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以后,那个家伙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切变得和平常一样,西园凛照样活在阳光隐去,黑幕降临的时间段里,活在布满霓虹灯的城市中,活在各个爱情旅馆的房间中。

此刻,凛洗完澡,换上薄的近乎透明的紫色丝质蕾丝睡衣,里面并没有穿上内衣,不管上面和下面都在紫色半透明的睡衣下朦朦胧胧。凛知道,对于男人来说,这种遮遮掩掩的感觉比那些直接脱光的诱惑要刺激百倍。

客人此刻正在里面的浴室里冲澡,这是凛定下的规矩,无论付多少钱,在真正上床之前,都必须好好的将全身各个器官好好清理一遍,否则绝对不行。

房间里到处都粉色的装饰,头顶上是淡红色的灯光,昏暗的光线促使着人们释放心底的肮脏的欲望,床上挂着粉色的透明遮罩,床头摆放着数个避孕套,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奇异的香味,像是女人的香水味,也像是腐烂掉的淫糜气息。

「真是无聊……」

凛小声嘀咕着,从包里拿出Caster的香烟,用同款牌子的打火机点燃,将窗帘稍微拉开一点点,靠着窗户吹着风。

打开窗户的一瞬间,凉爽的风让凛的发热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灰色的烟雾,房间里昏暗的光线在她精致的脸上形成深深的阴影。

今晚的客人是凛少有的常客,长得不算难看也没有什么特别嗜好,加上每次给的钱比较多,和其他的恶心男人比起来,凛并不太讨厌和这个人上床。

哗——

浴室的房门被拉开,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刚出头的男士浑身湿漉漉的冒着蒸汽,裹着一声淡黄色的浴巾从中出来。

男子看见了靠在窗户边抽烟的凛,眉头皱紧,有些不快。

「怎么在抽烟?」

「和你无关吧。」

「才这么大就抽烟,长大后会得肝癌的。」

「轮不到你这儿嫖客来说教。」

凛的表情不变,靠着窗户,眯着眼睛,声音丝毫没有波动。

「好好。」男人也没有生气,而是轻笑。「那就当做等一下上床的时候可不像从你嘴里闻到一股烟味,性趣都没了。」

「……」

桜眉头蹙起,没有说话,将窗帘重新拉上。转过身,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女士烟,不会有什么很重的烟味的。」

「又不是为了这个。」

男人慢慢的靠近,路过床的时候将浴巾全部扔在床上,赤身裸体的靠近凛。

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语气压低的说。

「你知道的,我不想看见你受伤。」

凛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回答,仰起头,像个人偶般站在那里,无喜无悲。

男人这种时候都是逢场作戏罢了,等到射出来之后,自己说的话半分也不记得了。

「真心的。」

这个男人的姓氏是松下,和那个著名电器的名字一样,据说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少爷,给钱从来不吝啬,也常来光顾凛,算是凛的老客户了。

松下调整了一下光线的亮度,让整个房间变得更暗,接着往凛的方向靠去,身体贴着凛的身子正面抱着,用一种将要融合成为一体的力度将凛抱在怀里,下半身不断和凛的下半身隔着丝质睡衣摩擦着,渐渐的变得粗壮起来,双手在凛的背后用力抚摸,鼻子中呼的气体在耳朵旁凝绕,有时候忍不住张开口,将凛柔软的耳垂含在口里吸吮。

「真美,你真美。」

语气充满着肉眼可见的淫糜色彩。

随后将手通过腋下伸进凛的紫色睡衣里,放在胸口处搓揉。凛的乳房非常柔软,比外表看上去有分量的多,摸上去的时候感觉像是陷入了水中,顶部凸起的两个小豆豆在手掌心中不断摩擦着,桜感觉全身像是震颤一样的说不清的快感涌上了脑海,忍不住夹紧了双腿,不禁哼唧一声。

「不用忍耐,我想听到你的声音。」

凛下意识的咬紧嘴唇,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便松了口,随着松下的动作发出哼哼的呻吟声。男人也更加卖力的摩擦着胸部,双手轻轻的捏住胸部顶端的小豆豆,不断的挑弄,凛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JK。你真是太美了。」

松下的语气充满着欲望,身体用力,将凛压在了床单上,黑色的柔顺长发散在床单上,男人将睡衣撩上去,硕大的两枚乳房从本来紧绷的状态弹了出来,顶部的小樱桃的颜色是非常可爱的粉色上,尚且没有完全的充血立起来,但已经有些凸起了。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

凛一直没有说话,而是眼神淡淡的看着趴在自己胸前像条狗一样的男人,突然有种把别人征服了的快感。

男人将右边的小樱桃含在了嘴里,轻轻吸吮,左边依然用手搓揉了。

在被含住挑弄的一瞬间,凛的声音内部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一股电流从脑袋直直的击中下体,忍不住大声的呻吟了出来,小樱桃也越来越硬了起来。

