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说真不愧是来自“dajshdu星aslkd宙”的软件么?

在打开包裹的一瞬间,顿时亮瞎了老娘国产的氦克金眼。

不是那种“啊,你真是太帅了亮瞎人家了啊~”的那种亮瞎,而是活生生的亮瞎。

老娘伸出头,打开口袋。

顿时一种“充满了五彩的光辉从口袋缝中露了出来,带着如同梦幻般的华丽的光晕,穿着那些被氮气氧气组成的空气中,仿佛是越过了许多年前的你燃过的那只烟花”,射入我的双眼。

那道光辉是如此的绚丽和耀眼,以至于老娘差点直接失明去见上帝了。

「泥煤!!!!!谁这么缺心眼的在包裹中放霓虹灯啊啊啊啊!!」

老娘急忙闭着眼睛往口袋中一摸,摸到了几个闪烁着缤纷五彩的很奇怪的灯,明明没有电怎么会亮?果然这是黑科技么?是魔法么?

 

随后是一张硕大的纸卷。

把纸卷铺开,上面是一行龙飞凤舞的字。

「不想用X药把将军迷倒,然后用剪刀将其阉掉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拿破仑」

字是那种非常正规的毛笔地,黑色,粗体。

但…

拿破仑绝壁没说过这句话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把老娘的智商当9,想怎么玩怎么玩啊魂淡!

即使是老娘,也知道拿破仑领导了法国大革命,结果因为一辈子都是处女触犯了亚瑟王被烧在十字架上被称作贞德的啊!!

即使是老娘,这些常识也是知道的!想蒙骗老娘,怎么可能?!

老娘可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

我伸出手,随后小心翼翼的看去第二样东西。

第二样东西被一团布包的严严的。

旁边也有着一个非常厚的书,是什么说明书么?

我小心翼翼的先打开书阅读之——

一股和上面完全不相上下的毛笔字继续彰显着存在感,看起来就好像20世纪初某个东方巨人写的那种一样。不过写的话,却让老娘泪流满面。

「东方不败之剪!阉尽天下男人!」

这个名字,这个字体是如此霸气,老娘顿时精神大振,专心致志的看下去。

这气势和老娘的王道有的一比啊!老娘抹了抹下巴,忍不住这样想。

下面是一行草书对这个剪子的说明。

「东方不败阉尽天下男人,乃埋剪于此。

呜呼!男性不在,世界崩坏!长剪空利,不亦悲呼!」

那一瞬间,老娘差点娇手一抖动,把这卷书丢到了地上。

什么情况?阉了世界上所有的男人?然后世界毁灭了?

这比老娘立志站在地球上成为女王还丧失啊!

下面有几幅图。

第一幅图的剪刀,非常的大,看起来和外面的那种大剪刀差不多。

「凌厉刚猛,无J不催!豆蔻时用此阉尽亲朋好友!」

豆蔻…..阉…尽…亲朋好友…….

为什么每个词都这个值得让人吐槽,但加在一起却不知道从何吐起的错觉。

第二幅

「小巧剪刀,三十岁之前所有,之后用此自宫,故不详,弃之山谷!」

…………….

老娘冷汗直冒。自宫…..

您老原来是汉子啊?!

汉子为什么要阉掉自己的亲朋好友啊啊啊啊啊啊

第三幅:

「重剪无峰,大巧不工!更年期前持之横行天下!」

更年期…好吧这个词暂且无视。

这句话说的非常的霸气。

但是,但是啊。

老娘双眼一颤抖,双手一抖动。

忍不住大喊

「为什么这儿画的是一个棒槌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明明是个棒槌,却能叫做剪刀啊魂淡!

即使是东方不败的剪刀,它也只是个棒槌啊魂淡!

你是那种明明是黑子,却叫变态一样么!!!

等等,老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老娘用老娘凌驾于世人之上的智商一瞬间悟出了什么。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老娘觉得老娘的智商姬一定升级了!

难道….

这个东方不败前辈之后压根不用剪的?直接用棒槌砸下去把人阉了?

虽然想起来很带感的样子。

但即使是老娘,也不禁一阵冷汗。脑袋中浮现了一幅画面。

一个妇人拿着一个棒槌死死的往男的下身砸的样子…….

一边砸一边喊「老娘阉了你!老娘阉了你!老娘阉了你!」

然后男的下身一片鲜血淋漓。

这是何等的丧失,鬼畜和丧心病狂啊啊啊啊啊。

最后还有一句总结的话。

「之后,老妇已不桎梏与剪,一花一叶均可阉人!故将此三剪埋到山谷中,静待有缘人。」

…….之后这卷书就结束了。

老娘久久不能回味。

这是何等霸气外漏的前辈啊。

明明是一个男的,却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阉了。最后把自己也阉了,然后拿个棒槌把天底下所有男人的J都咂烂了。最后世界毁灭了。

何等的霸气啊!

