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鬼畜欧尼酱准备将小蚯蚓塞进去的时候。

老娘邪邪的笑了。

没错!!!!!

就是现在!!!!!!!

终于到了老娘的回合!!!!!!!!

老娘迅速的抽回正在被鬼畜男扒开的腿——

睁开眼睛。

鬼畜男似乎有些诧异,愣了楞还没有反应过来。

继续将下身压了下来,哪怕已经没有小河在等待着。

老娘邪邪的笑了起来,这是老娘用自己毕生所有的节操换来的唯一一次机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后,狠狠的蹬出了脚。

「魂淡!!!!!!!!!!!!!!」

「去死吧你!!!!!!!!!!!!!!!!!!」

看老娘的上天入地唯我独尊八荒六合断子绝孙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使是这个修炼了十年黄金空手道跆拳道柔道太极拳八卦掌和格斗的终极史莱姆,第一个大Boss,鬼畜碓冰拓海也没有想到下面的这只已经脱光光洗白白的小白兔竟然在被X前的一瞬间突然醒过来?!

鬼畜男依旧愣在那儿,笔直的挺着自己的小蚯蚓。

而小蚯蚓则很好奇的面对着迎面而来的老娘的纤细的小脚,调皮的笔直笔直的抖动了几下。

似乎还没有看清楚现在的情况。

老娘嘴角弯曲的弧度越来越大,最终放肆的笑了出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啊啊啊啊啊!!这只混账的破了老娘19X的小蚯蚓啊啊啊啊啊啊!!

下面用慢镜头回放。(部分镜头因为过于和谐,所以用一些替代画面代替。)

第一秒钟。

小蚯蚓和小脚相距3厘米。

第二秒钟

小蚯蚓调皮的向上翘动,似乎对小脚示好,小蚯蚓上面的一个嘴巴一张一合,似乎非常可爱的卖卖萌。

第三秒钟

小脚完全不管小蚯蚓的示好,继续往前冲。

第四秒钟

小脚恰好死死的冲到上翘过程中的小蚯蚓中。

第五秒钟

(声音拟态词)啪嗒

第六秒钟

小脚碾压蚯蚓后,冲势完全不减,继续带着一股勇往直前的步伐

死死的压在小蚯蚓下面的鸡蛋上面

第七秒钟

(声音拟态词)啪嗒

第八秒钟

请欣赏法国美景。

根据情况,变更播出的节目。

一个游轮漂流在法国塞纳河之上,上面回响着优美的曲子,船上面刻着。

Nice/Boat

第九秒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畜男狂叫一声。

被老娘的两只注定凌驾于人类历史的小脚直直的踹飞。

撞到了墙上,然后软绵绵的掉了下来。

并且此时

小蚯蚓呈现一个非常诡异的弯曲的角度。

剩下则是一片四处溅射的蛋清和蛋黄。

为了以防有人不知道小蚯蚓到底怎么弯曲的,老娘觉得自己有必要用自己那凌驾于世人之上的智商比喻一下。

比喻1:

「贾君鹏——你特么再不回家有如这只筷子!!!!」

一个更年期妇女对着自己的儿子狠狠的把筷子折成了两半。

明明是一个直的筷子,却从中弯曲了。

明明是一个直的筷子,却从中弯曲了。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

比喻2:

物理课上

「今天我们要上光的折射。」

「你们看,我把这个筷子放在水里,你们觉得筷子怎么呢。」

一个中年人和蔼可亲的对着下面的一群少年这样说。

「筷子折了!!!」

一群熊孩子异口同声的说。

明明是个直的筷子,却折了。

明明是个直的快乐,却折了。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

老娘此时眼中看到的仿佛是那和谐之后的画面,一个被打碎的蛋,和一个折断的筷子。

于是,老娘深呼一口气。就这样光着身子站起来。

双手插着腰,即使某些部位被这个人看见也没关系了。

因为小蚯蚓已经断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带着无数的心酸了苦楚,老娘仰天大笑。

「你这个魂淡终于被老娘阉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的处X膜终于成功的防卫到最后了啊啊啊啊——

就在我说完的时候,一直躺在床上的史莱姆微微动了一下。

老娘顿时惊呆了,这样还没死?这不科学?!

与此同时,鬼畜男慢慢站起来,动作极度缓慢,脸色狰狞而扭曲。

仿佛从地狱中爬起来的一样。

鬼畜男额头上不断涌现出无数的汗滴,脸色越发的苍白。

看了一眼自己碎了一地的蛋,和扭曲到一个诡异角度的小蚯蚓。

愣了楞神。

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碎蛋捡了起来,双手捧在手心,看了几眼。

老娘看着动作十分之诡异的鬼畜男毛骨悚然,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随后,鬼畜男看着自己的碎蛋从手指缝中留下。呆呆的就好像捧着什么沙漏一样。

眼神是如此的忧伤,以至于没有蛋蛋的老娘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忧伤。

然后鬼畜男看着鲜血和碎片流光,之后用右手托了托自己的断裂的小蚯蚓。

在碰到的一瞬间,鬼畜男脸越发的扭曲,大概是被痛死了吧。

可,真不愧是训练了十年黄金的鬼畜男。拥有的决心和毅力,怎么是常人所能比得上的!

