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莉的炼金工坊

史前3000年左右,大陆第一次出现了人类文明留下的痕迹和文字。那是智慧生物在这个世界上首次留下的可考而有序的记载。在被埋藏了无数年后依稀可辨认的象形文字的叙述中,人们所认知世界是被黑暗所笼罩的。只有每过一段时间才能有短暂的时间沐浴到光芒,当时的人们称此为"黎明"。在“黎明”的照耀下,他们似乎掌握了一种原始的神秘力量。他们将“黎明”出现的时间定为一天的开始,并以此计算时间的长短。也正是因此,那时的人们恳切地称呼自己为"莱尔",意为"向往光明"。
然后,伴随着将近1000次的双月交替后,终于有一天,人们从笼罩着整个大陆黑暗中走了出来。莱尔人第一次长久的存在于光辉的照耀下…
此后…
莱尔所留下的文字无一不是到此终结…仿佛这个种族就这么迷失在了历史之中。
又过去不知道多少年,大陆渐渐恢复了生息,在各个地方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了许许多多的村落。人们过着原始而幸福的生活。同时正是此时,人们发现了每过343日双月便会交替。
随着部落的发展,临近的村落为了生存慢慢的联合起来,形成了新的城邦。他们享有共通的文化和相近的生活条件。然而,随着人们文化上的完善和满足,城邦之间文化的冲突和对生存资源的需求显得越发明显。再加上“魔物”的存在使得人们的生存空间十分狭窄。于是,人们开始不满足于当下的格局,而是期望自己的城邦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战争开始了,随着战乱的火种在这一智慧种族中不断传播,渐渐的中部大陆(注①)上的城邦都被卷入了这场战乱。唯一令人庆幸的是,当时的人们还刚刚进入使用铁器的年代,原始的兵器无法给人们带来难以承受的创伤。
这样的状况一直维持着,直到一样物品地不经意闯入人们视野--
那就是精灵石。

精灵石的首次发现在史前60年左右,具体时间已经不可考究。我们如今所能知道的是:正是这种能散发出星光般璀璨光芒的小小石子,用人类的鲜血,带动了大陆历史的发展。

在精灵石发现之初,并不称之为精灵石,而是被称作“神石”。作为神石被发现的地方,“日曜”城邦的人们通过不断的尝试,发现了这漂亮的石头里蕴含着的庞大能量。然而,除去一开始依靠强大外力迫使其爆发出能量外的方法依然没有开发出来。即使这样,“日曜”的领导者依然将它投入了战场。

很快,虽然稀少,但其毁灭性的威力便主宰了战场,“日曜”也因此占据了霸主的地位,占据了相较之下极为庞大的领土。

而后,随着其他城邦对“神石”的发掘,新的战争又不断的打响。

随着战火的不断推延,在史前1年,一位自称“日曜贤者”的老者出现在各个城邦,并在各个城邦展示着自己的新理论——

“我们的世界,是由7种基本元素构成,而‘神石’……不,我更希望将她称之为‘精灵石’,便是最纯粹的元素载体,而这些元素则在其内部组成了‘精灵’。”

随后,贤者在人们面前使用了“精灵石”——他成功的引起了自身和精灵石的共鸣,紧接着,人们看到了那些原本暴躁的“精灵”在他的手上灵活的飞舞。

按照贤者的说法,“精灵”是大自然最纯粹的产物,只有怀着贴近自然的心态,和她们一样纯粹,才能够获得她们的帮助。

这一套说法快速地传到了中部大陆各个地方,在贤者所在的“日曜”的带领下,其临近的6个城邦决定休战,转而发展对“精灵石”的和平应用。

在随后的一年里,“精灵石”在人民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了不可或缺的物资,同时,人们惊讶地发现,和“魔物”对抗也因借用精灵的力量而轻松了许多。因此,“日曜”和那6个城邦,所探索和占据的区域开始扩大了起来,而他们本身也因此合而为一,被称呼为“七曜”,对应了七大基本元素。此外,为纪念这一发现,“日曜贤者”亦被尊称为“七曜大贤者”,记录这一次的双月交替为“七曜元年”。

七曜历就这么走上了历史舞台,而在其后的几年,当初所没有加入的那些城邦也陆续的被吸纳或是吞并,七曜联邦渐渐的统治了整个中部大陆。虽然联邦不断扩大,但决策者依旧是那7个城邦的领导人,而其中又以“日曜”的影响最大。

