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急匆匆的敲门声吵醒。

凛厌烦的动了一下手指,然后把被子拉上盖住头。

不过敲门声不仅没有停息,反而更加激烈,响了很多下。

被吵的没有办法,凛晕晕乎乎的砸了一下嘴,闭着眼摸索着拖鞋穿上,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头发乱成一团,嘴里嘟囔着。

「太早上的,吵死了。白痴么?」

虽然时间早已经到了正午,但对于凛来说这样的时间段还相当于五六点的清晨,脑袋相当晕乎。

是催水电费的?房租的?还是推销保险的。

不管是哪个,自己现在都身无分文。

「妈的……」

凛一想起这些心情就变得更加不快,脸压得很垮,恶狠狠的打开门。

但出现在门口的人却超出了凛的预想——那个家伙。

「中午好,凛前辈!」

立川爱站在门口,歪着头,背着一个红色的学生式的双肩包,嘴角弯曲,露出灿烂的笑容。

凛一脸愕然的盯着对方几秒,嘴里啐了一下,一句话没说便阴沉着脸用力把门关上。

「等——等一下,凛前辈。」

爱急匆匆的按住门说。

还没等爱说完,凛就啪的一下把门重新关上反锁,烦躁的往房间走去。

糟透了,那个家伙怎么找到自己的住址的。

Loser告诉她的?那个白痴。

回到房间里,迅速趴在床上,在两个耳朵中塞上耳塞,完全无视外面女高中生的敲门声,幸福的睡个回笼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是几个小时以后了。

外面的光线早已变得昏黄,透过玻璃照射在房间里,染上夕韵。

打开手机,时间显示在下午6点12。差不多睡了12个小时。

现在这个点才是凛正常生活开始的时间。

「先吃什么呢……」

凛穿着拖鞋,摇摇晃晃的走到抽屉处打开,发现只剩下一些薯片的袋子了,里面什么都不剩。

啧。

少女厌烦的砸了一下嘴,看起来必须要出门买一些了——还有最后的2000円,今晚随便买点便当好了。明天再去和Loser借点。

在口袋里塞上一包Caster的女士烟,换好鞋。

「出发吧。」

打开门的一瞬间,一个一直蹲坐在门口的少女突然站起来,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语气轻快。

「晚上好,凛前辈!今天,我可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呢!」

立川爱的表情就好像是等待被夸奖的小狗一样,对着凛摇着尾巴示好。但凛在看到这家伙的一瞬间,心中就好像吃了什么过期食物般恶心难受,语气也变得不快。

「滚。」

为什么出现在这?昨晚给的一巴掌还不够么?

「凛前辈,现在要去哪里?难道是要去吃晚饭么?」

虽然被说滚——但爱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一直微笑着插话。

「我不是你的凛前辈,你认错人了。」

凛低着头,推开爱否认。

「就知道凛前辈会这么说,我今天特意查了学生手册,凛前辈的照片在上面呢。」

「啧。」

凛不快的砸了一下嘴,越发感觉面前这个女的让人烦躁。

「快滚。不准在我面前出现。」

「我知道学校旁边有几家比较好吃的便利店!凛前辈要不要去吃一下试试,只要吃过一次绝对会喜欢上的,我保证!」

立川爱似乎将凛说的那些恶话全部不放在心上,像是个小学生一样双手扶着双肩膀的背带,跟着凛的步伐寸步不离,在旁边一直说着。

凛皱着眉头,思考着在这里揍她一顿被人看见的后果后,姑且还是选择了忍耐。

不过步伐越来越快,想将后面少女甩远的心思非常明显。但立川爱却意外的强气,哪怕一边喘着气,也要追上来,跟在凛的身后寸步不离。

「话说凛前辈今天一天也没有上学吧,这样不可以的!万一因为出席天数不够无法毕业怎么办?!」

白痴,那种事情为什么要轮到你跟我说教?

看着多管闲事的立川爱,凛的表情越发的烦躁,低声的发出声音。

「白痴,我叫你滚你没听到么?!」

「啦啦,前辈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呢。」

立川爱似乎已经决定无视到底了,别说害怕,脸上反而露出轻松写意像是逗小孩的笑容,离凛更近了。

「妈的!」

像是脑袋中的某根弦断了,凛终于没有忍住,转过身子,将爱压在旁边的墙壁上,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爱的脖子死死掐住,语气带着嘲讽。

「你是想死,还是觉得我不敢弄死你?」

爱的背脊一瞬间重重的撞到墙壁,痛的无法呼吸,然而几秒种后嘴角却扬起了笑容,歪着头语气显得轻快。

「如果凛前辈真的想杀我的话,刚好想死一次看看呢。」

似乎早都预料到了会这样,立川爱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畏惧,一直带着相同的微笑。