所以!

即使是这样。

即使是这样!

咔哒一声!!

鬼畜男竟然把小蚯蚓硬生生的扳倒了正确的地位上。

鬼畜男额头上大汗淋漓,手不敢放开。

良久,看起来小蚯蚓看起来似乎很正确的样子时,才把手缓缓的放开。

然后。

然后。

啪嗒一声!

小蚯蚓前端顿时顺着重力作用垂下去了,但是后端却依然笔直。

总之,筷子又折了。

老娘看的满头大汗。

鬼畜男脸色越发的苍白,随后把小蚯蚓重新接上去。

咔嚓一声!

然后放手。

啪嗒一声!

筷子折了。

接上去。

咔嚓一声!

放手。

啪嗒一声!

筷子折了。

如此循环。

直至鬼畜男确认这双筷子是真的不能用了。

老娘越发的满头大汗。这货简直碉堡了啊!!这货简直碉堡了啊啊啊啊!!魂淡!!

都这样了竟然还有这等生命力?!!!!!

鬼畜男面无表情。满脸严肃。苍白的仿佛僵尸。双眼深深凹下。

然后。

抬起头来。

面目逐渐变得狰狞。

额头上发出肉眼可以看见的黑化气息。

我越发的恐慌。这只史莱姆还要临死进化反扑了么!?

魂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都已经比老娘等级高这么多了!!!再进化来让不让老娘有活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史莱姆额头上的黑气越发越剧烈,

好像从99级直接蹦到了999级了————

上帝啊啊啊啊啊啊,软件啊啊啊啊啊。

不能这么玩老娘吧。

老娘弱弱的越发退后,颤抖着。

随后。

鬼畜男抬起头。

张开嘴。

深呼一口气。

脸上浮现了一种惨白的笑容。

「赔…」

鬼畜男的声音完全没有半点儿感情,听起来就好像从地狱中复活的一样。

「什么….」

老娘小心翼翼的问,如果不是贵重的东西配一下也可以的。

算老娘认输了,求史莱姆赶快回复正常啊啊啊啊!!

鬼畜男,张开口,似乎从肺里发出声音死的。

声音顿时想遍整个苍穹。

「赔我的蛋蛋和XX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畜男全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缓慢的站起来。

周围不断缓缓盘旋的黑色气息不断在鬼畜男身边流动。

鬼畜男伸出手,就好像要抓住所有的黑色气息一般,低着头,狠狠的在旁边的墙上砸了一下!

随着猛烈的“咚”的一声,无数石灰散散落下,甚至整个墙壁裂出了一条条黑色的裂痕。

裂痕就好像蔓延的蜘蛛网一样,不断的向前满前着。

速度非常的快,似乎一瞬间就好像要冲到我这边了。

这直接惊呆了老娘和老娘的小伙伴们啊啊啊啊啊!

科学君啊!你又去哪淘气了啊啊啊魂淡!

怎么看这都太魔法了吧魂淡!!!!!

一拳砸裂墙壁是人能做到的事情么?!是人能做到的事情么?!

而从裂缝尽头则是甚至可以用肉眼看到的黑色气体。

黑色的气体不断的盘旋上升——似乎带着狰狞的笑容。

「未鸟,是你逼我的…」

鬼畜男低着头,淡淡的说着。

似乎看不清鬼畜男的表情,但越是这么的平静,老娘的双腿就不断颤抖着!

「别,别过来——」

老娘一边颤抖着,一边赶紧掏出一开始准备的匕首,用匕首指着这个黑化男。

「你过来的话——我就,我就」

老娘一边退着,一边想着言语,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颤抖,感觉似乎立刻马上就快哭出来了。

「你就怎么样?你这个贱【哔——】啊啊啊啊啊」

鬼畜男突然抬起头,看到的不是一如既往的那张帅气的脸,而是因为出奇的愤怒,极度的疼痛以及无法抑制的欲望混合而成的一张无比扭曲的脸。

声音不是以前那种敦厚的男声,而是满是暴虐!疯狂!扭曲的那种尖锐的声音。

即使是以前黑化的千万分之一也丝毫不必上这次的一分一毫。

「怎么样啊啊啊!你这贱【哔——】想怎么样啊?!!!!!」

鬼畜男慢慢的想我逼近着,脸色煞白的就好像从地狱中回来的一样。

右眼睁得很大,左眼在右眼的压缩下却又显得很小。下一瞬间,左眼又睁得很大。

嘴巴裂开成一条圆弧形,大大的张开。红色的舌头伸出着,就好像一只饥渴的狂犬一样不断允吸着什么。

下半身的蛋蛋依然不断在滴着血,明明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必须死掉的伤势,鬼畜男却直接将其无视了,除了从额头处不断涌现的巨大的汗滴之外竟然看不出丝毫疼痛的感觉。

「别…」我一边拿着匕首指着他,一边不断后退,嘴里的声音越发的颤抖。

就好像下一瞬间就快哭出来一样。

「别过来——我,我错了还不行么?」

「错了?」

鬼畜男似乎听不懂这两个字似的偏了一下头,嘴里的舌头越发的伸出,发出不屑的冷哼声。

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狰狞。声音变得越发的尖锐。

「错了?你他X的错个XX啊!!!!!!!」

鬼畜男一步步的向我这边迈进,不断把我逼近房间的拐角处。

「我…我真的..」老娘一边双手握着匕首指着鬼畜男,一边声音越发的颤抖「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你这贱【哔——】!!!!!」

