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这样烦死人的心脏声音反复跳动着。

声音就仿佛近在耳边一样,像时钟一样反复的敲响着。

真是的!这贱B和泥鳅差不多——

我一边强忍着因迅速奔跑而快要裂掉的疼痛和酸胀感,一边在电车的夹缝处屏住呼吸。

但是,还有他们的心跳声。

虽然不可能真的到达听得见的地步,但是,我一边强忍着自己的呼吸,一边屏气凝神。总感觉这些变态的心跳声就好像近在耳边,下一秒就要发现自己一样。

找到了么?!那个贱B?!

还没有!

给我好好的找,那个贱B逃不出去的!只要上了我们这辆电车就逃不出去的!

知道了!老大,为了我们痴汉界的荣光!

为了我们痴汉界的荣光!

老娘强忍住自己想吐槽的心情,继续屏住呼吸,忍不住探出头看了一下。

左边,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大叔在巡逻着。上半身没有穿衣服,下面穿着一个相扑用的裤衩。手上拿着一个粉色的按摩棒。棒。棒。

按摩棒还在一直在震动着,前后左右四方旋转着,中年大叔似乎想用按摩棒来寻找咱。

不过是个按摩棒,你真把自己当雷达了啊!

我强忍着想上去把这个棒棒插到这个中年的明显x管过度的人的菊花里面。往右边看了一下。

右边正在转悠的是一个看起来皮肤有点儿古铜色的年轻人,看起来像是个大学生的样子,不过脸上挂着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唾上一脸的奸笑。装备是一个粉红的跳蛋,不断的在手心处摩擦。看起来像是个战五渣。

同样没有穿任何衣服。甚至连内裤都没有穿。

至少请穿上内裤啊魂淡!虽然本钱确实看起来比鬼畜哥哥曾经的那个要稍微大上一点,如果X进来的话——啊呸,老娘怎么可能被人轮x呢?!

——怎么办?!看样子,电车所有的封口早已封死住了。虽然每个人战斗力都比不上曾经人类巅峰的鬼畜哥哥的万分之一,但是这儿至少看起来有一百个人了?!

老娘要是被抓住了,真的尼玛会成为茉莉一样的肉便器的!(诶?

不,如果要说起出路的话,还有一个!

没错,窗户,就算所有的门和出路都被封了,电车中不可能没有窗户的!只要从窗户中跳出去,一切就可以轻松的结束掉!

但是,这样就必须要穿过前面那群猪肉一样的痴x群!如果被这群痴x逮到的话——

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大可能,但是老娘,没错老娘可是穿过血海过来的人呢!鬼畜哥哥都被老娘砸成鬼畜姐姐了!你们这群痴x算什么!

老娘在心中自言自语,悄悄的探过一个头。

前面的巡逻的人明显增多了,稍微从电车夹缝中探出了一个头就看见了一群赤果果的废肉。皮肤上面都透露着一种纵欲过度的枯黄色,整个车间弥漫着一种让人怀x的糜烂的气息。

魂淡!这到底泥煤的是什么的乱七八糟的展开啊——

我忍不住轻声的嘀咕道,一拳狠狠的砸到了墙壁上。

1个小时前,老娘还是在和鬼畜姐姐一起逛街买校服来着,然后老娘一不小心走散了。绝不是因为老娘9了,而只是因为第一次出门没认识路而已——

这些都没什么。至少到现在为止。

然后老娘不知道怎么的转到一个电台前面。电台前面一个人都没有。看样子已经过去了终班车的时间了。

看了一下时刻表,果然终班车早就发出去了,就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

突然间,从远方传来一声鸣笛,一辆非常诡异的列车开过来了。

电车上面泛着淡淡的红色的光,外面笼罩着一层黑色的布,看起来非常的神秘和诡异。

整个世界一瞬间像是变了个摸样似的。外面半黑色的天穹的星星都一闪一硕,似乎像是诉说着什么诡异的语言。

于是,老娘最终还是没有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在班车停在电台的时候,似乎像是呼唤着什么的时候。

老娘伸脚踏了进去。

老人说的好,好奇害死天线宝宝——于是,老娘就这样——

就这样做出了让自己恨不得扇自己二十耳光的决定。

最后,当老娘踏入电车,在听到下面这句话的瞬间。

老娘的世界一瞬间从正常的世界,变成充满里番的世界了。

欢迎来到最终痴汉电车,今天的guest就是小姐您么?