….老娘全身冷汗不断直冒,相比之下,果然老娘的女王的决心不够么?得向这位前辈学习?阉了世界上所有的男人?

这还是算了吧…..我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不过鬼畜男一定要阉掉!

香霖必须死!啊呸,说顺口了,鬼畜男必须死!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这本书旁边的包裹。

老娘这种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智商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东方不败前辈的三把剪刀之一。

摸了摸感觉…看起来像是一个很粗的东西。

比某个小蚯蚓粗多了..啊呸,老娘怎么又想到了哪方面去了。魂淡!

小心翼翼的打开。

在中间的。

果然

是棒槌啊啊啊啊啊

尼玛果然是棒槌啊啊啊啊啊啊啊

尼玛果然是那只明明是剪刀,却叫棒槌的剪子啊!

这是逼着老娘用棒槌把鬼畜男的那只小蚯蚓砸的稀巴烂么?

太鬼畜了,这简直太鬼畜了….

 

即使是老娘,这样的智力值早已经爆表,武力值也凌驾与人类的巅峰的人,此时也不住的冷汗外冒。

 

10)老娘终于拿到了解药了啊!!!

伸出手,慢慢的碰到这个棒槌。

在碰到的一瞬间,大脑中响起一个声音。

「发现道具【东方不败之剪刀】是否收入空间袋。」

doqdhqansclhaw

一瞬间,老娘的大脑又乱码了。

空间袋是什么啊啊啊啊啊——

泥煤有空间袋的话,为神喵用Amazon快递做甚啊啊啊啊啊

这两个是一个级别的么?!还是说科技的发展如此的不平衡?!

「因为宿主的游戏等级只有Lv1,还属于试用期玩家,所以只能享受Amazon快递的服务,升到Lv2以上,才被认作是正式玩家。」

这时一个机械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明明是机械的声音,为什么老娘听到了鄙视的感觉?!

那种声音就好像再说“喂,你的智商君下线了么?为什么连这个都不知道”这样字啊啊啊啊

老娘深呼口气,不和这类无机物怄气,老娘将来是要统治地球的妹子!

老娘是要和奥哥,默姐他们平起平坐——不比他们高一级的存在,可以叫他们给老娘舔Jiao的那种。

想老娘这种绝世美少女,花容月貌,闭月羞花,一副标准的大和抚子黑长直的样子,果然即使是蓬莱山辉夜也比不上老娘的美丽!

老娘对自己的样子是如此的自信,以至于老娘一瞬间认为光明的未来就在前方!没错,就在前方!老娘已经看到了啊,那在众生之上的女王的宝座啊!

「是否收入空间袋 是/否」

一个对话框在面前的铁X女玩家的界面中弹起。

是——我轻轻的点了一下。

随后手中的剪刀就消失了。

「诶诶诶诶诶诶?!真的可以么?」

「…..」软件没有说话,但老娘似乎听到了一句不屑的轻哼。

「那应该怎么打开空间袋呢?」

我随后想起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

这问题是这么的具有重要性,以至于老娘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智商重新上线了。啊呸,魂淡!老娘的智商姬明明一直在线上面。

「很简单」机械的系统音继续无感觉的说。

「先轻轻捏住左边X头转三圈,然后轻轻捏住右边X头转三圈。空间袋就会出来了。」

sadasljkfhqwulie

老娘大脑乱码中。

…….一瞬间老娘以为因为被X多了,老娘的神经处理系统出现了问题。

听到的什么东西都会自动的XX化。

「你…你说什么?」老娘胆战心惊的重新问一句。

「先轻轻捏住左边X头转三圈,然后轻轻捏住右边X头转三圈,空间袋就会出来了。」软件君继续淡淡的无感情的说。丝毫不觉得这句话是如此的丧失。

老娘重新的用自己凌驾于世人之上的智商将这句话处理一下,发现自己泥煤竟然没有听错?!

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光是这样的打开方式,这本书尼玛不河蟹才奇怪啊。唉?书?

每次打架之前,先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溜进厕所,左三圈右三圈,说不定双眼一迷离,秀发一飘摇,双手一激动就伸到了某个小河中去了,然后黑哟嘿哟两下。

泥煤你以为这是在做广播体操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可能?!开玩笑的吧!!」

「没错,开玩笑的。」系统君淡淡的说。

Sdb2dqnd lhb201rh21

老娘一瞬间乱码中。

人家幻X乡玩家的系统都没有你这么卖萌啊魂淡!!!

你这个明明就是个山寨货就要有几分山寨的素质啊魂淡!看看人家哪个系统,不仅仅带着复活系统,而且送的神器和你这个东方不败之棒槌能比么?!能比么?!

「宿主不可能当真了吧。」系统明明是无感情的话,但是老娘却听到了显而易见的鄙视啊。魂淡,你绝对在鄙视吧?!