突然之间,鬼畜男右脚微微抬起,随后快速的往这边跑来。

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鬼畜男突然加速,甚至都在我没有看清楚鬼畜男的动作的时候,鬼畜男就剩下一层淡淡的身影。

「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感觉从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贱【哔——】!!!!」

鬼畜男在冲过来的一瞬间,瞬间一个飞踢,脚在空中转过一个华丽的弧度,然后带着无尽的速度无尽的怒火,直接把我的手臂击中。

「啊啊啊——」手一时没有忍住,抓住匕首的双手猛然松开,然后匕首在向上的冲力面前直直的飞去。

我急忙伸出手,想重新抓住这个匕首。

鬼畜男在我之前的一瞬间,就好像一个恶魔完全不给我半点希望一般,在我手即将触及匕首的一瞬间,鬼畜男的手抓住了。

仿佛那只手遮住了天空一般,一瞬间将我的所有希望遮挡住了。

「贱X,我说过要玩死你的——现在轮到表演时间了。」

在鬼畜男抓住匕首的一瞬间,在我的耳边仿佛低楠似的低声的说着。

「不要啊啊——」我眼睁睁看着唯一的匕首被鬼畜男抢到,双手继续往前伸着——明明已经知道来不及了。

「啊哈哈哈」鬼畜男将匕首转过来,迅速的刺过来,甚至只在我双眼闪现过一段幻影的时候,匕首抵上了我的喉咙。

「啊?!!!!!」我甚至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不住的有些紧张的后退了一下,然后脖子碰到了匕首,渗出了一丝血迹。

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的系统处X膜被破能穿越,不代表挂了也能穿越啊啊啊啊——

我紧张的一动不动,生怕触怒了鬼畜男之后,直接把我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贱X被自己的武器这样抵着的感觉怎么样?!」

鬼畜男狰狞的将脸靠近,然后张开那张穿着粗气的嘴巴,伸出舌头,就好像狗一样狠狠的在老娘脸上舔了一口。

脏死了啊啊啊啊啊——魂淡,你竟然,竟然敢这样对我!!!!!

老娘无比厌恶的在心理喊着,脸上却一点儿表情都没有露出来。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了!!!!大不了就再来一回啊!!!!赶快上了我啊——啊,你没有作案工具了。

 

 

「张开嘴!贱X」

鬼畜男似乎舔了一口不过瘾,继续用匕首抵着我的脖子,然后恶狠狠的说。

我厌恶的看了一眼鬼畜男。

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娘忍着!

「不错不错——」

看我乖乖的长了嘴之后,鬼畜男似乎非常满意的奸笑着。

「贱X闭上眼睛——」

老娘继续忍着!!!!

就在老娘闭上眼睛的瞬间,一个如同泥鳅一样的东西伸进我的嘴来——

我顿时一惊,反射的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因为狰狞而扭曲的脸就在我的面前。鬼畜男同样闭着眼睛,而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这鬼畜男竟然!!!

「呸呸呸——」我急忙闪躲着舌头,在狭小的空间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舌头碰到他——

「给我好好的吸——」大概看到我不情愿的闪躲,鬼畜男顿时不乐意的把舌头伸出来,然后加大了用匕首抵着脖子的力度,我急忙后退了几步。

鬼畜男这样厉声的说着。

老娘继续忍着——看着也许就在下一秒钟刺进来的匕首,老娘只能这样想着。

「现在重新开始!!」

鬼畜男重新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而这时我必须,老娘必须,立志成为女王的老娘必须要给这个鬼畜男吸吮舌头。

