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哟嘿哟,扑哧扑哧。

好了,那啥完成了。

我深呼一口气,虽然在时间上来说这是第一次自那啥,但是在精神上老娘一天已经被迷X了两次,自X了3次,就算是什么色X狂也达不到老娘这频率吧。

「呵呵呵呵呵呵呵」

老娘自嘲的笑着,越发感到自己为什么这么的命运多舛啊。

「魂淡!!!」我死死的握紧了拳头

「这一次不玩死你丫的,老娘就不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啊啊!」

穿好衣服,装扮整齐,那好武器——一把小刀。没错,武力值+5!

老娘淡定的在椅子上坐着,对面的则是一扇门,门外面的就是史莱姆,女王之旅的第一只怪物!

老娘这次要以不变应万变,用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精神打倒第一只史莱姆!

咚咚咚咚,史莱姆敲门了。

「未鸟,未鸟,你怎么呢,我在下面听到你不好的声音,生病了么?」

今天的史莱姆也是精神满满的DA★ZE~

老娘冷笑。

无论你装的有多好,都无法改变你已经迷X我两次的事实。

所以,别以为老娘会像只小白兔一样继续被你放到床上想怎么玩弄怎么玩弄!

「啊…」

老娘决定走智力+武力路线,让自己在女王道路上一路狂奔。

「好像是有点儿不舒服,有些站不起来了——」我发出娇柔的声音,将自己仅存的所有节操全部卖出去,而代价就是你那个肮脏的小XX!

「你能不能去把门打开,然后端一些药进来啊——」

我的声音仿佛就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白兔,在碰到食物链顶端的贝爷时发出的那种娇柔和无力感。

「生病呢?」

鬼畜现实充非常震惊的说,声音顿时变得那叫一个温和。

「未鸟,别担心,没事,哥这儿有一个药,包治百病。」

包治你妹夫!!啊呸,你姐夫!!

我在心中大声的吐槽,喝了之后,老娘特么就得重头开始游戏了!

「我先去下面拿钥匙和药,你在这儿等一下。马上就回来——」

噗咚噗咚,我听见这个变态下楼的声音,微微松了口气。

固然以老娘的智商玩这样一场作战也是胆战心惊的啊,如果是诸葛亮过来的话,她的处X膜一定被弄了无数次吧。

谁叫她是小妹,老娘是女王陛下!老娘要比也是和诸葛亮的那个Cp,刘玄德的智力相提并论的——

话说,据说诸葛亮是男的?开玩笑,明明一骑当千上都是萌妹子!老娘怎么会吧妹子当成男的?老娘是立志成为女王的人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变态妹控啪嗒啪嗒的爬上楼。

「妹妹,妹妹,我把钥匙和药都拿来了,一定会好的——别担心!」

说完,这个变态就猴急猴急的准备把门打开。

啊呵呵,用老娘这个聪明绝顶,立志成为女王的智商来看。

这个变态现在右手一定是钥匙,左手是药。

所以,我一旦刺进来的话,这个变态绝壁没有办法抵挡。

因为他右手拿着钥匙!左手拿着药!

所以没有手可以抵挡我的攻击!!

这就是老娘的推理!这就是老娘万无一失的推理!!!这就是老娘智商全开,女王模式下的顶级推理!

请称呼老娘,柯女王陛下!

 

于是在这个鬼畜碓冰拓海推门进来的一瞬间。

老娘屏气凝神,一瞬间将丹田所有的气运到中指之上。

用一种街舞的手法画出了一个华丽的一阳指然后将匕首狠狠的推倒前面的那个变态色X妹控狂魔的身上。

「为了蔚蓝而清净的地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带着鸣人看到好基友佐助冲上去的那般决心一样,一边扑簌的脚,一边迷离着双眼,安能辨我是雄雌?!

然后变态色情狂魔手慌脚乱,但是因为右手拿着钥匙,左手拿着药所以没有手可以使出他那黄金十年的技艺——所以,不防之下,被我一刀刺入心肺而死!!