「只要在心里默念需要喊出物品的名字就可以了。」

…..我深呼一口气,不和无机物卖萌,不和无机物斗嘴,不和无机物怄气,这是能长寿最关键的地方。

老娘在心里默念

「东方不败之剪刀!」

然后一把棒槌出现在手上.

明明是棒槌,却叫剪刀。

明明是棒槌,却叫剪刀。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

…..

剪刀先放在一边,我随后拿起小瓶子。

「阴阳合欢散+蒙汗药配套销售」

一瞬间,老娘以为老娘眼花了竟看到了那无比熟悉的字眼。

擦了擦老娘无比明亮的双眸,双眼一迷离,投射出一种“妖孽快现形吧!”的炯炯的目光。

…..

但很显然还是这几个字。

于是。

「老娘要你何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一边大喊,一边欲哭无泪的狠狠的把这个药准备砸到地面上。老娘是被害者啊魂淡!

老娘已经被迷X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啊啊啊啊,这种药物什么味道,几分用量足够,几分用量可以让人昏迷,几分用量让人欲罢不能这些老娘比谁都清楚啊啊!!!

就在老娘狠狠的把药物摔倒地面上的时候。

小瓶子轻巧的翻了个身,然后露出它性感而透明的小屁股。

屁股上印着三个小小字。

「的解药」

老娘大脑继续持续乱码。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这时候一定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唯一的解药直接碎掉——

但是老娘是一般人么?!

老娘是拥有着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的那份聪明自信活泼开朗日出东方,唯老娘不败的大脑和

经过无数次迷X和自X的训练,敏感度和反应度爆表的身体的妹子啊啊啊啊啊!

很显然,后者的威力远远超过前者。

所以老娘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子就急忙扑到地面上。

这种感觉和被迷X的时候。

鬼畜男斜斜的笑

「舒服么?」

「啊…啊…舒…舒服….啊…啊…泥…你煤!啊呸…你姐!」

「但你的小河为什么已经流出了这么多的溪流呢。明明身体这么的诚实。」鬼畜男斜斜的笑着

「又…又…啊…啊啊…不是…老…啊啊啊….老娘想..啊啊啊…流…的….啊啊啊啊啊啊!去…去了!」

这样的口嫌体正直的展开一样。

身体在空中飘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双手伸开,臀部翘起,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瓶子。

然后在瓶子落地前的一瞬间,手终于把药物抓到了。

扑的一手好球啊啊啊啊啊

10分,10分,10分,10分,10分!

一瞬间,老娘甚至产生了老娘在舞台上的错觉。

紧接着,屁股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让整个腰甚至都产生了啪嗒一下的声音。

老娘那个注定凌驾在人类历史上的小蛮腰啊啊啊啊啊!

「…..还好救到了。」

老娘一边揉着自己雍容华贵,瘦骨嶙峋的小蛮腰。

一边无力的看着这个让咱恨不得狠狠摔碎,又不舍得的药物。

深呼几口气。

小心翼翼的转开瓶口。

是一个小巧玲珑的药丸。

是药丸哦~亲。

所以瓶子摔碎也没关系的哦~亲。

所以没必要去救的哦~亲。

……….

老娘以为是糖浆啊魂淡!

赶紧麻流的赔老娘这个雍容华贵,瘦骨嶙峋的小蛮腰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欲哭无泪。

啊哟,腰又闪到了。

目视着这个调戏我无数次的瓶子,如果眼神能让人怀孕的话,这个瓶子一定结了很多的小玻璃我想。

老娘小心翼翼的掏出这个说明书。

说明书上面只写着一句话。

吃了这个的话,1个小时内,阴阳合欢散+蒙汗药配套销售完全不起作用的~亲。

这是什么淘X体啊魂淡!为什么老娘越发的担心这个药的真实性了。

而且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生产厂家啊,保质期啊,适应症啊,作用机理啊,不良症状啊,孕妇能不能用啊,被X了还有没有效,被X了还有没有效啊啊等等的什么都没有。

不过即使如此。

老娘还是紧紧的抱住这个药丸。就好像抱住自己的那层X一样。

因为这是老娘用自己的20层X(被X19次,黄瓜1次)换来的唯一的解药啊啊啊!!!

因为很重要所以重复一句。

因为这是老娘用自己的20层X(被X19次,黄瓜1次)换来的唯一的解药啊啊啊!!!

 

「未鸟,未鸟,妹妹,妹妹,你怎么呢?我在下面好像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又听到了久违的鬼畜男的声音,在老娘终于把药吞下去的一瞬间,鬼畜男继续开始他的第二十一次鬼畜之旅,也就是老娘的第二十一次苦逼之路。

不过这时间把握的真是准…难道是软件的准备时间福利?