我甚至都感觉到双眼中不断有着屈辱的泪水裹在眼眶里,流不出来。

感觉鼻子越发的发酸。

嘴巴里的舌头就好像一个死物一样,呆呆的呆在老娘的口腔中。

我忍住一股发自内心的厌恶,强迫自己的舌头和鬼畜男的舌头圈在一起。

微微比我硬一点,微微比我大一点。

然后将舌头在这个鬼畜男的舌头上面卷到下面,时而从口腔深处深深的吸动,时而让口水搅拌在一起。也越发的感觉到鬼畜男的气味。

如果从外面看的话,一定有很多口水从我的口腔周围渗出。

鬼畜男的舌头也从刚开始的和死物一样也逐渐和我纠缠在一起,一种硕大的吸力将我的舌头卷住,然后强烈的允吸着我口腔的汁X。

「啊——」

突然间我感觉到胸部有一种强烈的触感,虽然被大力的搓揉着。

随着胸部的触感,口腔的这舌头也越发强烈的允吸着。

我越发的感觉有些屈辱,两行泪水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流出来。

明明是立志要做女王的妹子,还把这个史莱姆给废掉了,为什么还必须这样。

「竟然哭了?」

突然之间,鬼畜男把舌头拿出来了,手上也停止了搓揉,而是有些诧异的说。

我也随之抬起头,看着鬼畜男那个陌生而熟悉的样子,不由的扭过了头,急忙用手抹了抹眼睛。

「你,你才哭了呢——老娘,老娘…怎..怎么…会哭——」

即使这样说着,也是带着哭腔的一边抽泣的一边说。

鬼畜男似乎也愣了愣。看着我哭泣的样子顿了几分钟。

最后笑了起来。

夸张的笑了起来。捂着肚子做作的,夸张的笑了起来。

「你不是很厉害么?你不是不X我么?你不是故作清高么?」

「现在还不是我叫怎么做就怎么做?!」

鬼畜男做做的大笑着——我愣住了一下。

随后仿佛一瞬间,鬼畜男的匕首就重新抵到了我的脖子上,目光中没有一点儿笑意,冷冷的,不带丝毫感情的说。

「给我跪下,不然我真的杀了你。」

「老娘——」我才刚说出两个字,匕首非常明显的往颈动脉前刺近了几厘米。

啊啊啊啊啊啊——老娘继续忍着就是了啊!!

老娘算是彻底认栽了,扑通一下,双腿跪倒在地上。

抬起头,双眼不屈的仰视着鬼畜男。

「啊哈哈哈哈哈哈——」

鬼畜男看着我跪下来的样子,大笑着说,笑容中的暴虐越来越多。

随后用一只手指挑起我的下巴,低着头,对着我的脸说,喘出的气体吐到了我的脸上。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因为厌恶而扭曲的面容。

「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赤果果的跪在地上,这样抬起头看着我,双眼还故意在发媚——你说你像不像一个发X的X犬

 

【此处再次被御坂和谐900个字..想去看的话,还是去群中吧~】

 

「你说——老子废了的话,如果你也废了的话,我们岂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老娘全身不住颤抖,越发的恐慌。

这货不是开玩笑,这货不是开玩笑!!

他真的是准备这样做的——

这个被废掉的变态真的是准备这样做的——

老娘不断摇着头。

真的,这次是真的从内心伸出传来一种阴暗的,害怕的情感。

瞬间将全身笼罩。

这次是真的,真的。

老娘哭泣的哆嗦着嘴。

「不要…求求你….不要——」

鬼畜男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似的,继续用匕首量着从那儿开切比较好?

「——不要啊啊啊啊啊!」

老娘急忙一把把鬼畜男推开,然后迅速的跑走。

「呵呵呵呵」鬼畜男没有生气,反而笑着,是那种凌虐的眼神看着一个待宰的小鸡不断扑腾着翅膀的那种笑容。

「你能跑到哪儿——?你说说?你这贱X能跑到哪儿.」

我慌忙的一边回头,一边不断奔跑着。

一不小心被一个布袋绊倒了。

「呵呵呵呵」身后是鬼畜男慢慢走进的声音。

「你慢慢的跑,不急不急——」

鬼畜男慢慢的往前走,眼神中全是那种浑浊的色彩,丝毫看不见那个碓冰拓海的半点痕迹。

什么东西啊 ——我有些恼怒的看着那个把我绊倒的布袋。

红色的礼包。

礼包——

那是?

铁X女系统的

新手大礼包?!!!!!!

一瞬间,脑袋中仿佛一道惊雷经过——

老娘突然响起了好像还有什么?

有一个东西好像完全忘记了————

对!!那个棒槌——啊呸,剪刀!

也就是说,老娘也好有个武器没有用?!

稍微定了定神,竟然到现在都没有想起来,是被直接吓傻了吧。

我急忙在心理默念。

「东方不败之剪刀!」

快点出现!快点出现!!这是老娘我现在唯一的方法了——

这个混账系统如果不起作用的话,老娘真的要死掉了啊啊啊魂淡!

不,比死还凄惨的多!

鬼畜男依然慢慢的走过来,依然一副彻底坏掉的样子。

还好,铁X女这个系统似乎关键时刻不至于掉链子什么的。

手中一阵闪烁,在很快的速度下从隐隐约约变成一个实体的棒槌的形状。

「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持着最后一个棒槌,闭上双眼,狠狠的往这个鬼畜男身上劈去。

大概是不起用的。老娘忍不住有些泄气,只是一个棒槌而已。

哪怕是把叫剪刀的棒槌,它依然只是个棒槌。

不会变成剪刀中的棒槌,也不会变成棒槌中的剪刀,更不会出现棒槌剪刀合体什么的超展开。

虽然是这样——虽然是这样——

老娘至少需要战斗到最后一刻啊啊啊啊——

这,这是身为我,未鸟,未来的女王的最后的尊严和荣耀啊啊啊啊啊!!!!

「为了蔚蓝而清净的世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睁开眼睛,狠狠的盯着鬼畜男。大喊的将棒槌劈下去。

老娘什么武功都不会,更没有训练十年的黄金格斗啊跆拳道了空手道啊柔道啊太极拳啊八卦掌啊什么的。

所以棒槌并没有转弯,而只是简单的直直的毫不掩饰的劈了下去!