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就在我快要刺到这个变态的一瞬间的时候。

不科学的事情发生了——那个本应该拿着钥匙的左右竟然撑着我的肩膀,让老娘不能再刺进去一寸。

「噗嗤,噗嗤」我努力的把到往前伸,最后手舞足蹈的但始终被这个变态的左手給拉住。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刺一下,刺一下就行了」

于是在这个变态男的左手下,我手舞足蹈的一边哭着一边大喊。

「……………」变态鬼畜男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未鸟,你怎么呢?如果不是我训练了10年的空手道和柔道和太极拳和八卦掌和格斗,现在就危险了啊。」

又听到了,又听到了这个坑爹的黄金十年啊啊啊啊啊啊啊

钥匙呢?老娘的推理应该是手上一手拿着钥匙一手拿着药,没办法攻击才对啊!

「你,你,你的钥匙呢?!」于是老娘非常警惕和诧异的问.

「你的钥匙应该在右手上的吧,那你怎么能抓住我!!」

老娘的推理是如此的严密!老娘的眼神是如此的犀利!老娘的智商是如此的卓越!老娘的武力值是如此的超凡脱俗!

以至于一瞬间老娘对于老娘未来要成为女王是如此的有信心!

「………」变态鬼畜男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把抓住我肩膀的右手摊开,中间有一个小巧玲珑的钥匙。

鬼畜碓冰拓海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只⑨…

就好像看着一只⑨…

一只⑨…

魂淡?!!竟然这样看着老娘

老娘可是立志要成为女王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手舞足蹈的,非要将匕首刺进去。

「别闹了,别闹了吃药吃药,不要放弃治疗啊。妹妹。」

竟然被鬼畜男鄙视了?!竟然被鬼畜男安慰了?!

竟然被鬼畜男说了“何弃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叔可忍老娘不可忍!!!!!!!

「吃药吃药——妹妹,妹妹,吃了这个药,你身上的精神病就会好了。」

精神病?!精神病泥煤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呸,你才是精神病啊啊啊啊啊

老娘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区区精神病怎么可能打倒,啊呸,老娘怎么可能是精神病啊啊啊啊啊!

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急忙说。

「不,不喝——」

我急忙的把药物推倒一边,只要喝了,不是立刻得重头开始游戏啊魂淡!

「不喝,妹妹你的精神病不会好啊。」

鬼畜碓冰拓海一副你不能放弃治疗,不然我会使用电击疗法的表情。

「有病我也不喝,啊呸,老娘才没有病啊!」

「恩????」

鬼畜男顿时友好度从绿色变成中立黄色了。

看起来是黑化的节奏了。

魂淡啊!老娘都没黑化,都没柴刀你!你特么黑化个什么劲啊啊啊啊啊啊!

黑化是妹子,是老娘这种女王的特权,你懂不懂啊你!一点都不专业啊魂淡!

「老娘,啊不,我,啊呸,小妹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明天再喝吧。」

即使是老娘这种未来的女王,认清形势也是很重要的,这是我在上一周目得到的最重要的教训。

特别如果当勇者的等级和史莱姆相差过大的时候——千万不要一热血拿着一把柴刀就去砍史莱姆啊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了」突然鬼畜碓冰拓海低下了头,额头上涌现了似乎可以用肉眼看见的黑气「因为你知道我的计划了吧。」

黑化了?!完全黑化了?!

老娘还没说什么啊,你特么怎么就黑化了?!

「什,什么计划?」

老娘像是受惊的小白兔,一步步的退后着。

上一周目就是因为我说出计划,史莱姆发生了不可逆的黑化过程才导致攻略失败的啊啊啊啊!——

「老子,老子要强X你的计划啊啊啊啊啊啊!!」

说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丫竟然说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丫竟然直接黑化说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欲哭无泪的看着明显从中立变成敌对的史莱姆,看着自己报废掉的武器(匕首),欲哭无泪,欲哭无泪啊啊!

史莱姆的表情非常狰狞,黑化后似乎形态也发生了改变,一点都不友好了!