「没..没什么吧,哥哥你听错了吧。」

「怎么会,未鸟妹妹,你难道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鬼畜男的声音似乎变得很失落的样子。

失落泥煤啊!这次没说错,老娘被X了20次都不失落,你失落个毛球啊!

「未鸟,你以前最喜欢扑到我的胸脯上来的啊。」

扑泥煤啊!老娘知道上次你一边扣鼻屎一边说我们才认识不到两个月!老娘怎么可能扑到你胸脯上?真把我当成从小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妹妹甲?

不要总想着把老娘当9好不好?!老娘智商早已经突破天际,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

如果有个智商探测器的话,老娘的智商一定探测不出来!没错,使用了飘柔之后,老娘就是这么的自信!

我还没有回答,鬼畜男就急忙的用钥匙开开了门。

「我进来了啊。」

我微微愣住了。

明明前几周目还没有钥匙的啊,魂淡!

难道这几周目连史莱姆也能升级?已经到了自带钥匙随时准备迷X的地步?!

鬼畜男打开了门,靠在门边上,头微微低下来,似乎有点儿消沉的样子,有些苦恼似的说。

散发着一种“王子殿的忧伤”这样的一种气场氛围,如果去演偶像剧的话,都不用装扮直接迷倒一大片女生的那种。

我轻轻的冷哼一声,眉目愈发的不屑,老娘早就知道你的真面目了,你身上哪一处有几根毛,几根直的,几根玩的,老娘比你还清楚你信不信!

「妹妹,你怎么呢?妹妹,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为什么现在对哥哥这么的冷淡。」

鬼畜哥哥一扭头,眉目中有着几丝泪珠,双眼比老娘的还迷离,手上捧着第四周目叼的那只玫瑰,一只手随意的撕着一边更加忧伤的问着。

就好像说“你背着我有男人了吧”。明明我是富家少女,你却喜欢上了那个穷小子,现在你得了癌症,只有我有能力救你。这样的表情——

你特么这是在演韩剧啊?!

而且如果你能对迷X你20次的史莱姆做出有好的表情的话,你一定是个抖M!

但老娘不是,老娘是抖S,是立志成为女王然后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俯视众生,让所有人給老娘舔jiao的存在。

不过,老娘好像…

看到史莱姆未黑化的样子,就不由的想起黑化后的那根又粗又硬的黑长直以及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法用自X代替的充实感。

不知不觉,老娘俏脸一红,感觉鬼畜男似乎也没有那么的难看了。

咳咳咳,这绝不是老娘发X,一定是XX合欢散的药效还没有过去的缘故。

我深呼一口气。努力的平静自己的节操,啊呸,心情。

「好像头有点儿发昏…..」

鬼畜男一听这句话顿时双眼一直,左手不住的放在裤裆前,摩擦着。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

一瞬间从王子殿的忧伤这种童话浪漫剧变成现在富二代果然都是真屌丝的这样现实风味剧。

「那怎么办,要下药么?!啊呸,要吃药么?!」

……刚才你绝对说了下药了吧?!下药了吧?!

老娘无语的在心中吐槽。

算了,为了最后一次的机会,老娘将节操丢光吧。

「这个药是我曾经在一个高人处得到的,效果很好,使用了很多次,基本都是药到病除。」

看见我迟疑了一下,鬼畜男急忙的说。

使用了很多次么?!魂淡,原来你不止迷X老娘一人?!看来老娘必须要替天行道了!

「吃了这个药,我们又可以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泥煤啊!!放过老娘的处X膜,老娘就很快乐了啊!

话说难道是因为现在老娘不被你迷X,你的小蚯蚓不快乐么?!

小蚯蚓明明和小菊花是好朋友,为什么你就是不知道呢!

老娘痛心疾首的想,不过即使这样,老娘还是淡淡的说。

「那,那就试一下吧。」

老娘觉得老娘在成为女王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明明心中无限的想用一把匕首将这个鬼畜男阉了,老娘竟然能装作这么娇柔的样子。

即使是奥斯卡的影帝也没有老娘这种水平吧?!

这就是所谓的腹黑吧——不愧是老娘,这么快连这么高技术含量的东西都掌握了!

所以老娘是要成为女王的妹子啊!

所以老娘是要成为女王的妹子啊!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

「好好好。」

鬼畜男顿时喜笑颜开,嘴巴中不住的喘着粗气。左手放在下半身不住的摩擦。似乎鼻血都快喷出来的样子。

就那只小蚯蚓,哪怕全部挺直也没有老娘的小黄瓜一半长,一半粗?明明小黄瓜才是真爱!

甚至那个小蚯蚓连老娘的备胎小火腿都比不上,还好意思擦来擦去?

