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阳光的炽烈让右侧的脸颊有点灼伤,但耳旁同时被凉爽的微风拂过,感觉十分的舒适。

冲田欣翻了一下身子,被地面上的石子咯到了的异物感,让冲田欣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睁开眼的瞬间,仿佛从一场大梦中醒过来,十分的奇妙。

“……醒了!阿姐醒了。”

正在面前的是一个绑着双马尾,不过七八岁模样,看上去粉雕玉琢十分可爱的萝莉。

萝莉手中拿着一把十分破烂的草扇,不断的往这边吹动着。

草扇上面歪歪扭扭的草叶看上去十分的尖锐,让人怀疑会不会把手扎伤。

面前的可爱萝莉此刻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眼睛眨了眨,雀跃的站起来,转过身子对着那边大声喊着。

“真的?!太好了。”

随着远处的一个成熟的声音传来后,一前一后的两个脚步声不断往这边靠近。

很快,一个看上去大概十七八岁,绑着单马尾,穿着素色的简单着物的少女走到了冲田欣的床边。

身后是一个时代剧中医者装扮的妇人,手中拿着一个大箩筐,像是什么草药的样子。

“——太好了,欣你终于醒了。刚刚突然晕倒了,把我和宗太郎吓坏了。”

——面前的少女急忙的半蹲下来,慌忙握住冲田欣的手。

“刚刚只是有些着凉罢了,没什么的。大姐放心吧。” 少女后面的医生模样的妇人诚恳的这样说。

“……”

面前错综复杂,像是时代剧一样的打扮以及穿着让上一瞬间还在21世纪的冲田欣摸不着头脑。

语气中的那种江户时代的腔调听起来甚至有些搞笑。

“请问”

——这是在演什么啊?

还没等话说完,脑袋里突然一阵剧痛,让冲田欣脸色有点扭曲。

很快,这种不适感就悄然而逝。

只留下的只是满心的不知所措和惶恐。

“——怎么呢?欣,身体还不舒服么?”

握着自己手的少女有些紧张的问,红扑扑的脸颊看上去非常的可爱。

“……”良久,冲田欣才慢慢的说出话来,语气非常的僵硬,但还是叫出了脑袋中记忆中面前少女的名字。“没事,已经好了……光姐。”

——–

仅仅在一个小时之前。冲田欣还和自己的同龄人在京都进行修学旅行。

高二修学旅行的最后一天是自由活动。

和其他人去金阁寺本愿寺之类的选择不一样,只有冲田欣一个人选择去参观新选组最后的屯所,不动堂村屯遗址。

从很小,自己就和新选组这个名字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特别的姓氏“冲田”,从小学到高中,不论在哪自我介绍,都会被询问和冲田总司的关系。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对新选组一直以来的向往,那种幕末中的最后的卫道者,螳臂当车般的壮烈。

——不动堂村屯遗址, 是1867年新选组的第三屯所,也是最后一个屯所。

那时候的新选组依然露出了几丝衰败的迹象,但并未明显。

这个遗址距离京都站只有十分钟的距离,但是内里来来往往的人流却很少。

作为日本从平安京一直以来的首府,京都的名胜遗址太多,新选组在其中并没有多少地位。

在去目的地的路上,小雨泛了起来。

雨点并不是很大加上路程也没有多远,冲田欣就一边用书包遮挡着,一边小跑。

等到抵达的时候,雨水也大了。

而在雨水的洗刷下,远处碑文上的硕大红色的「誠」字,变得好像是血一般的颜色。

从碑文下渗下的雨水中,仿佛倒映着那江户时代中的一幕幕跌宕起伏。

——漂浮在那诚字的旗帜下。

冲田欣有些恍然,呆呆的走上去,准备用手指触摸到那碑文。

——在指尖和从碑文中渗透的雨水接触的瞬间,天空中传来了响雷。

下一瞬间,自己就穿越到江户时代,穿越成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冲田家的次女,冲田欣。

而这个冲田家,就是之后大名鼎鼎的新选组三番队队长的冲田总司家。

自己,也正式成为了冲田总司的二姐。

“……这种展开真的可能么?”

“……就算写在「なろう」里面,大概也没有多少人看吧——穿越幕末的故事,根本不会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啊。”

冲田欣用手捏着晴明穴,苦恼的自言自语,整理着脑袋中错综复杂的思路。

然后发现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本世界中的“江户时代”虽然大体一致,但也很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最主要的是,是性别差距。

印象中的那些人物名还在,但许多都变成了女性。

不仅历史上的那些知名人物大概一半变成女性,包括源义经,安倍晴明,创立德川幕府的家康,丰成秀吉等等都是女的, 就连当今公家的孝明天皇和武家的德川家庆也都惨遭娘化。

这究竟是什么奇怪的意志在作怪啊。

这些离得比较远的姑且,就连身边的人,比如目前正在眨巴着眼睛盯着冲田欣看的,萌哒哒的三妹萝莉,就是未来的冲田总司殿下。

“阿姐在想什么?为什么神情好认真的样子,难道身体还有些不舒服么?”

此刻的冲田总司正坐在冲田欣的膝盖上,仰着头,粉雕玉琢,像是瓷娃娃一般的脸颊上带着困惑的盯着冲田欣说。

——这就是未来的杀人如麻的三番队队长?真让人不敢相信。

看着像是小人偶一样的总司小萝莉,冲田欣也不禁笑了,把坐在自己膝盖上的冲田总司抱起来,吧嗒亲了一下脸颊。

恩,奶香味,甜甜的。

“没什么,想宗次郎以后会变成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天下第一武士哦。”

——如果是历史上的那个总司的话。

“真的么!”冲田总司激动的挥了一下像是莲藕般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那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姐姐们的。天下第一武士!”

“恩,一定可以的!”

冲田欣又吧嗒亲了一口总司的粉嫩脸颊,很好闻。

恩,这样也好。

冲田欣把冲田总司抱在怀里,这样想着。

如果女性能占据一定地位的话,自己就有可能以一个区区足轻家的次女,也有机会改变新选组那个悲壮的命运了吧。

——也许这就是自己的使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