这样的挑衅般的微笑,这种笃定不会被杀的口吻——让凛越发愤怒。

右手用力,紧紧摁在爱脖子上的颈动脉处。

「真的这样认为?」

「凛前辈……不会杀的……」

但立川爱却丝毫也没有松口,哪怕因为氧气不足张开嘴大口喘着,也并没有说半分弱话。

「白痴,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凛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因为被小看而出离愤怒了。

手中没有犹豫,更加用力的捏住爱的动脉,自己知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掐法真的可以让人窒息身亡的。

而立川爱却打定主意一声不吭,哪怕脸上因为缺氧和血液无法循环而泛出血红色,表情也因为痛苦而扭曲,但却紧紧咬住嘴唇,硬是一个字不说。

就这样僵持了20秒左右,在凛感觉到再这样下去爱说不定真的会死在这儿的时候,无奈的啐了一下,用力的将立川爱摔在墙边滑落,俯视着爱一脸不爽的说。

「滚。不许再跟着我!」

而爱仰着头,看着这样的凛反而吃力的笑了。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边摆出V的手势,嘴角扬起笑容。

「这次,是我的胜利呢。凛前辈。」

——

风铃声响起。

「谢谢惠顾!」

走出便利店后,售货员爽朗的笑容还依然在凛的脑海中念念不忘。

一个天妇罗的便当居然1200円,怎么不去抢钱。

糟透了。

这样下来,明天就得去找Loser借钱了。真是糟透了。

「凛前辈,今晚就吃这个就足够了么?不会吃不饱么?感觉这个分量并没有多少——要不要我再推荐几家餐厅,味道一定比这个速冻便当好吃。」

不过比起没钱,更糟的是旁边的家伙。

立川爱从刚才开始就像只蚊子一样跟着自己一直嗡嗡叫,总是说着一些让人非常不爽的话。

「白痴,能不能给我闭嘴!」

「在前辈答应下次去学校之前我是不会闭嘴的!」

爱的语气就好像小孩子闹别扭一样,噘着嘴。

看着这样的爱,凛竟有些无语,深呼一口气,眯成一条缝的猫咪似的眼睛中绽放着绝说不上是好意的光明,在黑夜中冷冷盯着爱。

「为什么,要缠着我。对你来说,什么好处都没有。」

「好处?」

爱迟疑的重复了这两个字。

「和我在一起,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和利益。我不会给你钱,也不会教育你什么,你应该明白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种人——什么充满正义感的不良少女这里根本不存在。」

「所以,给我离开。不要再接近我。」

凛少有的按捺住性子,停下脚步,对着身前的爱严肃的说。

在凛的世界里,任何人做任何事情一定都是有利益关系的一种交易。自己给别人上,别上给自己钱是金钱交易;和Loser的交往也是给他录像带,他给自己客人资料的交易;哪怕在那个不良团体,也是老大曾经帮了自己,现在自己需要帮回来的交易。

所以,对于凛来说,爱这样的行为真的无法理解。

「好处?利益?目的?」

听到凛的话,爱表情像是愤怒,像是悲伤,激动的反问。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寻找了凛前辈这么长时间,只想陪伴在凛前辈的身边,因为不想让凛前辈再独自一个人,不要再被学校其他人误解——这就足够了。」

听到这些话,凛竟然想要笑,像看到电视中最无聊的那种说教一样,让人心中不屑,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冷淡。

因为突然明白,自己和面前这个人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也不可能相交,永远也不可能互相理解。

「我再说一次——给我滚。」凛失去耐心,用命令性的语句。「他们没有误解,误解的是你而已。我只是个人渣,废物。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立川爱抬起头,脸上浮现出坚毅的神情。

「才不是,前辈才不是人渣,废物!我明白的!」

凛没有说话,但细长的眼眸却向上弯曲,像是嘲讽的说「你都明白我什么」。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不明白的是前辈自己而已!」

爱抬起头,像只小动物一样仰视着凛,眼神却非常坚定。

「其实在学校里,像我这样的受欺负的人被前辈帮助的还有有很多!只是前辈自己不知道,不,潜意识里装作不知道而已——不论前辈怎么断言自己,我都相信真正的前辈就是充满正义感的好人!」

「所以,想和这样的前辈成为朋友!想和这样的前辈一起走下去!」

爱大声的说出来,大概是想了一晚上吧,最后得出这样的答案,此刻的爱没有一点点的迷惘。

哈。

朋友?那种东西自己怎么可能需要。

凛的眼神越发的冷酷,嘲笑的神情也越来越明显。

那种被愤怒压制的心情也逐渐淡去,留下的只是彻彻底底的阴暗和肮脏。

还以为这个家伙可以说出什么呢,果然只是这些陈词滥调么。是心里真的这么想,还是故意这么想想感化自己把自己装成圣母玛利亚的样子,凛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明明白白清楚的是,眼前这个人是个白痴这件事实。

正义感?怜悯弱小?