老娘在心中无限的鄙视,然后脸上做出越发柔弱的表情。

「…那,那就麻烦哥哥你了。」

眼睛眨了眨,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娇柔和无力,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扑散在床上,看起来更增加几丝懒散的美感。

果然不出所料,鬼畜男顿时呆住了。

哼哼~

像老娘这样花容月貌,闭月羞花,日出东方,唯老娘不败的人稍稍施展美人计,像你这种史莱姆级别的怪物还不是手到擒来。

「妹妹,妹妹,你等着!」

史莱姆顿时从那个不科学的四次元口袋中掏出一个巨大的瓶子,然后又从不科学的四次元口袋中拿出一个碗。

……果然进化后的史莱姆连下去拿碗都不需要了。

老娘无力的在心理吐槽。

「喝了它,妹妹,你的病终于能好了啊!!」

鬼畜男激动无比的把这个装满曾经迷X我二十回的药的碗颤颤巍巍的伸到我的面前。

声音就好像盯着电线杆,上面贴着一个发黄的纸片,然后激动的大喊“老子的病终于有的治了!!”的那种感觉。

你不是王子殿么?你不是碓冰拓海呢?人呢?人呢?

哼!老娘在心中冷哼一下,老娘的病这么简单就能治好么?要知道老娘是注定凌驾于人类历史之上的妹子,连病——啊呸,老娘怎么可能有病!

「快喝!快喝!快喝!」

鬼畜男在旁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断说着。看起来就好像说着快X了,快X了,快X了一样——

老娘皱了皱眉头,还是一如既往的浓腻的让人作呕的香味,不过为了老娘的处X膜防卫大计,老娘还是暂且忍着吧。

「咕噜咕噜咕噜….」

急忙捂住鼻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

果然,那个什么的解药看起来非常有效的

在喝完之后,既然丝毫没有那种头昏眼胀,昏昏欲睡的感觉。

而且,老娘用自己那凌驾于世人之上的智商早已经想好了一个计策,一个万无一失的计策!

所以老娘才这么配合这个魂淡!

老娘知道男人防御力最低的就是小蚯蚓!

而据说男的在脱完衣服,兴奋到极点的时候,小蚯蚓的防御力也是最低中的最低,最低中的战斗低!

所以如果在这个的时候直接踹下去的话?!

哼哼哼哼…老娘一边想着一边转作被迷倒的样子。

「啊….老娘不行了——啪嗒」

啪嗒是碗掉到地下的声音,绝不是自己嘴发出的,老娘觉得要说明一下比较好。

说完,老娘就装作被昏迷的样子,急忙头一撇,舌头一伸出来,双眼一向上翻,嘴巴裂开,不断傻笑,做出一个被迷昏的表情。

鬼畜男在旁边看到老娘晕倒之后,十分兴奋的直接跳了起来。

「终于把这个贱【哔——】迷倒了!!老子忍了一个月的飞机,终于能直接上了!!」

老娘忍着,不说话,等到你脱完衣服准备上的时候就是老娘的回合了!

不过很快鬼畜男就有些疑问似的,看了看说明书什么的东西。

「诶?不过这个药会把舌头弄出来,眼睛往上翻,还一边傻笑么?和说明书上写的不一样啊——难道这个附带降低智商的作用?!」

降低智商泥煤!啊呸,你姐!老娘的智商永远是你们这些凡人不可及的!正如老娘这超凡脱俗的美貌一般!

不过老娘还以为被迷昏的表情就是被玩坏的表情啊——

网上被玩坏的表情都是这样啊!傻笑+伸舌头+翻眼睛。

难道这两种有区别。

老娘急忙停止了傻笑,然后把舌头伸回来,眼睛紧紧的闭上。

然后不假思索的重复了一句。

「啊…老娘又不行了——啪嗒」

……

老娘竟然说话了!

老娘竟然一时9了一下说话了!

说就说吧,为什么还要加一个啪嗒啊啊啊啊啊!

这次真的没碗掉下去了啊!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鬼畜男发现老娘是装的呢?

鬼畜男被突然冒出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退后几步,然后看到我没有反应才小心翼翼的说。

「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是错觉么?」

是错觉!老娘在心中赶快点头。

「算了….」鬼畜男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十分钟,发现老娘一动不动的像只待宰的小绵羊一样躺在床上,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来。

 

「我试试这个药的效果怎么样?真的迷昏了么?」

鬼畜男似乎有点儿不大放心的样子,低头将脸靠近,小心翼翼的用手拍打两下我的天下无双的俏脸。

「妹妹,妹妹,怎么呢?睡着了么?」

老娘忍着。这点小事老娘必须忍得住,因为老娘是要成为女王的妹子!

「妹妹,妹妹,睡着的话,就应一声。就说我睡着了」

鬼畜男的声音此时是如此的温和和让人放心,以至于老娘立刻伸口说出

老娘睡着了——啊呸,你当老娘傻啊!

当老娘是9啊?!魂淡,当老娘是9啊?!魂淡!

这么简单的诡计老娘怎么可能上当?!

