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这样,对,含的要紧一点,对,再深一点。”

听着发福中年男子的话,爱奈用右手将耳旁散落的秀发勾到耳后,然后像是含着冰棒一样使劲吮吸着这个令人作呕的东西。

吮吸,没错,在男人的多次“教育”下,爱奈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最敏感的瞬间,就是爱奈使劲吸着那个东西,然后用舌头在尖处来回挑逗的时候。

——就这样,很快唾液浸着肉棒的声音在这个并不算宽敞的爱情Hotel中响起。

吮吸是个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嘴巴要一直张开着,并且要根据男人的要求时而用力吸吮,时而含到根出。长时间张开嘴唾液就会不由自主的溢出来,和男人肉棒前段的前列腺混合,不知道是荷尔蒙还是什么激素的奇怪味道在房间里扩散着,让人脑袋有点昏沉。

刚开始的时候,男人肉棒处积攒的污垢是最难受的,一种说不上是咸还是腥味,还是苦的感觉在嘴里蔓延着。

但是逐渐的随着唾液稀释之后,这种腥气味逐渐淡了之后,就变成重复的体力劳动。

和吮吸冰棒的感觉完全不同,打个并不合适的比方,就好像舔新鲜的猪肉一样,没有一点点享受只有着厌恶。

“干!给我吸的用力点!”

不知道是不是爱奈稍微有点分神的原因,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突然间不爽了,双手揪住爱奈的头发,用力的一下子按到最深处,从喉咙的末端硬生生的塞入食道的前段。

难闻的腥气味就这样顺着喉咙直接冲到胃里,产生强烈的不适感,胃酸产生不断翻涌上来,想要呕出的感觉却被爱奈强行的抑制下去。

如果在这儿真的呕出来的话,可不是简单可以了事的。

“啊,这个嘴穴真爽。简直在我插过的嘴巴中绝品!”

男人丝毫没有在意爱奈的感觉,只是揪着爱奈的头发一遍遍的来回抽查。

每一次,都以最深处为目标用力的冲刺着,肉棒在嘴里变得越发坚挺。已经有了数次经验的爱奈不由自主的皱紧眉头,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次。

“啊,要,要去了!”

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面色像是抽搐一样。将爱奈的脑袋用力的按到最下面。肉棒旁边蜷曲的毛发像是毛毛虫一样挠着爱奈白皙的脸颊上。

难以忍受的气味和感觉让爱奈下意识的紧闭了眼睛。但酷似触手的触感更让爱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爽爆了!给我接着,老子积攒了一个礼拜的量!”

——随着话音落下,嘴里中喊着的那个物体前段突然射出一大堆液体,击在爱奈的食道上。

因为白浊的量太多,一瞬间,爱奈不可抑止的咳嗽起来。

而紧接着,男人一脸满足的将肉棒从爱奈嘴里拿出后,将前段付着的白色液体在爱奈的脸上不断蹭着。与此同时,大量白色的液体更是不仅仅从嘴里,更是从鼻腔里都倒溢出来。

爱奈紧闭着双眼,嘴巴张开,双手放在嘴下,接住从嘴角处不由自己漏下来的精液。

刚射出的精液是一种暖暖的,黏黏的感觉,爱奈能感觉到自己现在脸上应该全是被这种白浊的液体覆盖了吧。就连头发上都粘上了。

爱奈无法想象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这种被精液遮盖的样子,哪怕三个礼拜前想都不敢想,但现在却逐渐适应了。

——人,真是一种适应能力可怕的生物。

“知道吧,如果有一滴没有喝完的话。”

男人冷冷的话语从跪着的爱奈头顶上传来。或许是高潮过去的原因,此刻的男人比一开始显得更加冷淡和无情。

“嗯。”

爱奈闭着眼睛轻轻的应了一声,声音很好听。

随后低着头,将手掌中残留的白浊的液体一滴滴的吸到嘴里。然后和着嘴中还有的白浊一起咽下去。

没有喝过的人大概永远不知道,浓稠的精液的触感是喝牛奶截然不同的东西,在嘴里完全无法得到消化,咽下去的瞬间,比起喝更像是直接吞下去。从食道滑溜下来的感觉更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恶心。

但爱奈却逐渐适应了这种东西。

——只是一种工作,喝下面前男人的精液,然后获得钱。

并不在此之上,也不在此之下。

男人看着把精液咽下去的爱奈,没有说话,但是下身挺着的肉棒却似乎更加坚挺了一点。

“……”

爱奈睁开眼睛,将脸上残留的精液擦掉之后,已经跪着身体稍微往前倾了一点,将男人的肉棒重新用嘴含住后,来回吸吮掉肉棒上残留的污渍。

这叫做清洗口交。

用力吸吮出尿道内部的,还有在间缝处隐藏的污渍,夹杂着自己唾液精液和前列腺液的液体味道相当的奇特。

爱奈小心的将肉棒抬起,用舌头来回舔着肉棒背面的污渍,许多污渍潜藏在皱褶间,不小心舔的话就难以发现。

而这一处,也是男人的敏感点所在,本来软嗒嗒的肉棒在这一番玩弄下又逐渐坚硬下来。

但是——至少这一轮已经结束了。

“……”

在结束了这一切之后,爱奈抬起头,目光无神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中年,发福,啤酒肚。

自己的亲生父亲大概也就差不多这个岁数了吧。

刚开始爱奈对面前的男人还有些厌恶——但现在已经怎么样都好了。

“10万,今晚干的不错,大宫爱奈。”

男人转过身,从扔到床上的裤子口袋中拿出一个钱包,从钱包中掏出十张福泽谕吉,拍了拍爱奈的脸蛋,有些讽刺的说。

——大宫爱奈,这是爱奈的名字。

出生于孤儿院的爱奈,据孤儿院的奈奈说,这应该是爱奈父母留给她的唯一一个东西了吧。

“谢谢叔叔。”

爱奈只是依旧跪着,抬起头,接过这10万元。

10万元,在高中生援交中属于毫无例外的高价位,更别提只是口交就能得到这么多钱。也正因为此,爱奈才会忍受面前这个男人的种种摧残。

接完10万元之后,爱奈准备站起来,却因为长时间跪在地上,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男人无动于衷,只是在旁边哈哈笑着。

“等一下。”

等到爱奈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男人从身后说出有些调侃的话语。

“有打算处女援交么?100万我也可以付。我知道你最近很缺钱吧。”

“……”

爱奈迟疑了一下后还是摇了摇头。

“谢谢叔叔,还不打算。”

随后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姑且,还是有男朋友的。处女想要留给男朋友。”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还有男朋友么?不错不错,处女果然是应该留给男朋友的啊。”

——男人的腔调像是讽刺,像是嘲笑,但爱奈却连生气都做不到。

“对不起,叔叔问出了这么不懂风雅的话。爱奈的嘴穴归我就好了,小穴就让给爱奈的男朋友吧。”

“……嗯。”

爱奈点了点头,从爱情旅馆中出去,低着头一步也没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