满满的现实充,阳光男的状态也变成了鬼畜男猥琐男的样子!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可怜巴巴的眨眼,努力的挤出几滴泪水,争取还回这鬼畜男心中残存的那丝良心。

「不管你知不知道,老子都要强X了你!!!!」

果然史莱姆一旦黑化就是不可逆的啊啊啊啊啊——老娘在心理嚎啕大哭。

鬼畜版碓冰拓海把一瓶大大的【阴阳合欢散+蒙汗药配套销售】像酒一样的,豪爽的打开瓶盖,然后抓住我的脸捏住嘴巴,甚至都没管嘴巴有没有张没张开就噗噗的往下倒。

一股腻人的香味满头低下,让人有种想要昏迷的感觉。

咕噜咕噜咕噜。

这次不管是鼻子还是嘴都喝了好多下去了——

因为这是药效超群,998抱回家的药物。

所以

啪嗒一下,老娘又栽了。

 

 

……

……

1个小时后

「老娘的处X膜又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检测到宿主处X膜损坏,是否回到初始存档 是/否」

再来一次啊啊啊啊啊魂淡!!!!!

 

7)原来攻略失败也有经验值……

第四周目。

老娘坐在椅子上痛定思痛。

手上拿着那把老娘专属匕首。

我满怀悲伤的和匕首对视着。

「明明,明明我要用你阉掉天下负心汉的。」我抚摸着那上锈的侧面,不由的黯然神伤「到现在连一个鬼畜碓冰拓海都没有搞定。」

这简直太让(xi)人(wen)悲(le)伤(jian)了。

魂淡!是谁在我的话语中加上拼音的!

想老娘文武双全,花容月貌,闭月羞花,日出东方,为我不败的美少女。

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

竟然现在连一个鬼畜男都打不败!

我坐在桌子上面,仔细的回想自己前几次的攻略过程。痛定思痛!

第一次不说,认识了鬼畜男的真面目。第二次认识了鬼畜男的武力值,10年的空手道和柔道和太极拳和八卦掌和格斗果然不同凡响。前一次则认识到了鬼畜男的智力值。

没想到,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就破除了智力比得上诸葛亮的本姑娘的诡计!看起来智力值也很不错啊——

(老娘绝不承认刚才只是因为老娘9了一下)

看起来,这一次是见机行事比较好吧。我叹了口气。

「未鸟,未鸟,怎么呢?我在下面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没问题吧,有病我给你拿药——」

看看,看看。

我满脸鄙视的想,何等狼心狗肺,狼子野心!竟然在这时候就想着下药了!

老娘小心翼翼的把匕首放在袖子中,等待时机图穷匕见!

「没,没事,哥哥,你进来吧。」

我重新躺在床上,让自己的声音越发显得虚弱。

「那我进来了啊。」

哥哥掏出钥匙什么的将房门打开,随后一个亮瞎狗眼的笑容闪现在我的身旁。

「啊,妹妹哟,你的脸色为何如此苍白,让为兄的胸中一阵作痛哦!」

未黑化碓冰拓海靠在房门前,嘴上叼着一只玫瑰。

用唱歌的语调说出了好像莎士比亚戏剧中的台词。

你特么这是在唱戏么还是在演夜礼服假面啊!魂淡!!

老娘在心中狠狠的吐槽。

就算你现在展现了多么的正人君子,老娘早就知道你小蚯蚓上面有几根毛,有没有黄瓜粗,几秒钟吐一次泡泡了!

因为,你特么魂淡都迷X老娘三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没事,哥哥不用担心。我只是头有点儿发烧。」

「正好。」未黑化碓冰拓海一副碰巧我这儿有一副药的样子。

从那个小小的口袋中掏出一个大大的瓶子。

你特么那是机器猫的空间袋啊魂淡!老娘看着那明显不科学的口袋忍不住吐槽。

「来,妹,喝了这个药,身体绝对没问题!」

这句话我第一周目的时候听到了一次。

看见我迟疑了一下,未黑化碓冰拓海补充。

「喝了药,我们又可以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这句话第三周目的时候已经听到了——而且魂淡,你是我的小伙伴么?还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哥哥…我,啊,小妹我」

我想办法的随机应变,啊对了!老娘999的智商在一瞬间又想起了一个方法。

老娘真是太机智了!真不愧是发誓成为女王的妹子!