老娘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

老娘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

没有听到我的回复,史莱姆自言自语。

「看来这傻【哔——】是真的被迷昏了,不然以她那个9的智商来说,一定会应一声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句话不能忍对不对?!

这个魂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竟然敢骂老娘是傻【哔——】?!

竟然敢骂老娘是9?!!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叔可忍老娘不可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明明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智商比你们这些正常人高了不知道多少倍!怎么可能会是9!你才是9,你全家都是9!啊呸,你全家除了老娘都是9!

老娘一边紧紧闭着双眼一边咬牙切齿中。

 

 

「唉?怎么听到磨牙的声音?」鬼畜男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有些诧异的自言自语。

老娘急忙停止了咬牙切齿。转之在心理强X这个鬼畜男啊一百遍啊一百遍!啊呸,强X这个鬼畜男和被迷X有毛球的区别啊?!

「嘛,算了,也许是老鼠?」

鬼畜男仔细的听了一下,发现那种磨牙的声音消失了,随即不在意。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再试试吧。」

鬼畜男非常谨慎的又准备什么动作。

老娘闭着眼睛越发有种自己是只可怜的待宰的小白兔的感觉。

魂淡!等到你兴奋起来准备X进来的时候,老娘绝对绝对一脚把你阉了!

随后,一只手放在老娘的某一个山峰上。

「未鸟,未鸟,你这儿好像有点不对劲,左右不一样大,要不哥哥帮你揉一下?」

说完没有等到我回应,这个鬼畜男的右手就放在老娘的右胸上。

魂淡!你特么才不一样大啊!老娘这么闭月羞花的姿态身上每一处都是完美无暇的!

魂淡,把你的咸猪手赶快拿走啊!

老娘在心中不断诅咒,但是连咬牙切齿都不敢发出声来,气的浑身颤抖。

大概是确定老娘大概真的被迷昏了,鬼畜男的声音越发的放肆。

「真敏感啊,这贱【哔——】的身体真是不错,老子才轻轻碰上一下,身子都颤抖了——」

你特么才敏感啊啊啊啊魂淡!

老娘诅咒你用手轻抚小弟弟一秒钟就出来了啊啊啊!

老娘诅咒你的小弟弟就好像机关枪一样敏感啊!!

老娘是被气的啊啊啊啊!!

「贱【哔——】竟然颤抖的越来越大,不会这么快就去了吧?」

泥煤的才去了啊啊啊啊魂淡!啊呸,泥煤才没有去啊啊啊啊啊!

老娘在脑海中气的越发的不能言语中。

老娘是注定成为女王的妹子,何曾几时受过这等屈辱啊啊啊啊!!!

鬼畜男的动作越来越大,两只手一起放在老娘的两个山峰上,肆意的捏着。

「啊啊啊…真舒服…这贱【哔——】身子竟然软到了这种程度——摸起来真是好X啊——」

鬼畜男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断的搓揉着。

老娘现在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了,赶快,赶快麻流的脱光衣服,然后上我吧!

「不行——老子要先脱光这贱【哔——】的衣服。」

鬼畜男摸了摸感觉不怎么过瘾,随后解开纽扣,将老娘的文胸往上面一推,顿时两个调皮的小白兔直接冒了出来。

「竟然小樱桃都这么翘起来了——果然着贱【哔——】身体敏感的不得了啊!」

鬼畜男一边邪邪的笑着,一边把右手放在左胸前不断搓揉着。

这样不隔着衣服的刺激一瞬间直接上传大大脑中——溅起一丝丝的涟漪。

被一股温暖,又有些粗糙的大手直接的在那块有些肿胀的地方搓揉,这种刺激越发的强烈,让全身都更加的松软无力。

老娘努力的闭上嘴巴,防止自己突然冒出声来。

「我【哔——】,这贱【哔——】的【哔——】真是太【哔——】了!简直都不像是人类有的样子!太美了!」

那…那当然…啊啊….老娘…老娘..可是…立志…成….成为…女王….的….妹…啊…子啊…..

老娘不住的在心理吐槽的,虽然这些话有些粗俗,但是听到这样的评价,老娘还是很高兴的——老娘本来就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人!

魂淡!咸猪手不准用力啊!弄疼老娘了!

突然之间,右胸前面的小樱桃突然感觉被一阵湿润包裹住了。

然后一股大大的吸力将小樱桃连带着整个小白兔都直直的往上吸动,顿时有种挠痒痒的感觉直冲向大脑。

啊啊啊啊啊啊——不准舔啊啊啊啊啊魂淡!

老娘在大脑中都快哭出来啊,虽然在前20次中都被迷X了,但是这么从头到位有感觉的还只是第一次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好软好香好【哔——】!!」鬼畜男一边舔着一边不住的说。

左手一边搓揉着左胸,嘴不断舔着右边的小樱桃。

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魂淡!!!!!!!!!!!

