反感,哪怕再看那个人一眼,也会让自己吐出来。

凛的心中到处堆积着莫名的黑色淤泥物质,黑暗的让自己都厌恶,想要诅咒,想要诅咒那个家伙。

于是,转过身的凛并没有看到少女,立川爱在看到凛一瞬间的迟疑,震惊和惊喜。

以及轻轻张开口,压抑着困惑和兴奋的发出声音的动作。

「西园凛——前辈?」

听到自己的名字的瞬间,凛的身体一愣,呆呆的转过头看着少女,而立川爱此刻也兴奋的盯着凛,目光交汇。

而其他的所有人此刻也将目光盯向了凛,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知道凛的真名。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