鬼畜男似乎有些诧异,不知道从哪儿拿来这个棒槌的,但还是不假思索的伸手挡住——

鬼畜男邪邪的浮现出不屑的笑容,就好像嘲讽这样的直劈怎么可能击中自己一样。

双手做出空手接白刃的动作,连白刃都可以接住的武力值更别提一个棒槌了——

毕竟这是999级的最终史莱姆和人类巅峰的十年黄金武术啊!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让我们用慢镜头来看这一动作吧。

当老娘狠狠的直直的劈着鬼畜男。

鬼畜男嘴角依然是不屑的笑容,双手维持着一个空手接棒槌的姿势。

似乎立刻马上瞬间,棒槌就要被鬼畜男双手抢中。

但是!

但是!

在棒槌在砸到鬼畜男的一瞬间——

在鬼畜男目瞪口呆的情形啊——

棒槌自发的诡异的向下弯曲了一个弧度。

不是我这样使着棒槌弯曲,而是棒槌似乎有意识似的带着我的身体这样往下弯曲——

「唉?」

「唉?」

我和鬼畜男同时发出惊讶的声音。

鬼畜男双手依旧放在空中,依旧是一个空手接白刃的动作。

而棒槌,则带着我,缓缓的弯曲着,直到看见了鬼畜男的下半身。

没错,就是那个早已血淋淋的下半身上。

鬼畜男顿时脸色变得有些扭曲,急忙把手迅速的回收下来。

而,就在鬼畜男急忙缩下来的双手,和目瞪口呆的双眼,以及苍白的面孔下。

棒槌微微一顿。

随后带着老娘的身子稳稳的坐落在地面上。

娘双手持着棒槌,腰微微顿下,下半身立的很稳。

目标盯着前方不远处的蛋蛋君。

眼神越发的犀利,下盘越发的稳固。

然后右脚微微迈出,带动着手和棒槌狠狠的甩出一个弧度!

然后

嘭————————————————————————————————————————————————

只听到这样一声巨响后。

那个棒球君就带着持球人一起飞出去了。

看,我们看到了什么!

这个棒球飞过了一垒,二垒,三垒?!!

没错,竟然是?!

本垒打!!!!!!!!!

一瞬间,我脑袋中好像闪现出这样的画面。

而鬼畜男就带着飞出去的棒球(蛋蛋)一起——彻底的撞到天花板上。

从棒槌带着我转变直击的方向——到最后鬼畜男被击飞。

老娘一直维持着0.0的傻眼表情——

直到最后,鬼畜男狠狠的快速的撞到天花板的时候。

发出第二个巨大的嘭—————————————————————————————————————————————————————的声音后

鬼畜男就好像被扔出去的沙包一下重重的砸到地面上,发出一声冷哼后,就好像煮熟的大虾一样全身蜷曲着一动不动。

这时,老娘才反应过来。

难道?

我看看了不远处的一点没有动静的鬼畜男?

难道,也许,大概

我的鬼畜之旅加强版就这样结束了么??!!

老娘小心翼翼的慢慢走近,看着躺在对面挺尸的鬼畜男。

眼睛眯成一条线,脚谨慎的横着向前一步步迈进。

虽然如果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样的伤势怎么说也得挂了。

但是,这是鬼畜男啊!是那个被阉掉一个蛋蛋,从而进化成完美的无缺点的男人的那个鬼畜男啊!

老娘抱着十二分的小心,绷紧着神经,慢慢的靠近对面那边那个伪尸体。

鬼畜男的血液慢慢的到处扩散,嘴中不断吐着鲜血,胸部凹下去一大块,下半身彻底的变成一段血迹斑斑的烂肉。

即使是没有蛋蛋的老娘这样看起来,似乎都感觉到一阵蛋疼。

突然间。

鬼畜男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嘴里轻轻咳出声音来,每咳一声就咳出一口鲜血。

Uashdquhdacnuadyfhouadcl

老娘的大脑一瞬间死机。

这特么都不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魂淡!!

如果你还能进化成第三版鬼畜男,第四版鬼畜男然后再和老娘大战十五章的话,老娘的书评区明天就会爆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畜男仿佛就好像无敌小强一般,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随后右手撑在地面上,稍稍一用力,上半身便站起来了。

你特么到底怎么样才会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娘彻底的风中凌乱了啊啊啊啊啊啊魂淡!

这怎么看也不科学啊啊啊啊!你是丧尸么?你一定是丧尸吧?!!

鬼畜男慢慢的站起来,将胸口的打偏的肋骨安到正确的地方上。

随后轻轻咳嗽了两声,一口鲜血喷出来,全身上下全部都染上了血迹,即使这样,即使这样,鬼畜男依然顽强的站立着!!

感动里番十大人物——鬼畜欧尼酱!!!!

「咳咳…未鸟…」

鬼畜男慢慢的说着。

声音不是像第二次黑化那么的尖锐,而是变成一开始的那种敦厚的男声。

「咳咳….未鸟..」鬼畜男重复一句,一口鲜血继续喷出。

你特么身上到底有多少鲜血啊啊啊啊啊——全身上下不断冒血为什么就不会死啊魂淡?!

「未鸟….这不是开玩笑的啊」鬼畜男一副敦厚的声音教导我似的「如果不是我练过十年的跆拳道空手道柔道格斗太极拳八卦掌武术的话」

鬼畜男顿了顿,继续把一根错位的肋骨按上去了。

「我现在肯定死了!」

sasuuqhwdlqacn

老娘的大脑一阵乱码中——

就算你练过这么长时间的黄金十年,你特么现在也应该死了吧?!