「感觉很舒服吧?JK。」

「才没有……那种……事情……」

凛一边喘息着一边支支吾吾的说。

松下嘿嘿一笑,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用力的吸吮着小樱桃,用舌头不断的跳动前端,上下左右四处动着。

「不要……不要了……」

凛摇着头,脸上泛出红晕,无力的呻吟着。

「还会越来越舒服的。」

松下一边吸吮着小樱桃,另一只手同时慢慢的滑下去,略过雪白剔透的下腹,手碰在凛的下体上,双手分开,中指的第一关节小心的探入了进去。

「啊……啊……不要……好难受……」

凛咬着嘴唇,摇着头轻声的说着,双腿夹紧。

「真是够味道啊你」松下的表情也越来越激动,说话越来越不谨慎。「不论被上了多少次,都像是处女一样的紧收缩着。」

凛皱了一下没有,没有说话。

松下非常熟练的将中指来回的抽送,中指前端还向上挑弄着G点,刚开始还有些干涩的洞口里很快便流满了凛的爱液。

「不要……不要……不要……」

随着凛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松下也加快了中指抽送的速度,少女不禁夹紧了双腿,香汗从额头留下,流进锁骨,然后落在被单上,将房间的淫糜气息越发的浓稠。

「快……快出来了……快出来了……」

凛无意识的用力摇头,双手夹紧松下的手,语气中带着哭腔。

男人听到这话反而越来越兴奋,双手同时向下,一只手捏住下面的小豆豆挑弄,另一只手的中指越发的用力。

终于,大概三四秒后,凛的身体一阵痉挛,从腰部开始拱成一个弧线,不断的向外喷着乳白色的液体,像是坏掉的水龙头。

「你的身体,真是敏感呢。」

看着身体痉挛的凛,松下笑着用舌头舔了一下手指,有点儿酸,有点儿咸,充满了女高中生的青涩味道。

凛大声喘着气,赤裸的胸部不断上下,没来得及说话,白眼翻了一下松下,身体还时不时的痉挛。

「接下来,让我高兴一下吧。」

男人跨坐在凛的面前,将下面那个早硬起来许久的东西对准凛的嘴边,不断的摇摆着,示意凛张开口。

凛没有说话,而是顺从的张开口闭上眼睛,男人趁机挺腰,将下面那个散发着异味的东西塞进凛的嘴里。

凛的暖暖的,湿润的口中让男人舒服的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

全部结束了之后,松下靠在木质床上双手背着枕在头后,盯着靠在窗边吸烟的凛。

「所以说让你不要再抽烟了啊。」

「要你管。」

凛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的并不清晰,但很显然并不是很高兴,不仅仅是对男人生气,也是对自己生气。

一到了床上,自己的身体敏感的像是不接受自己控制一样,不管脑袋中多么的想要拒绝,身体总是顺从的产生触电般的快感。

因为自己是被调教过的身体。

「你多大了?难道真的未成年的女高中生么?」

凛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客人泄露自己的个人信息,不管是一次性客人也好,还是常客也好。

「和你无关吧,反正你想要的不过是我的身体而已吧。」

「虽说是这样的。」松下揉了揉脸颊,不禁苦笑。「但也不要这么冷冰冰的吧,感觉和客人有些个人感情也不错的吧。」

「那种东西才不需要,特别和你们这些男人们。」

凛吐出灰色的烟雾,双眼半眯着,语气中充满着厌恶。

「对了,上次说的话都是真的。怎么样,好好考虑过了么?」

男人从床上翻了一个身子,趴在床上,嘴角带着笑意的盯着凛。「你愿意只跟我的话,我可以帮你提供一个好的环境,而且每个月给你一些钱,让你生活无忧。」

「真是无聊。」

凛皱着眉头,连一分钟的犹豫都没有,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轻蔑的说了一句。

「阿拉,是很真诚的请求呢,比你现在这样肯定要好得多。」

「只要能活下去就够了。这一年时间。」

凛将紫色的半透明睡衣脱掉,重新穿好内衣,以及自己带过来的女士制服。最后双手将被夹住的头发从衣领处拨出,摇了摇头,语气没有丝毫变化的说。

「这一年时间?」

松下诧异的发出疑问。

「就这样了。一共两次,一万円。」

「这就要走了么?」男人语气中露着依依不舍,拍了拍床单。「反正要睡觉的话,不如在我旁边睡吧。」

「在你们这些男人旁边睡觉还不如让我留宿街头。」

男人轻笑的摇了摇头。

「还是不理解你到底都在想什么?如果真的讨厌的话,就不要做这种事情吧。」

「和你无关。1万円。」

凛蹙着眉头,重复说。

「算了。在我裤子钱包里拿出5万円吧,你这么漂亮的女生1万円可不够。」

凛嘴角微微的扬起,并不意外。

从裤子口袋中拿出5万円后,连一声再见都没有说便打开门离去了。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啊,那家伙。」

松下摇了摇头,双手枕在脑袋后望着天花板,脑袋中忍不住胡思乱想。

在这个男人上过的所有女的中,西园凛留下了最让人难以忘却的印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