「哥哥,你能来喂我么?」

我双手放在头下面,轻轻的握成拳头状,双眼45度上扬,眨了眨眼睛,嘴巴微微的鼓起,露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气息。

鬼畜男一瞬间将右手伸到鼻子下面,左手放在裤子上面遮住。

魂淡!

老娘满脸鄙视的想。

鼻血喷出来老娘不怪你就是你——谁叫老娘这么的闭月羞花,唯我不败了!

不过,下半身的小蚯蚓硬了起来绝壁是你这个鬼畜男的错啊!!

「啊啊啊啊…」鬼畜男非常激动的喘着粗气,非常激动的说「妹,未鸟,我,我来喂给你。呵呵呵呵呵」

别呵呵,你特么一呵呵老娘就想呵你一脸。

「那,端过来吧。」

我眨了眨眼,将自己最后的节操如同一去不复返的河流一样抛弃在空中。

鬼畜男非常小心的一手拿着药,一手拿着碗——————————

好!!!机!!!!!!!!会!!!!!!!!!!!!!!!

老娘用自己智商999和武力值999的大脑同时分析出现在如果直接刺过去的话,这个鬼畜男一定会直接挂掉的!!

老娘毫不犹豫的图穷匕见,从袖口中掏出一把匕首,趁着鬼畜男左手碗,右手药的瞬间狠狠的,狠狠的,狞笑的刺向这只凌X老娘N次的史莱姆。

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老娘的回合了!!

老娘狰狞的直接把匕首刺上去——似乎看到下一幕鬼畜男被柴刀的样子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得罪老娘的人,老娘绝对要把他阉了啊啊啊啊啊!!

这个鬼畜男似乎也愣了一下。

然后左手拿着药,右手拿着碗。微微的弯下身子。

在一瞬间的时候,用嘴巴叼住了我的匕首。

……

……………

……………………

鬼畜男一边叼着匕首,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如果不是我练了10年的空手道和柔道和太极拳和八卦掌和格斗的话,现在真的危险了——」

sdawhbldakjshdpauebclnDIQSDLJKAWBDU【2E【12‘NKL小ABNUDIP’‘Sac

老娘脑袋一瞬间直接乱码。

魂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样的神一般的武术才能练到嘴上面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特么是咬啊,还是咬啊,还是把咬拆了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你特么才是主角吧?!!

为什么老娘苦逼成这种样子,被迷X了三回,自X了四回,处X膜破掉了3回,到现在一次没有刺中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魂淡,你绝对是开挂了吧?!没有开挂的话,怎么可能叼的这么准啊啊啊啊

「难道?」

突然鬼畜男把嘴里的匕首吐出来,从嘴那边微微流出一点鲜血。

大概是口腔内部哪儿划破了。

「难道你知道老子,老子要强X你的计划了么?!!!!!!!」

又黑化了啊?!

史莱姆又从绿色直接黑化成红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导演,我不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个小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娘的处X膜又破了啊啊啊啊啊啊!」

「检测到宿主处X膜被破坏,是否回到初始存档?是/否」

 

第五周目。

「妹妹哟,你为什么趁为兄替你拿药的时候想偷跑出去啊?」

从后面慢慢走过来的某鬼畜碓冰拓海。

「啊,那个,其实——我只是想出去散一下步。」

靠着完全打不开的门,我一屁股坐到地上胆战心惊。

「…喝完药再去散步吧——」

鬼畜男淡淡的说。

「那个,那个,我不,啊,小妹不想喝药——」

「恩?难道,你知道我的计划了么?」

「什…什么计划?」

「老子,要强X你的计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史莱姆从绿色不可逆的变成红色~DA★ZE

老娘欲哭无泪

魂淡,怎么又黑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六周目

「提示,提示,第一关卡没有完成,不允许从地图中跑出去。这是来自铁处X软件的爱心提示。」

(快点啊魂淡!快放我出去啊魂淡!)