老娘在脑袋中如同刷屏一样的闪过这两个字!!

脏死了啊啊啊啊啊,你的口水全部弄到老娘的小白上去了啊啊啊啊啊!!

老娘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啊啊啊啊啊!!

竟然受到这种屈辱啊啊啊啊啊!

随后鬼畜男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着。

「..老,老子真的…真的忍不住了啊啊!」

随后,鬼畜男非常暴虐的直接把上衣全部粗暴的脱掉,文胸什么的都迅速的拽走。

魂淡!!至少温柔一点啊啊啊魂淡!

老娘的文胸的钩子都挂到背了啊啊啊!

老娘在心里不断哭泣的这样说,老娘的节操这次真的掉的一丝丝都不剩了。

 

 

 

「…..简直…简直太…太….」

随后,老娘上半生所有衣服全部脱掉了,在空气中有些凉凉的。

因为感到越大的羞怯,整个身子大概都染上了一层潮红色。

两只小白直直的耸立在空气中,呈现一种半球型,小樱因为刚才的一系列刺激更加直直的立着。甚至右边胸部都弥漫着一种刚才鬼畜男舔的带来的一种水渍,在大白天阳光下看起来格外的X靡。

魂淡魂淡魂淡魂淡!!!!!

要快都快点啊啊啊啊!赶紧脱了衣服,让老娘直接阉了你啊啊啊啊!

反正马上都是一个人妖了!!走光什么的,老娘就不跟你计较了!

鬼畜男似乎完全愣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似乎猥琐的发出了舔嘴唇的声音,低声自言自语。

「对,对了,还有下面——」

鬼畜男看来非要把老娘脱光光才甘心啊啊啊——

鬼畜男抬起老娘的一直注定凌驾于人类之上的美脚,然后从大腿根处将外裤和内裤一把扒下。然后全部都停止下膝盖处。

……..老娘现在已经不敢想象老娘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啊…

下面的那些羞怯的小草们一定已经暴露在空气中了………

老娘的那个连自己都没有仔细看过的花园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因为刚才的一系列调戏,即使看不到,大概也能猜到下面也都是水渍了吧。

老娘的上面全部白白了。下面的衣服也全部脱到了膝盖出。整个人明明是清醒的状态却被人脱光光了。

这简直是耻辱!能刻在耻辱柱上的耻辱!!

而且没想到这份耻辱的时候,下半X就会变得更加湿润——

明明,明明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为什么,为什么老娘会混的这么凄惨。

老娘愈发的为自己的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感到悲哀。

「真…真…」

鬼畜男似乎都说不出话,快速的将头伸到老娘的小草间。

然后小河流中顿时伸入了一个软软的,像只泥鳅一样的东西。

泥鳅不断的在小河中摆动中。

啊……啊…啊….

一瞬间,老娘的全身全部绷紧了…..随后下面紧紧的一阵收缩。

「这贱【哔——】竟然这么的【哔——】」

鬼畜男斜斜的笑着一阵自言自语。

「老..老子忍不住了…老子的大【哔——】已经饥渴难耐了啊啊啊啊!」

魂淡!!!魂淡!!!老娘忍着自己内心中悲鸣的哭泣声,大声的喊着。

老娘都这么洗白白了,你特么如果现在还能忍住的话就不是男人啊啊魂淡!

赶快脱光衣服——老娘这次不直接踹碎了你的小弟弟,老娘就不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啊啊啊啊!!

「不过」突然鬼畜男顿了一下。似乎想道了什么的样子。

随后下面这句话直接让老娘一口鲜血喷出。

「要不要拿个绳子把这个贱【哔——】绑成龟甲X呢?不然万一醒了不糟糕了啊。」

魂淡啊啊啊啊啊啊啊!!

泥煤老娘我都到了这种地步了?还要捆绑?!!

M型开腿?龟甲X,老娘不由的想起第一周目——自己一动不能动,屈辱的被这鬼畜男玩弄的情形!

真变成那样,老娘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啊啊啊!!

老娘都这么的洗白白的躺在床上了!!

老娘都这么呼唤你上了我吧,上了我吧!你竟然想要玩捆绑Play?!

你特么有没有人性啊啊啊啊啊

你特么是不是男的啊啊啊啊

你特么是不是男的啊啊啊啊!!

老娘在心里不住的大喊着。

 

不行,如果现在直接睁开眼踢过去的话——十有八九还是被这个黄金十年的右手给拿下。

但是,如果现在不睁开眼的话,如果真的被绑起来的话,那么老娘还是只有死路一条啊啊啊啊啊魂淡!

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一瞬间,老娘的那凌驾于世人之上的智商快速的运转起来。

一瞬间想出了一个方法,不过这样的方法却引起了脑袋中的激烈的大辩论!