七曜43年,七曜议会出现了,和7位决策者不同,其他的小城邦只有权利提出意见和旁听决策。

七曜49年,“大贤者阁下”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发表了言论,最后他提到了——

“世界的结构仍在不断变化。”

七曜66年,精灵石体系结构基本完善,人们确定只要从小开始训练和精灵石的契合度,精灵石在成年后便可以如身体的一部分般灵活使用。而一块这样子精灵石在其所有人去世后也会随之失去光泽。

……

七曜302年,七曜联邦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问题——人们发现新出图的精灵石正在缓慢减少。作为其中主要地区,“日曜”地区产量飞速减少,为此日曜开始私下研究物质兵器和机械科学以谋求解决方案。

七曜342年,“日曜”地区精灵石几近停产,作为最高权力机构,七曜议会迅速封锁了相关消息,并在内部研究问题的解决方案。

七曜343年,七曜联邦内部发生难以解决的矛盾,随后,调解无望,七曜开始出现裂痕。为了寻求出路,日曜对月曜发起闪电战,内战一触即发。

七曜344年,月曜战败,其他城邦纷纷警觉,组成新联邦政权,和日曜形成对峙趋势

七曜345~354年,“精灵石”在其他地区也开始渐渐停产,依赖着仅剩的“精灵石”和日曜所研制的“热武器”,双方不断交战,史称十年战争。

七曜355年,终于,由于新联邦政府的精灵石几近消耗殆尽,新联邦政府终于因无力反击而投降,然而因为热武器的横行,此刻的大地一片疮痍。

同年年末,大裂变发生了。

这一日,当黎明的光芒再次照射在大陆之上时,整个世界颤抖了起来。

那是令人从灵魂深处开始颤栗的巨震。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众人大多都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在无言的恐惧之中一直到支撑到天黑,整场震动才渐渐退去。

第二天在人们的惊疑中很快到来,然而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

就在众人半信半疑准备战后的清理工作时,很快,这样一条信息就传遍了整个如今的日曜城邦——

“无尽之海的海水变成了云,而且似乎阿尔吉斯山脉也消失了,远方只能看到云。”

贤者高塔——当初大贤者所留下的唯一存在很快发表了他们的解释——

“这块土地,已经因为一种未知的力量而升到了天空之上。”

他们还声明——这正是大贤者走前所说的“改变”。

这场剧变被命名为大灾变。

在中立机构大贤者之塔的帮助下,日曜内残留的反战成员和部分在大灾变中决意洗心革面的领导人在呼声上压倒了主战派,并接纳了之前投降的新联邦人员。接着,他们在废墟之上重新建立了新的政府,为了加速战后重建,国家改联邦为帝国。为纪念新政权的建立,帝国改名为“雅兰德”。而大陆则称之为“艾兰尔”,意为“浮在空中的土地”。

因为失去了“精灵石”,贤者之塔从此不再有新人进入,在发布了根据红月和蓝月的大小变化而更新的12月历后,贤者之塔的人员渐渐的消失在世人面前。

新历12年1月1日,因为被巨大的闪电劈中,贤者之塔成为了废墟。令人庆幸却也疑惑的是,前往救援的人员并为发现死者或者任何受伤后留下的痕迹。从此贤者之塔彻底淡出世人视线。

在废墟中,原本应该是贤者之塔为帝国发布了最后一份研究声明“第八粒子基础理论构想”被发掘出来,成为了如今第八粒子的理论基础。

因为失去了“精灵石”的原因,帝国不得不开始研究机械科学,然而因为艾兰尔大陆资源稀缺,进展缓慢。

……

新历132年2月,一名自称“炼金术士”的外地人来到了早已和元素,魔法隔绝多年的雅兰德首都日曜市。

于此,他为帝国带来了新的动力——

炼金科学。

和过去人们依赖的魔法不同,炼金科学的本质是一门将不同物质的特性提取和再次调和的技术。和以往依赖精灵石的魔法不同,第八粒子对炼金科学同样适用——或者说,比起应用分类复杂的七曜元素,第八元素反而更为匹配炼金科学。通过这一技术,人们成功的研究出了他们所需要的金属,医药,火药……乃至食物。