肋骨老娘这样可以直接看到啊——一根骨头都戳出来了啊!!胸部上的肉都没了,下面的肉也都成了血?!

这样都不死——这是那些武术能做到的事情么?!!

老娘一阵头晕目眩中。

鬼畜男慢慢的走进来,脸色一阵红润,不知道是被全身的鲜血染上的,还是回光返照。

「你——你别过来?」老娘急忙把棒槌双手拿好,不断的后退。

老娘已经不敢上了啊魂淡啊!这怎么可能还不死啊魂淡!!!

鬼畜男邪邪的笑着,一摇一摆的走过来,走了一步,身上就一滩血迹。

老娘nimasdasjdhqiupdbwqepdnq?!

老娘大脑持续乱码中——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与其说是害怕还不如说是哭笑不得?

魂淡你至少要把你的肋骨塞进去啊,老娘连你的肠子都快看到了啊魂淡!!

「啊嘿嘿」鬼畜男一伸手,把肠子塞回去之后,继续邪笑着走过来。

就在我不知所错的时候,手上的棒槌突然动了一下。

很警觉的动了一下,就好像检测到什么东西一样——

然后一股大力从棒槌处传来。

「诶?!!」

老娘不断后退的身影一瞬间被棒槌带过去。

「诶?!」

鬼畜男还在继续塞肋骨中,抬起头一瞬间看迎面而来的棒槌,不由惊呆了眼睛。

棒槌带着我的身体快速的往前冲去。

手上的棒槌就好像完全黏住了一样,完全松不开手。

「诶诶诶?!!」

老娘瞬间用一种超出自己身体限度的极限速度快速的冲过去。感觉就好像被一匹马带着跑一般。全身就好像要散架了一般。

「慢,慢一点啊魂淡!!」

老娘顿时有点焦急的不断的大喊着。

「诶?」鬼畜男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看见老娘持着棒槌站在他面前。

继续!棒槌带着老娘站稳在地面上——

弯腰!收腹!持棒!

迈脚!甩手!

老娘顿时在棒槌的帮助下完成了这系列复杂的动作,目光犀利的盯着远处的破碎的棒球!

虽然棒球已经破碎了!但它仍然是个棒球!

「诶诶诶诶?!未鸟,等一下——」鬼畜男急忙伸出手想迅速捂着下面。

只不过,在鬼畜男缩回去的一瞬间,棒槌带着老娘就这样继续一甩手,一振臂!!——

碰————————————————————————

未鸟选手两次本垒打完成!!

破碎的棒球带着持球人迅速的往斜上方飞去——

然后狠狠的撞到天花板发出了第二个“嘭”的声音后,反弹回到地面上。

顿时鬼畜男全身就好像散架的沙包一样,什么肠子啊,肋骨啊,乱七八糟的器官全部出来了。

但!但尼玛即使是这样?!!

鬼畜男的手指顽强的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站起来。

神色悲哀的准备把肠子,肋骨什么的塞回原来的地方。

「诶诶诶?!」

就在此时,棒槌继续带着我飞过去——速度比上次甚至还要快!

就在鬼畜男还没有组装完成的时候。

棒槌狠狠的带着我站定在远处。

面前是那个完全不能称为棒球的棒球——

鬼畜男似乎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顿时放下了把肋骨组装回去的手,神色悲哀的看着我——就好像再说,老子都成了这样了?还不能放过我么?!

啊,抱歉。

老娘在心中这样弱弱的道歉了一句后

迈脚——振臂——挥棒——

咚!!!未鸟选手3次本垒打完成!!!

鬼畜男砸到天花板上再咚的一声砸了下来——

然后地面上继续溅起了一层非常新鲜的鲜血——

鬼畜男的手指继续动了一下

dasudhoidlsadkjasdas

老娘顿时风中凌乱了。

这次甚至都没有等到鬼畜男站起来。

棒槌快速的带着我冲到了鬼畜男的面前。

我身下是全身上下有如一滩碎肉的鬼畜男。

然后棒槌狠狠的抬起。

咚!!!!!!!!!!!!

然后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锤子一般,狠狠的锤在鬼畜男的下半身上。

顿时一股腥臭的血液溅到了老娘的脸上。

鬼畜男全身顿时弯成一个弓形——嘴里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整个墙壁。

然后棒槌抬起。

继续砸!!

鬼畜男第二口鲜血喷出——

抬起——砸——

抬起——砸——

老娘被鬼畜男下半身的鲜血和嘴里喷出的鲜血溅了一身。

面无表情的拿着棒槌像一遍遍的重复的砸着下面的一层烂肉。

不是我不想放手啊,魂淡,是这个棒槌完全松不了手啊——

好吧,让我们用第三人称鬼畜的上帝视角看看这件事情的全面貌。

—————第三视角———-

地面上躺着一个尸体。

如果说这不是尸体的话,那简直没有任何东西称为尸体呢。

房间拉上了窗帘。外面的阳光隐隐约约的射进来。显得有点儿昏暗。

雪白的墙壁上染上一层红色的鲜血和斑点。

地面上则是一层将整个房间覆盖住的红色的血池。

在尸体上面是个赤身果体的少女。

少女黑色的秀发被鲜血溅成深红色。

少女清秀的脸颊处有着无数的鲜血痕迹,有的甚至都凝结了。

全身上下被不断溅射的鲜血染上了一层层的痕迹,看起来有种别样的诱惑。

少女面无表情。

面无表情的举着一个棒槌。

棒槌高高举起——然后狠狠的落下!