——未鸟脑补的分界线—–

出场人物:

天使未鸟(相貌:未鸟的天使装,全身笼罩在一层白色的水手服头上带着一层光环,黑长直,看上去就让人有种温暖和治愈的感觉(请看本御坂另外一本书《那是世界之外的守望》的主角和其封面))

恶魔未鸟(相貌:未鸟的恶魔装,露肚脐,绝对领域,银白色的秀发上带着一个小巧的女王冠,穿着黑色的皮衣,手上拿着一个皮鞭,并且牵着两个绳索让两个奴隶给自己舔jiao(请看本书的封面))

下面是对话。

天使未鸟:

「这个方法真的行么?这样节操不都掉光了么?」

恶魔未鸟:

「你还以为你的节操有剩么?不早没了?」

天使未鸟:(忧心忡忡)

「不,我的节操还剩很多的。可是这样的话,你的节操可是一点都没剩了啊」

恶魔未鸟:(不在意)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一直都这么无节操过来的!不然怎么冲到推荐榜前十的啊。」

天使未鸟:

「推荐榜前十?那是什么?」

恶魔未鸟:

「嘛,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据说冲到前五会召唤神龙哦~」

天使未鸟:

「诶诶诶?!真的么?」

恶魔未鸟:

「真的真的!真的不能再真,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拿出你手中的推荐票,投出去吧!前五的话,奇迹会出现的!」

天使未鸟:(小声)

「那个….」

恶魔未鸟:(兴奋)

「如果你不相信奇迹,至少请相信老娘的节操!要知道老娘是立志成为女王的妹子啊啊!老娘怎么可能骗你们?!」

天使未鸟:(小声)

「那个…」

恶魔未鸟(越来越兴奋)

「老娘用老娘凌驾于你们之上的智商像你们保证——前五一定有神龙的!请放心!」

天使未鸟:(怒了)

「那个!!!!!!!!!!!」

(天使未鸟飘到恶魔未鸟前面,死死的大喊。)

恶魔未鸟:(吃惊)

「诶?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天使未鸟:(怒气冲天)

「未鸟我一直在这儿啊啊啊啊啊!魂淡你走题不知奥走多远了啊!快给跟我回去治疗!这次必须要请杨教授过来使用电击疗法了啊!」

恶魔未鸟:(害怕)

「诶诶诶诶!真的要电击疗法了么?」

天使未鸟:(怒气冲天)

「谁叫你放弃治疗的!」

恶魔未鸟:(害怕)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面是两只卖萌未鸟的分界线——-(记得要投票哦~恶魔未鸟说)—

老娘一直保持0.0傻眼的状态10秒钟终于愣神过来了。

看来..也许,大概,似乎

必须要彻底的无节操一次呢啊啊啊啊啊

让老娘丢掉所有的节操只求翻身把歌唱啊!

就在鬼畜男拿着一条绳子慢慢走过来的时候。嘴里不住的奸笑着,似乎想着怎么捆绑最羞耻什么问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彻底把节操扔出去了啊啊啊!!!

老娘双手一抖动,秀发一飘摇,眼神一迷离,小手指就伸进了小河中。

一边抚摸着一边喃喃自语,做迷晕状。

「谁…谁都行…快….快进来…快…快一点」

老娘的全身一瞬间被潮红色包裹,声音带着哭腔,小河顿时将手指紧紧包裹,一张一合就好像在呼唤着什么有生命的东西一样。

老娘这么敏感绝壁不是老娘的错!!!是那个XX合欢散的错!

啊——XX合欢散已经有解药了——

那就是老娘装的这么敏感的样子!其实老娘是X冷淡!没错,老娘就是X冷淡,什么潮红色啊,什么娇喘啊,什么收缩啊全特么是装的——

老娘嘴里喃喃自语着。

「快点…欧尼酱…快点….最喜欢的欧尼酱…欧尼酱的XX最喜欢了….啊啊…欧尼酱….我的王子….王子殿下….欧尼酱…」

老娘彻底不要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就不相信你这个鬼畜欧尼酱能忍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欧尼酱…就是那儿..欧尼酱的XX真是X…欧尼酱…最喜欢了…欧尼酱不在身边…未鸟,未鸟…未鸟我..真的..真的…」

「欧尼酱..你..你快..快进来….快一点…就这样…未鸟..妹妹…我…快..快去…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

对面某个鬼畜男的鼻血瞬间喷出,手上的绳子迅速掉到地面上。

「不行了….不行了…这贱【哔——】太【哔——】了,竟然想着老子自X?!」

鬼畜男此时也顾不得掉到地上的绳子。

急忙爬到床上,猴急猴急的解开裤腰带。

露出那个早已经笔直笔直的可怜的小蚯蚓。

然后双手抓住老娘的双腿——

准备一个冲刺进去——

「妹妹..未鸟..欧尼酱我…」

「来拯救你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