炼金的泛用性改变了人们一开始对它的看法。

人们开始接纳它,使用它,依赖它。渐渐的,炼金成为了生产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

此后的30年,新历162年2月,雅兰德全国上下盛行炼金术,炼金与机械的组合成功快速的发展了起来,带动了新的生产高潮。那名“炼金术士”也因此被群众称之为“炼金贤者”,于帝国广场上塑像留念。

然而,此时已无人得知其身处何处。

 

记:朕留此碑文以告后人,望我雅兰德国民勿忘先人之贡献。

 

查理三世 留

新历192年2月

 

注释①:原空之艾兰尔所在之地的称呼,东南临无尽之海,西方接阿尔吉斯山脉,北方尚未知,因未有典籍指明,故暂且称之为中部大陆。

———————————————————————————————————————

日曜城正门前

“哦……看起来真了不起,不愧是帝都啊!”

站在高达九米宽十余米的白玉碑文前,少年摸了摸头,自言自语道。

这是他第一次来帝国的首都。

当然,是坐公共马车来的,为此少年付出了将近50米拉的代价——这一价格已经足够他在一家体面的餐厅吃个饱了。当从马车中下来后,出现在眼前的便是即使十人摞在一起也够不上去的高高石墙,以及贯穿其中能够同时准许通过4辆马车的宽广大道。在这精湛的钢铁之城外,个人的渺小不经意间被无限放大,哪怕是再无畏的人,恐怕在这景象也能感到那层层的压迫。

在阳光的照射下,由精炼多次的钢铁反复锻造而成的组合式大门上反射出了层层光线,引得排队入城行人纷纷压下帽檐,又或是匆匆用手去遮挡。城门的右边,原本深青色的石墙上凹嵌着巨大的白玉浮雕。从远处看去,洁白的浮雕隐隐透着流彩,和暗色的城墙比起来略显突兀。走近一看,方知那并非是浮雕,而是一段当今帝国的统治者亲自写下的碑文。碑文上的字不时闪过流光,顺着那狭长而圆滑的字体由上至下,流入观看者的眼底。

据说,这是当前统治者登基时所制,也是帝国目前的最高炼金工业体现——这白玉石碑从不需要进行清理。

虽然阳光很大,但是如果站在路边行道树的阴影下而不着急赶路的话,透过树叶的阳光变成了点点光斑,不仅不再刺眼,反而暖洋洋的,让因为路途的辛劳而疲乏不堪人旅者都放松了下来。

少年是第二次来这里。

不过第一次早就不记得了,大概是自己还小的时候吧?

看起来,帝都宏大的堡垒和精巧的设计轻轻松松的就震撼住这个刚刚从奥克兰山脉上的小村出来的小青年。

不过——

“喔!看起来真帅气,不过或许会出乎意料的重?”

……看来比起城堡和石碑,城卫兵那擦得锃亮的钢盔和银光闪闪的军刀对年轻人更有吸引力呢……大概?

……

“喂,小伙子?”

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有人轻轻的拍了拍,少年才发现自己已经随着入城的人流走到了城门的入口前了。在刚刚离远了看不见的角度,城门的阴影下支着一张桌子,而此时桌子另一端端坐着的签证官正微笑着看着他。此外,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一脸服务性笑容的侍从——看来刚刚将自己的注意力拉回来的就是这位大人的侍从。

“啊,抱歉……”尴尬的挠了挠头,年轻的旅者略带不舍的收回了看向一旁路边巡逻的城卫兵的目光,转而微微低着头看向自己的脚尖。

“没什么,想当初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这样子的幻想呢……不过现在看来,要站在阳光下一直曝晒着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大概是想到了什么,看上去很年轻的签证官轻轻地笑了笑,左手摸了摸那光洁的下巴,右手拿起插在架子上的羽毛笔,蘸了蘸墨水。

……不,其实光是外面的铠甲我就忍受不了。

阿尔心底暗暗吐槽道。

看到眼前的少年没说话,签证官大人抬头扫了一眼因为大抵是他的话而抬起头看着他的阿尔,未下笔,却是先开口继续问了起来,“那么……言归正传。年轻人,你是第一次来帝都吧?”

“嗯……啊,是的。”感受到了面前衣冠鲜亮的大人和刚刚不大一样的审视般的目光,年轻的旅者似乎有些紧张。

“唔,这样的话,你可有申请过入城许可?”