我敲着一个仿佛不存在的大门,对面就是街道了,但是老娘却被什么莫名阻挡的什么玩意挡住了,完全不能前进一步。

身后是看起来完全黑化的史莱姆。

「恩?未鸟妹妹,为什么宁愿从二楼跳下来摔断一条腿也要溜呢?」

史莱姆淡淡的一边走来一边问。

「那个,那个」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胆战心惊的说「老娘,我,小妹,只是想要体验一下自由落体的感觉。」

「哦,这样啊」

史莱姆淡淡的笑着说。

「我还以为你知道我的计划了啊。」

「什,什么计划?」

「老子,要强X你的计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泥煤的怎么又黑化了啊啊啊啊啊!

老娘欲哭无泪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

1个小时候。

「老娘的处X膜又没了…………」

「检测到宿主处X膜被破坏,是否回到初始存档?是/否」

「…是」

 

接下来是《未鸟的无限处X膜防卫之旅》的杂志为您独家报道。

第七回目

「老子就是要强X你啊啊啊啊啊!」

第八回目

「你这贱【哔——】别想掏出老子的手掌心啊——」

第九回目

「就算你跪下来老子也要上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十回目

「电话线早被我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十一回目

「网线也被我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十二回目

「窗户什么的都被我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十三周目

「墙什么的都被老子加厚了啊啊啊啊啊啊」

第十四周目

「老子早知道你要拿这个匕首切老子的JJ了啊啊啊啊啊啊」

第十五周目…

第十六周目…

第十七周目…

第十八周目…

第十九周目…

第二十周目

 

我愣了愣看了手中的小皇冠。

在第七周目的时候,我发现抽屉中还有一个匕首,还有一只小黄瓜。

我把小黄瓜抱在胸前,愈发感觉到自己的命运多舛。

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鼻子。

有些委屈的说。

「黄瓜啊,黄瓜,看来老娘的处X膜是怎么也保不住了。」

黄瓜似乎非常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

老娘是立志要当女王的妹子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该心狠的时候,老娘会十分的心狠的啊啊啊啊啊

「那么——」

老娘把X裤脱下来,露出几丝芳草茵茵。

虽然已经被小蚯蚓拱了19次,自X了20次………

而且在感觉上甚至还是一天时间内。

但是,即使是要立志成为女王的老娘!!!!!!!!!!

老娘双眼一发狠,眼神一迷离,手上一颤抖,秀发一飘摇。

双眼洒下两行热泪。

「比起给那个魂淡鬼畜变态妹控色X狂魔——老娘的处X膜不如给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低头看了下去,在黄瓜上涌现出一丝血丝。

老娘顿时两眼一热,热泪狂奔。

「老娘的处X膜啊啊啊啊啊啊」

「检测到宿主处X膜被破坏,是否回到初始存档 是/否」

「……是」

就在我等待着天旋地转的时候,

突然听见一阵天女散花似的声音,甚至还有铃儿响。

一瞬间,老娘瞪大了眼睛还以为因为被X太多次导致幻听了。

「恭喜铁X女玩家,您的经验值已达到20。升级到Lv1,获得新手大礼包~注意查收~~~」

老娘一愣神。

随后忍不住大喊——

「坑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早知道被破了也有经验值,老娘一狠心直接拿黄瓜捅20次了啊啊啊啊啊啊!

 

8)老娘的新手大礼包?泥煤啊!

还没等反应过来。

突然发现,全身上下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充实感所笼罩。

这种充实感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一瞬间老娘就反应过来了老娘有开始了例行惯例了。

「啊….快点…啊..…快…快..就是那儿,那个点….」

虽然老娘思想上不诚实,但是身体上很很老实的弯曲了,全身涌现出一层诱人的潮红色。

手指忍不住的往小河里伸进去。

 

【此处删掉929字………想要看的话,去群中找吧….】

 

「啊…啊…啊…」我微微喘息着,平息着刚才的那种逐渐淡去的感觉。

良久,终于从余韵中回复出来。我看了看身下的一层水渍,微微的感觉到屁股上一阵阵的温热而冰凉的触感。

老娘微微愣神了一会,才终于从那种感觉中脱离出来。

摇了摇头,想起了刚才脑袋中响起的声音。

「对了,看一下刚才的什么大礼包吧。」

可是新手礼包什么的在哪呢?