砸到了下面的尸体的下半身上。

顿时地面上的鲜血和尸体身上残存的鲜血完全溅射出来。

将本来狰狞的少女就像染上了一层红色。

少女继续举起棒槌——继续狠狠的落下!

尸体一次次的被砸——最后就好像成了一滩废肉一样。

少女依然面无表情的就这样砸着。

狠狠的砸着。

毫无人性的砸着。

将这个阴暗的房间中染上了一层凶杀案的色彩。

豆蔻少女为何持起凶器?妙龄年华为何变身杀手?哥哥为何屡遭虐待?为何死后仍然要鞭尸待之?究竟怎样的仇恨才能让少女一下堕落至此?究竟怎样的怒火才能让少女对着自己的哥哥挥舞凶器?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少年和少女赤身果体的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惨案?!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一切请看今日焦点访谈《鬼畜妹妹的虐哥之旅!》

———第三视角结束——–

良久,就在老娘不知道砸了多少次的情况下,下面也早已变成了一堆烂肉。

终于,耳边响起了系统的一声提示声——

「恭喜宿主新手关卡《鬼畜男的鬼畜之旅》成功完成!获得经验值100,软件提升至Lv2,开启骑士系统和亲卫队系统!」

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耳边继续响起软件的无感情的声音。

「发现被打败的濒死鬼畜男一只——是否阉了收为骑士?」

不不不,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啊。

老娘小心翼翼的弯下腰,看着地上那一滩碎肉——这叫濒死啊?!这才濒死啊?!

一个碎肉突然跳了一下——接着和其他的碎肉拼接在一起,然后许多碎肉慢慢的到处移动,在地面上形成一种诡异的画面。

你是刻印虫还是什么啊?!为什么这样都不会死啊!!

老娘顿时吓得毛骨悚然的后退了几步,嘴里喊着。

「妖孽!!看棒槌!!!」

然后看到那块碎肉动了一下,就砸一下,动一下砸一下,动一下砸一次。

果然不管在那个朝代那个世界中,砸地鼠这项技能都是必不可少的啊。

「检测到濒死的史莱姆一只,是否阉了收为骑士?」

就在我专心致志拿起棒槌砸着碎肉的时候,脑袋中继续响起系统的无感情的话。

「阉了?」

老娘狐疑的看着地面这摊碎肉,愣是没有找到所谓的下半身在那。

这种感觉就像你烧了一般红烧肉之后,问这一块肉是小猪身上哪块部位的感觉。

于是老娘一边想着一边狐疑的自言自语。

「阉了收为骑士是么?接收到宿主的命令——」

系统无感情的这样说。

「诶诶诶诶诶诶?等一下——」

老娘急忙伸口说。刚才那个只是自言自语啊魂淡,不算啊魂淡!

突然系统的声音改变了,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装X的男声说出来的一样,看起来是曾经录制过的?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诶诶诶诶?!等一下——」老娘急忙伸手反驳,好不容易变成一滩碎肉,救活了该怎么办啊!!!

虽然现在也不能算是挂了,但至少天天玩完打地鼠的游戏的话,应该不会复活的——大概。

随着系统声音落下,一道白色泛着金色的光以我为中心覆盖整个房间。

光芒就好像什么“圣·光明大魔法”之类的中二魔法一般,只要扫过的地方,弥漫的血迹啊,墙上的血渍啊,身上沾染的碎肉啊,还有什么达芬奇密码啊全部消失不见了。

整个房间瞬间透露着一种青草的芳香和天空的颜色。

最后,整个光芒汇聚下地面这摊碎肉上。一阵光芒闪现之后,地面这摊碎肉用极快的速度拼接在一起——

「啊,完了,这次打地鼠都来不及了!」老娘看着地面上快速拼在一起的碎肉们,不由的无力的叹息。

最后,一阵白色的光芒消失后。

地面上是一个赤身果体的无限帅气的男的躺在地面上。

男的毫无疑问就是我那个鬼畜欧尼酱——虽然这样看起来半点也没有鬼畜的样子。

面庞上带着一股男神独有的微笑,淡淡的金发在一阵白光的闪耀下显得跟外的圣洁就好像什么天使下凡一样。

上半生肌肉看起来很发达的样子却没有那种兄贵的粗暴,显得非常优雅。

下半身….