自从10年前全国开始推行身份证件以来,每座城池的关卡都方便了不少,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出行前找地方办入城住许可。当然,即使这样……

“……没有。”

看来身份证明推行的还不够呢……赛西里斯——此时当值的帝国签证官大人叹了口气,一边揉着眉心,一边在右手边侍从递上来的另一张纸上写着什么。

“唔…虽然很抱歉,但是恐怕你不得不去那边的办理处去办理一下入城申请……恩,你知道的,毕竟是首都,如果没有标示的话,恐怕会很难管理。”赛西里斯摊了摊手,示意侍从去为这个少年带路,“希望你能够理解。”

“那个……”不过男孩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

“……恩?还有什么事么?”赛西里斯有些奇怪,要知道,后面的人早已等的不耐了。

“没事的话就快些去办理吧,早些去的话多少还能快些。”

“呃……这位大人?我的姐姐在我走前给了我这个……诶?被我放在哪里……”说着,少年用手在风衣下来回摸索。然而,随着声音的无力,他的脸上也逐渐露出了忐忑的神情。在他专注的在自己身上翻腾的期间,那位在一旁僵硬地站着的侍从曾想上前说些什么,却被赛西里斯一手拦了下来。

“不要着急,慢慢找。”赛西里斯看着眼前急成一团,不断小声嘀咕着重复打开合上身后布包动作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略带疑惑的神色,却是很快又恢复到原本的笑容。

终于,在第三次将身后布包里面的钱包掏出来又放回去后以后,他终于在自己衬衫的前兜中找到了他所苦苦寻觅的物件,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并毫不停顿地双手将它递了过去,“哦,有了……您看?”

“恩?这是什么?”看着手中被叠了3,4次的发黄纸条,赛西里斯突然觉得自己的微笑有点僵硬——刚刚那股不好的预感,竟是实现了?

看来自己今天出门前一定有什么事情没做,也许是时候好好请个假休息了?

“这个是…是邀请函?”少年迟疑道。原本明明是肯定句的回答结尾却带上了一丝不自然的上挑。

如果临时要快速方便进城,除了通过提前办理暂住手续外,唯一的手段就是通过邀请函了——不过名义上,只有那些贵族才能够寄出这些东西,所以“邀请函”一度被称为是贵族特权的体现。

话说如果有哪个贵族发出这样子的邀请函……赛西里斯用手捂住脸不去想象。

如果换一个人来的话恐怕会直接嗤之以鼻,甚至脾气好些的会笑着指出这根本不可能发生。不过赛西里斯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也这么想……

而是因为他现在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了。

唔,感觉这样子更糟糕就是了……

“啊,虽然有些冒昧,不过可以问一下裴璐璐小姐和你是什么关系?”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赛西里斯一只手拿着那张展开了的纸条放在眼前,眼睛却是目光涣散。

“裴璐璐,您是说姐姐的朋友么?”看着原本表现抢眼的大人突然变成一副奇怪的样子,还不断散发着奇怪的怨念,少年不由下意识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啊……好吧……我应该能想到的……只有……”赛西里斯小声嘀咕着,只是少年很难听见他到底在说什么,然而赛斯那奇怪的眼神却看着他感到一阵的不自在。

“那个……请问,我可以进城么?”

“啊,可以了。对了,”赛西里斯像是想起了什么,坐直了身体,从案台下抽出了一张新纸,“你的姓名?”

“阿尔,哦,阿尔洛特·雅斯特雷·埃德森。”

“恩……好了,收好这个,”赛西里斯递过来一张盖着门印的单子,上面可以清晰的看见阿尔的名字和城内须知“这个可以证明你在城内的合法身份,好了,快进去吧,我想你的姐姐一定告诉过你要去哪里……是吧?哦,对了,你身后背着的那个,”他指了指少年挂在身后布包上的长剑,“看起来确实很锋利,要是送给我的话……好吧,当然是开玩笑的。不过在城里大部分地区武器都不能拿出来——这些在刚刚给你的须知上面都有写就是了。”

不不,您在看到我武器的一瞬间可是两眼放光了啊!

在签证官半开玩笑的示意下,阿尔收起了证明,向着扭头开始询问下一人的赛西里斯欠身道了个别,便转头大走进了城门。虽然依旧有些疑惑,然而在即将进城的新奇感的冲击前,这丝疑惑很快就泯没在了浓浓的兴奋之中。

“赛西里斯阁下?”