这说的都是哪个次元的自己。

凛轻轻呼出口气,捏了捏手,猫咪似的双眸中潜藏着深深的卑劣和恶意。

没有回答立川爱的话,反而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联系人那一栏满满的超过150个,都是曾经援交过的。

凛从第一个人名开始轻声的自言自语,声音很小,也像是对立川爱倾诉。

「呐,这个家伙的玩意很小,在我遇见的所有东西中,算是最小的,干什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像是插了根豆芽菜。」

「还有这个人,和这个人做的时候需要穿上他准备的内衣——那些内衣真是变态。上面下面几点要全部露出来的。」

手指往下翻,对于每一个联系人上出现的人民,凛都轻笑着点评。

说出来的话都非常的肮脏,下流。

……

「这个人的体重很肥,也有着很重的体味,被压上去的时候还以为要死掉了呢。」

「啊,这个家伙我记得。是个富豪,给的钱多,记得是什么大公司的老板,那一次给了10万円的小费,赚大发了。不过嗜好也很恶心,居然喜欢被舔屁眼什么的。」

立川爱的表情从不明所以,变成惶恐不敢置信——也不过几秒的时间。

应该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吧,但是作为女人的直觉,能感觉到凛现在在说的是什么。

也正因为此,才觉得不敢相信,无法相信。

爱一步步的后退,摇着头。

「凛前辈……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

「什么?」凛歪着头抬起,嘴角扬起天真的笑容,那笑容此刻却显得无比肮脏和嘲讽。「和我上过床的男人啊。」

「上床……」

对于爱来说,大概以前只在电视中小说中看到听过的词,真真白白出现在现实中。

少女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盯着凛。

凛放下手机,冷笑的盯着爱。

「你所向往的,追寻了这么长时间,想要成为一生挚友的女人——

只是一个婊子而已。」

婊子。

这样最侮辱性的词语清清楚楚的都凛的嘴里说出,而且说的是自己。

没有多少的愤怒,只是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也正因为如此,让爱将近一瞬间崩溃。

「这就是你一直坚信的真相而已。我只是一个婊子,无法承载你的梦想和希望。所以不要再跟着我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就是现实而已——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我的,但我就是这样的人而已,肮脏下流卑劣,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了。和你根本不在一个世界里。明白了么?大小姐。」

「不……不可能,为什么会为了钱做这种事情……」

爱的表情满是不可思议和惶恐。

「第一次……第一次应该留给喜欢的人才对啊。」

「喜欢的人?第一次?你是白痴么?爱情什么的,在金钱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呐,我告诉你,我的第一次,价值13万円,后来用这笔钱买了游戏。」

凛走到爱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用手戳着爱的额头,语气阴冷而嘲讽。

「有钱的话什么都能买到,不管是喜欢的人还是游戏还是什么爱情?现在趁着年轻多赚点有什么不好?」

「啊,看吧,如果我有钱的话,今晚就不用吃这个1200円的便当,可以去吃刺身,寿司等好东西去了。」

将心中的阴暗面全部吐出来的时候意外的有点爽快。

「赚钱的方式有许多吧……凛前辈,为什么要通过这种事情……」

看着爱目瞪口呆的表情,凛觉得非常的愉快。

「因为简单啊,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伪装,躺在床上张开双腿,等男人把东西插进来,快的话3分钟就可以搞定,5000円10000円说不定就入手了。有什么不好呢?」

凛自己都能想象出自己现在是一副怎样的丑陋嘴脸,对于一个女高中生大概就是肮脏黑暗的具现化吧。

「不可能……这不可能……」

大概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爱不敢置信的盯着凛,重新上下打量凛,捂着嘴。

「总之你只会过家家而已,什么坚贞的爱情,什么山盟海誓——那种东西还不如一张福泽谕吉来的现实。」

凛的表情越发的阴冷,轻声的对着爱说出这些话。

「无法相信吧?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种人,怎么会有我这种肮脏,下流,臭不要脸的婊子——不知世事的大小姐。」

轻轻的敲着爱的脑袋,爱一步步的后退,没有回复。

「但是,这就是事实,我就是这样的人。为了一张福泽谕吉可以毫不犹豫出卖自己身体的人,和你这种把第一次留给喜欢的人完全不一样。」

「所以结束吧。你不应该和我在一起。」

「前辈,凛前辈……这不是真的……」

爱此刻的神情就好像整个世界在眼中崩溃了一样,拉着凛的衣角,期待着凛说出这些都是骗人的。

「滚。让开。」

凛却伸开手,将爱从前面拨开,擦肩而过的瞬间。

「你所寻求的人,你所寻求的梦想;

这里——什么都没有。大小姐。」

冷冷的话语将爱整个世界破灭。

爱立在当场,无法动弹。

凛看着这样的爱,却轻声的笑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