恩,下半身没了——

老娘非常好奇的看着鬼畜男下半身那一块,深深的感觉到了系统的鬼斧神工。

清新,光洁,没有丝毫的人造痕迹,没有什么一拉开内部红红的小缝,更没有什么恶心的毛毛虫。

看起来就像是一面镜子那么光洁,啊不,那么圣洁。

但老娘实在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趴在地面上,小心翼翼的爬过去,仔细的观察着这鬼斧神工的作业。

「恩,摸起来很有质感,里面不是空心的!」

老娘将手轻轻按了按那个三角区,里面肉呼呼的非常有弹性。

然后轻轻舔了一口。

「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就砸老娘非常用功的钻研这个地方的时候。

然后,突然传来一声非常引人瞩目的咔嚓声。

老娘愣了一下——随后,抬起头看着鬼畜男。

依旧是一副男神的样子,依旧是面上挂着笑容,依旧是那种让人顶礼膜拜的圣洁。

只是,脖子上拴着一个黑色的项圈。

项圈上连着一个链条,链条的末端签在我的手上。

「噗——————————————」

一瞬间,老娘的鼻血就喷出来了——

这种感觉就是女王的感觉么?!!老娘不住的拽着链条,然后鬼畜男就像只木偶一样被我牵着走,虽然依然是昏迷不醒的状态。

难道这个系统是写作骑士系统?读作奴隶系统?!

换句话说,我的女王大业这么快就快要实现了?!

「骑士系统开启——」

系统中继续传来无感情的声音。

「检测到第一只骑(nu)士(li),请设定对宿主的称呼。」

为什么感觉到骑士两个字上面满满的恶意。

随后,在铁X女系统的界面上弹出一个对话框。

上面默认写着四个字“女王陛下”

然后下面有着3的数字,啊,变成2了,啊,变成1了。

啊…..没了

就在老娘微微一愣神的时候,设定称呼的环节就结束了。

「请设定狗牌,啊,骑士牌说明。」

你刚才决定说了狗牌吧?!绝对说了狗牌吧!

「我是女王大人的奴X犬」

我愣愣的看着这个狗牌三秒钟后,还是决定这么无节操的玩法老娘就采取默认了。

「第二步设定完成,最后检测到该骑(nu)士(li)满足升级要求——是否升级为亲卫队?」

「诶?」老娘有些诧异的反问。

「亲卫队宿主目前只有3个名额,骑士团有500个名额?是否升级?」

「条件?什么条件?」

「必须X过宿主10次以上的骑士,才有资格升级为亲卫队——」

系统再次蛋蛋的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节操早丢掉了爪洼国了。

老娘直接风中凌乱。

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比起他们是我的X隶,更像我是这个骑士团亲卫队的肉X器啊魂淡?!

难道以后老娘都得躺好,洗白白,娇媚的M型开腿,用小拇指和食指将某处拉开。

对着老娘的骑士们脸色潮红的说——

「老娘的小X都张开了,你们谁想当老娘的亲卫队赶紧X进来」什么的?!

不过这样倒也不错。老娘的右手不自觉的伸到了下面。

「请宿主注意」突然就在老娘浮想翩翩,下半身越发湿润的时候,传来系统中无感情的鄙视声音。

「骑士队已经阉了——」系统淡淡的解释「所以必须要在任务过程中被同一人X10次以上然后打败他才有可能收为亲卫队。」

「啊!」老娘一瞬间微微有点羞愧,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

就算老娘真的用小拇指和食指将某处分开,露出其中那红色的小溪流,然后娇滴滴的对着这这些…五大三粗…无比健壮的…骑士们说…老娘…的XX很饥渴…想要…那个…被X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他们…也没…没有作…案工…工具…了

啊…啊啊啊啊….去了!!!!

「宿主竟然想着自己被群X然后高X了…………….」

良久后,系统君传来一声淡淡的无感情的声音。或者说因为感情太复杂了所以就显得无感情?

「才,才没有高X」

老娘脸色潮红,气喘吁吁的这样说,虽然这样看起来完全没有说服力。

「那是否要升级为亲卫队。」

「啊….啊…」依旧沉浸在刚才的YY中,老娘漫不经心的随口说。

「该骑士自动进化为亲卫队——」

系统淡淡的说,随后,一阵白光闪过。

「啊——」刚才又一不小心随口说出来了!

如果亲卫队什么的变成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话,不得哭了啊——好不容易有一个奴X了啊!老娘的女王大业终于要实现了啊!

就在我盼星星盼月亮的等待着白光散去之后。

一个楚楚可怜的少女躲在墙角,赤身果体的用一种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我。

胸部大概至少是C,金色的头发吹散在腰际,带着微微波浪型的卷曲,脸上的眉韵都有种让人心疼的妩媚。

嘴微微撅着,感觉全身微微颤抖着,手捂着胸部,将胸部挤得更加丰满的样子。

而下半身则是一条细细的小缝若隐若现,上面有着几根浅草。

与此同时,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项圈,项圈上面牵着一条线联到了我的受伤。

少女用一种楚楚可怜的语气,胸部颤颤巍巍的,脸上的表情就快哭出来了。

但,即使如此,在看到我的一瞬间——顿时有些不自觉的张开嘴,手捂住胸口,下半身的浅草茵茵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全身散发着一种让人迷醉的香味。

「女王,女王陛下,我,我是女王陛下的亲卫队的母X——请,尽情的…鞭挞..我,我吧」

于是,这就是少女在见到老娘第一瞬间这样一边哭着一边说出的话。

第二瞬间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老娘直接鼻血喷尽身亡而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