“啊,抱歉走神了。”

看到阿尔的身影渐渐的在城门中隐去,赛西里斯再也无法安稳地坐在位置上。他嘱咐尚在疑惑的侍从接替他签证官的工作,转身走上了一直停在路边无人问津的马车。坐在外表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马车中,年轻的签证官紧握着那张小小的泛黄纸条,出神的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慢慢的,随着车夫清脆的扬鞭音,马车绝尘而去,消失在了人群之前。

——空之艾兰尔的传奇·艾莉莉的炼金工坊

上半章·End

 

下半章

『炼金术,很早之前又称之为魔造术。这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对于普通人而言,即使穷尽一生恐怕也只能够窥得冰山一角,而无法在其中寻找到真理——是的,或许很少有人了解,最初的炼金术是为了追寻世界的真理而存在的。』

『即使是今天,作为因彻底失去了精灵石而深陷科技发展的泥潭中的帝国的救命茅草,炼金术或许变得更为生活化,民众化了。然而,我仍然希望每一个炼金术士都能够继续自己追寻真理的不倦追求——只有当炼金术士心存对浩瀚知识的渴求,对真理不懈的追寻,以及对世间无穷尽未知的好奇心,他才有望走近世界的根源。』

『这是应该是每一名炼金术士的心愿。』

『而那些接近根源,看清真理的炼金术士,则被尊称为炼金术师。』

『很惭愧的是,我并未达到炼金术师的程度,而且,大概永远也无法达到了。这并不是单纯的失去了自信,而是一种能够感觉到的无形阻隔——通向真理的大门就在眼前,却将没有钥匙的我拒之门外,在这里停留的越久,我就越清晰地感到自己的渺小无力。或许,正如前辈所总结的一般,勤奋将我们带上炼金之路,天分带我们进入真理之门。』

『不过,即使这样,真理对我的诱惑就像毒品对于瘾君子一般……不,或许跟甚,我已经无法放弃对真理的追求了。这种追求的过程是那么的绚丽多彩而令人沉迷,这种渴望的心情无时不刻的在鞭策的我的肉体不断重复,即使我的精神随着进行中的实验而愈加虚弱,我仍然执拗的认为我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

『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疯了……不,不是这样的,他们错了,都错了!』

杂乱而无序的曲线被密密麻麻地划在后面,模糊的字迹上不时绽放着朵朵墨汁构成的小花,再也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翻过去5,6页,上面又重新出现了杂乱的字迹。

『……或许他们是对的。』

『好了,言归正传。让我们来谈一谈炼金术吧。』

『在过去的时候,人们的生产生活无不依赖于精灵石这一存在——我不知道这种做法是否正确,要知道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并不是那么安全。虽然七曜的强盛正是因为这一篮子放在一起的鸡蛋。』

『人们非常重视精灵石,相对的,整个民族对精灵石的全身心投入也因此获得了巨大回报——这个国度在很短的时间里获得了跨越式进步,所有的技术纷纷自此衍生而来。要知道,在七曜最为强盛的时候,几乎人人出生的时候都能够获得一块和他相契合的精灵石。人们不论是工程建筑,开拓未知疆域,乃至居家饮食,都在依靠着精灵石。』

『我想你一定知道,所谓的‘精灵’只不过是组成万物的最为原始的‘元素’的纯净集合体,利用(请原谅我用这个词语,但在我看来人类仅仅是在单纯地榨取它们的存在)它们我们可以驱使一种奇妙的力量。这种力量纯粹而原始,他是充满生机的,但人们也能够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毁灭性——这一点在人们学会如何更有效率的榨取精灵石之前便已经被发现了。』

『开始,人们以为这就是精灵石本身的力量,人们害怕过快的使用会导致这种力量的消失——在有过精灵石因此而消失后,人们对此更加的坚信不疑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至少我的师祖就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利用精灵石所驱使的力量和精灵石本身所具有的力量是不同的——虽然他们的性质十分相似,但是质量等级却是无法相比的。为了区别这两者,他将我们借助精灵石所获得的力量称之为‘魔力’,借此与元素之力相区别。』