我仔细的找了一下全身,从高峰越过了山谷,却没有找到一个像是礼包的东西。

不过,某个山峰却好像有点变高的样子。

以至于老娘不自觉的捏了一下。那个山峰顿时调皮的改变了形状。

果然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啊…」

随后老娘轻轻的闷哼一声。

一颗小樱桃调皮的耸立起来,探出了头,在空气中调皮的震动着。

咳咳咳咳………

这么敏感绝壁不是老娘的错是XX合欢散的错!没错,绝对是那个的错。

老娘满头大汗的想。

不过,看起来系统(作者?)不至于无节操的让礼包塞到某个山峰中,然后让山峰从樱桃处裂开,像什么斧劈桃山显礼包,然后中间蹦出礼物的那种猎奇画面了。

「难道是念动力什么的东西?」

老娘愣了愣神,随即嘴角浮现那丝充满自信的光辉。没错!一定是这样!

要知道作为一个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来说,老娘可谓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光是阅读的书籍量大概都可以用千万字作为单位来计算。

即使是什么爱因斯坦牛顿什么的都一定没有老娘看过的书多!老娘是如此的聪慧以至于一瞬间老娘对于老娘未来要成为女王陛下是如此的有信心!

从玄幻到都市到科幻到同人——没有老娘没有读过的类别!作为一个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来说,这些都只是基础知识而已。

老娘闭上双眼,开始意念冥想。

很显然接下来的展开就是,啊!我脑袋中竟然有这个大的空间!这样的展开的!

老娘是如此的聪慧以至于老娘对于未来要成为女王是如此的有信心!因为很重要,所以老娘重复一次!

 

….

1秒

…….

2秒

………

3秒

「毛球啊!」老娘怒了,狠狠的将手中的枕头砸到了地上。

「闭上眼睛能看见什么才有鬼吧!!!!」

枕头并没有直接的落在了地上,而是被弹飞了。

老娘有些诧异的看着枕头落地的轨迹。随后看见它砸中了一个东西弹飞掉了。

那是一个非常有存在感的红色大礼包。就好像在说,快开(shang)我啊~

红色大礼包。

大红色….

礼包……………..

难道?!不可能吧…..

老娘维持这0.0(傻眼)的姿势30秒钟,才胆战心惊的下床,穿好衣服,然后走到这个红色的礼包面前。

红色的礼包就一种那种大概用丝绸编制的袋子,看起来就好像某个人结婚然后发的什么巧克力糖一样。

只不过,上面用非常大的白纸写着。

「铁X女玩家新手大礼包!」

……………..

这是何等的直白和写实以至于老娘一瞬间就想这个大礼包直接扔出去。

老娘深呼口气,平静一下心情。

然后仔细的重新打量这个礼包。

发现在这句话下面还有一个logo

logo上面写着

安全,可靠,顺捷——新时代的选择

然后一个一个笑脸,看起来和史莱姆那货一模一样。亮瞎无数妹子的狗眼的那种笑脸。

我选Amazon快递!!

 

「Ama你妹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一瞬间以为老娘又穿越了,不住抓狂。

然后把这个礼包拿起来,看着背面上面写着发信人和收件人,和一般看到的Amazon完全一样的样子,只不过写的东西有点儿猎奇。

「至:sadjhau星odasas宙da,三维空间,世界线0.23123,银河,太阳系,地球的铁处X玩家你好。

这儿是卢比克星球铁X女软件经销商,让我们的热诚的服务将您的处X膜防护到最好!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请联系&@EHOQWLUDB,或者发邮件到OIHPUDBPS:」

前面的乱码是什么啊?!难道已经无法用言语表示了么?还有后面的电话号码到底尼玛得用什么才能打的啊!

因为吐槽点太多了,老娘叹了口气,默默的把这张纸撕下来,然后扔到垃圾桶中。看起来这辈子是用不上这个联系电话的样子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