-------最终电车的分界线----

不,老娘还是有胜算的。

我非常确信这一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周围,用自己举世无双,天下第一的大脑瞬间进行了堪比天河2号的计算力进行了迅速的模拟。

右边此时的巡逻人数在40人左右,左边看起来在60人左右。

平均痴x的战斗力都只是小于5的渣渣,因为长期的进行痴x行为导致进攻能力接近于0。

正面对抗任何一个人的话,老娘都有把握在3.241秒内放到,两个人的话,可能会僵持,3人的话,老娘会在6.821秒的时间被按x棒破掉处x膜。(这些数值都是老娘牌计算机算出来的。

没错,因为前面的剧情大暴走,系统君已经回到了M51星云去了,现在的老娘已经只是个普通的少女——换句话说,一旦被破掉的话,老娘就真的要和自己的处x膜说永别了——如果不做手术的话——

所以。

老娘微微的握紧拳头,为了自己的处x膜。老娘必须要胜利!

前方3米处有一个转角,换句话说,在哪儿可以分开一部分人数,然后在前方6米处有一个窗户,直接跳下去就胜利了!

所以只要先冲向左边,然后引开一批人——然后直接跳窗!没错,计划就是这么的简单干脆!

接下来,战斗型老娘——未鸟出发!!

——深呼一口气,没错,地球人打败月球人的时候就是现在!我带着这样的决心,冒着前面交叠的无数白浊的液体,以及那些废肉散发出来的种种恶臭,迅速的穿了过去。

那边就是狼牙山!

--------未鸟跑跑跑的分界线----

找到了,那个贱x就在那儿!为了我们痴x界的荣光,快点抓住她,然后狠狠的x啊!!

我,我知道了!

这次让我先艹吧,那前面那个贱B跑步的姿势就知道肯定是个处!一定还没有被处过!没想到老子竟然还有破处的一天,加入痴汉电车真是太对了!

对不起,虽然老娘是x,但老娘以及被x了二十多会了!老娘这样在心中泪流满面的吐槽。

话说后面如果现在转过头的话,一定会有种丧尸电影的既视感的。

无数丧尸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按摩棒,跳蛋,黄瓜,皮鞭等),大步大步的赶过来。

但是很显然因为平时除了进行某种进进出出的运动以外,这些痴x们完全没有锻炼过身体,所以很快就分成了很多梯队了——

最前面一个梯队的是刚才看到的大学生状的痴汉。虽然看起来稍微有点儿小帅,但是在现在这样的光着身子和屁股,大步的一边甩着JJ拿着跳蛋冲过来的姿势,绝对可以上时代周刊的吧。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在这儿你被你们破了处,老娘还不如第一卷就安安心心的交给鬼畜哥哥啊魂淡!

至少人家长的比你们这群死宅帅,看起来比你们这群死宅顺眼好么?!死宅什么的,除了会躲在电脑前面看着老娘被艹然后兴奋的撸管还会干什么?!活该找不到妹子!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一边快速的穿过大概有5米宽的走廊,左右两边是完全被封死住的门缝。然后右手抓住前面的把手,凭借肘部的反口力量身子迅速往里一旋——

身后则是一团废肉丧失们光着大x快速跑过来的身影。看起来就好像美国大片中的的丧失群一样,丧尸们拿着自己的“武器”一边震动着一边跑过来。

这次被抓到了就真的死了啊魂淡?!老娘临死也不愿成为这些丧尸的肉x器啊魂淡

现在,系统君已经彻底掉线了,鬼畜姐姐关键时候又不知道跑到哪个地方去了。

只能靠自己了啊!

扑通,扑通,扑通。

紧张的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

后面的脚步声也近在咫尺。

鬼畜姐姐这个魂淡!回去一定要狠狠的把你啪啪啪掉!

老娘在心中无限咬牙切齿中,不是说了亲卫队么?不是管家么?为什么老娘这么苦逼的时候你连出现都没出现啊魂淡!

渎职,太渎职了!亏老娘省吃俭用想给你买好吃的,买好看的衣服,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居然不在!

身后的人们传来各种不堪入耳的谩骂声,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甚至能实体化的欲望。

不过,很快,很快就到头了!

没错…我深呼一口气,就是前面。

我已经看到了——我已经看到了窗子。

窗子外面就是光明,窗子外面就是世界!

一瞬间,周围就好像所有的樱花都开放一样,本小姐周围瞬间响起了美好的bgm。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心花怒放!

这一回合,老娘胜利了!!

我纵身跳起,身子在空中旋转360腾空,划过了一个唯美的抛物线。

像是一个纵身跃海的鱼一样,在粼粼的湖面上,放出属于自己的光彩。

于是,老娘跃了过去!于是,老娘成功了!

本应是这样的——

(嘭——————————)

一声巨大的撞墙声传来,脑袋瞬间从顶部传来一阵难以让人忍受的酸楚感和疼痛感,眼睛前面冒出各种五角状的星星——

我看见上帝了!!我看见上帝了!

是谁闲的没事把玻璃擦的这么干净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看不出来尼玛这居然是块玻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边发出这样的悲鸣,一边在脑袋中发出一阵强大眩晕下,非常爽快的昏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