『这是‘魔力’一词最初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随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各种各样的研究纷纷表面,我师祖的猜测是正确的——‘魔力’是人类自身所拥有的力量,而精灵石则起到了引导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一旦作为精灵石的认可者使用了超出自身所能使用的能力,精灵石中的元素之力就会被‘征用’,同化为与其相似的‘魔力’。』

『而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

『于是,为了保护精灵石,人们开始限制自身的出力,并希望从源头上改善当前的状况。』

『魔造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开发出来。』

『顾名思义,这是一种依赖‘魔力’制造出物质的能力。当然,细节将十分复杂而且囊括有机无机的数不清多种物质。然而其基本思想基本上就是——』

『借助‘魔力’分析物质的构成,重组物质,复制物质,改造物质,创造物质,甚至不仅仅是……物质……能量……』

『魔导……技术……』

“呜啊!主人到底有多么懒惰才会让这本书破烂成这样子啊……这样子的话,唔……根本没有办法继续读下去啊!”现年14岁的少女快速翻着摊在桌子上的古书,那泛黄而干瘪的纸页上的墨水痕迹和虫洞无疑是挑动少女神经的那一根羽毛。

这位看起来似乎是炼金术士的年轻姑娘有着一头带有淡洋红色的金发,眼前的刘海被一只朴素的银色发卡别在一边,两边的发鬓垂于耳后。此时此刻,一顶带有纯白色的蕾丝花边的粉色大帽子正软绵绵的趴在她的头上,搭配她披在华丽衬衫外本身就略显宽松甚至快能盖住她的粉色白边的长袍,就更显得她的身材娇小了。

此时此刻,可爱的少女正无力的瘫倒在桌子上,眉头紧锁双眼紧闭,一双洁白的小手在额头上反复搓揉自己的太阳穴,仿佛这样就能消除因为无奈而引发的头疼。伴随着她的双手揉动,帽子上的红色饰带也随之抖动,挑逗着看着她的人,人们的内心不禁会产生一种前去拔下来或者拍打那松软的帽子的心理。

当然,此时这里除了少女就应该没有别人了。

将原本按着太阳穴的手放了下来,少女睁开眼睛重新开始翻阅起眼前的古书。不过很明显,少女那苍蓝色的双瞳并未将焦点集中在手中的古书,而是空洞的注视前方。

“这真是一场灾难!”

……

空之大陆艾兰尔。

自从灾难日以来,艾兰尔一直稳定的漂浮在天空之上。

作为这一块悬浮于天空之上的室外净土上唯一的国度,雅兰德帝国独自享用着这块并不狭小的大陆上的丰富资源。然而,或许是之前的战争所致,在废墟上重建的雅兰德并没有原来那般广阔的领域,反而只占据了空之艾兰尔的一角,缓慢和和平的发展着。

事实证明了决策者的英明。

似乎是因为灾难日带来的能量风暴,原本就生活在大陆各处的魔兽变得更加的富有破坏性了。因此,即使他们大多存在于深山老林里,他们的存在给附近居住的人类所带来的威胁也无法消除。

或许值得庆幸的是,正是身处这样一个充满了潜在危机的土地之上,人们不再充斥这各种矛盾。在没有出现炼金术的日子里,虽然贤者之塔身陷历史的暗流,但雅兰德帝国依然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过来。

然后,在最艰难的时刻,神奇的炼金术这一甘甜的露水,挽救了这个如同深陷沙漠的旅人般的国度,并且支持着她走向绿洲。

而将这一切带给雅兰德的这个旅者——或者说是炼金术士,则被尊称之为炼金贤者。

他是整个国度的老师,上至国王下至民众正是从他那里掌握了精密仪器的使用方法,学会了调和炼金术和改造炼金术,甚至明白了研究问题的方法。然而,他对这个国家的人民和领导者却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反而是婉言谢绝了皇帝的挽留,在日曜城内开起了自己的小作坊。

作坊被开在城市中心区北方的老城区——那里是城中市民最集中的住宅区,最开始日曜的人们大多都住在那里。

炼金术作为一门新兴科技,在人们的眼里属于相当前沿的玩意儿。而这一夜之间突然挂牌的炼金工坊无疑点燃了人们心中熊熊燃烧的好奇心。毕竟大多数人不知道这里的主人就是那位炼金贤者。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人踏破门槛来看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而真正提出委托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不过未来的连金贤者显然不在乎这个,对他来说,每天能和他所喜爱的炼金术为伍就已经心满意足。因此,即使是这样一座坐落于小巷深处的简陋二层小楼改造而成的工坊,他依旧快乐地完成着那为数不多的委托,将剩下的时间用于实验和休息——炼金往往伴随着巨大的体力消耗,故很多强大的炼金术士大部分时间看起来都精神萎靡昏昏欲睡,即使他们已经将一天的大部分时间用来睡眠。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在这里委托过工作的人的推广下,店铺主人的诚信可靠慢慢的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这里委托工作。这令店铺的主人一时间陷入了两难——虽然很喜欢这里的人们,但是她更想过一种放松的生活。

因此他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每日只接一些可以在店内完成的调和,改造的简易工作,而剩下的时间足以让他得到充分的休息。而受到了他的恩惠的人们虽然对此抱怨纷纷,但是淳朴的民风使得他们还是谅解了他的做法。

他很满足,就这样过着平淡而懒散的生活。除了少量的工作外,他每天的空余时间都会做一些突发奇想时想到的实验,又或是记录下最近的心得和日志。每当到月末的时候,他也会出城去附近的林地去采集一些稀有的素材,然后在下一周回来,一到家便紧闭大门呼呼大睡,直到一两天后才起身摘下门上挂着的“暂停营业”。

几年过去了,附近的人们大多习惯了他的这种生活规律,人们亲切的称呼他“店长”。期间他声名更甚,被国民尊称为炼金贤者,却又多次拒绝了秘密前来的宫廷特使。

又一个月末,一切都丝毫没有变化的店长再一次锁上了店铺,迎着和他打着招呼的人们走向城外。然而在下个月的月初,他没有回来。住在附近的人们很担心他,是不是被城外的魔兽所伤?

很快又一个月过去了,炼金工坊的大门上依旧挂着那歪歪扭扭的“暂停营业”,大门的把手上也已经积下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店长一直没有回来。

在这一个月里,人们不仅没有忘记这家工坊,相反的是,每天反而有更多的人前来工坊附近,盯着那小屋门前的落叶,摇头叹气。失去了习以为常的炼金术,人们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很难脱离炼金了。

渐渐的,在人们期盼而又略感无望的注视下,第三个月到了。

就在人们已经快对小店失去希望的一天,早起的人们有了重大发现——那块“暂停营业”的牌子不见了。于是,立刻有人推门走进了那间小店。

他们惊奇的发现,店里的人不再是那个总是穿着黑袍的炼金术士,而是一个愁眉苦脸坐在书桌前的小姑娘。小姑娘衣着宽松简朴的洋装,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紫色的垫肩上,如有着同瓷娃娃一样的皮肤。当人们进去的时候,她正睁着大眼睛上下翻阅着手上的书本,右手上的羽毛笔不时在一旁的羊皮纸上圈圈画画。

看到如此多的人进来,她似乎也并不吃惊。稍稍的埋怨了下众人突然的闯入后,她告诉人们——

“弗莉克希尔老师已经离开了,这里以后由我来负责了。”露出了幽怨的神色,少女晃了晃脑袋,“虽然还只是个新人,但是我会努力的。”

当然,一点干劲都没有的话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不过,慢慢的,少女远比她谦虚之言的出色技艺很快折服了众人,和她远比老师更甚的懒惰一起……

少女把自己的名字做成工坊的铭牌钉在房梁上,然而“托丽莉尔的炼金工坊”并不是很顺口,于是人们便简称为“托丽丽的炼金工坊”,少女也因此被人昵称“托丽丽”,当然少女并没有拒绝这一可爱的爱称。

到后来,人们渐渐的忘记了“店长”,只有那些记忆力好的人才能够依稀记得“弗莉克希尔”这一姓氏。但这家炼金工坊便如此修修补补的一直开了下去。

……

30年后,挂着“裴璐璐的炼金工坊”的小楼内,坐在书桌前的少女再一次无力地合上手中的古书,靠在了椅子上。呆坐良久,她站了起来,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她露出惊慌的神色,一把抄起门边的竹篮夺门而去。

看来似乎还是超市的特价时间更加吸引人呢。

大门外,一袭淡蓝色的身影从门后的阴影走出,看着远去的少女,伸手抚了抚自己被风吹乱的淡棕色发梢,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空之艾兰尔的传奇·艾莉莉的炼金工坊

序章·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