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试卫馆道场回到妙善寺旁的家大概需要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祖父是白河藩的藩士,很多年前就被派到江户了,之后就一直驻扎在江户。子孙三代人都继承了家业,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足轻。

趁着太阳还没有落日,冲田欣就带着自己的弟弟返回了。

下午的时候刚下过一场小雨,路面有些泥泞,踩在地面陷进去的感觉有些难受。

“呐,二姐,你是怎么猜出来我刚刚是准备攻击「面」的。”

总司还在一直思考刚刚是怎么输掉的,很是懊恼。

“感觉。” 冲田欣笑着说。

“只是感觉么?”听到冲田欣的回答,总司有些不相信,嘴里叼着一个长长的尾巴草不满的说。“你不都是「目录」了么?不是因为啪哒——嗒啪——啪哒——之类的绝技么。”

“那些都是些什么?”冲田欣不禁笑了起来,马尾也上下的摆动。 “想学到这些奥义的话,还差得远呢。”

许多年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冲田欣是完全不懂的。不管是江户时代的规矩,还是剑道。

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没有参加过剑道部,初中的时候是吹奏部,高中的时候是弓道部,和剑道的区别都很大。

但过了这么多年后,都已经明白了点。

虽然不同的流派的称呼以及级别略有不同,但大体都差不多。

一般来说,从开始练习剑道一年左右,可以到达「切纸」的级别。随后一到两年的水平达到「目录」,之后再三年的水平达到「中极意目录」,最后才能达到「免许」的地步。

所谓免许大致就是可以自豪的告诉别人自己是这个流派出生了。

不过,如果想以这个流派开道场的话,就得学会这个流派的奥义,拿到「印可」,学完所有的奥义的话就可以称作免许皆传,又称指南免许。可以自由的开设道场了。

“……”想着上面的事情,冲田欣笑了起来。“不过也许像我们这样的道场根本没有什么奥义吧,也没看到胜太使过什么看不懂的技巧的。”

冲田欣想了想,补充道。“我觉得根本不会有什么那种一步登天的奥义,所谓的剑道无非是直觉和气势罢了。”

“……是么?但是像是一击必杀之类的居合斩还是很厉害吧。”冲田总司用手挥舞着。“出剑必死!不是很帅么。”

“只是剑速很快,并且出其不意罢了。”

——因为剑道的练习时间长一点,也听师傅说过,冲田欣稍微懂一点,放缓脚步对总司讲解。

“——所谓居合斩,一是出其不意,二是隐秘。

出手的时机要让人捉摸不透,剑鞘里的剑的长度也可长可短,让人难以防守。如果你的攻击方式被对方所了解的话,就绝对不会再有一击必杀的效果了。”

以前冲田欣对近藤周助师傅问过同样的问题。

“师傅,遇到居合斩的人要怎么办?”

“要在他使出第一刀之前就先结束他。”

“如果阻止不了他的第一刀呢。”

“那就一定要躲得越来越好,但需要看清了他的刀的轨迹。只要看清了,下次就没什么了。”

只有讲解剑道的时候,总司才会聚精会神的听着冲田欣说话。

稚嫩的脸庞认真起来的显得很是可爱。

不过,突然在冲田欣还没说完的时候,总司突然很认真的这样小声说。

“……啊,等一下,别动。”

下一瞬间,冲田总司迅速贴近了冲田欣的脸颊,迅速扩大的脸颊让欣有些不知所措。近在咫尺的距离让总司占据了自己的整个视线。

还只有10岁的总司虽然还是一个小孩子,但已经能闻到男人的那种淡淡的汗水味了。

这个年代的男人总比150年后的男人显得成熟的多,总司放在150年说是高中生也有人信吧。

“千万别动。”

冲田总司非常小声的说,说话的吐息呼出在欣的脸庞上,温热的气息让人心跳加速。

欣越发不知所措,慌得都屏住了呼吸。

这家伙想干什么?不会是——

可我们是姐弟啊,就算是江户时代这也不行吧。

心跳越发加速的欣下一瞬间就听到了冲田总司雀跃的声音。

“逮住了!”

“二姐,你看,是罕见的黑色蝴蝶诶。翅膀上还有着彩色花纹呢。”

面红耳赤的欣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面前的熊孩子兴致勃勃的玩着自己掌心中的蝴蝶,兴奋的说。

面前的熊孩子手心中果然藏着一只蝴蝶,被总司用右手和左手盖住,想要飞却飞不出来,甚是可爱。

“——宗次郎!!”

但有些恼羞成怒的冲田欣根本没去管那只蝴蝶,忍不住拿起了别在腰部的木刀,喊着面前熊孩子的小名,追着打。

“诶?诶?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总司被吓了一跳,急忙往前跑去。慌忙之间手机的蝴蝶也飞走了。

很漂亮的黑色蝴蝶并没有飞远,反而朝着两个人的方向飞去,不断绕着欣和总司飞着,好像在嘻嘻笑着她们。

———–

今年是嘉永5年,换成西历的话是1852年。

从156年以后回来的少女,印象中这一年并没有在历史书有任何的记载。

当然可能是自己的历史成绩并不好的原因,更有可能是被1853年的“波澜壮阔”给掩盖住了。

仅仅只剩一年时间,当佩里将军带着美国的舰队强行推开日本的国门的时候,随着黑船来袭,那波澜壮阔的幕末时代就开始了。

而这样战乱永远是男人出世的引子。

——而这些从区区乡下的落魄武士和农民,到达了幕府的最高舞台的新选组,就变成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的代名词了。

宛如绚烂无比的樱花一般,绽放的无比美丽,凋零的无比迅速。

为了新选组而选择赴死的近藤勇。

肺结核病死的冲田总司。

战死到最后一刻的土方岁三。

……从开始到结束,只有不到5年时间。

“……怎么呢?二姐。”

“什么都没有,宗次郎。”

冲田欣看着面前的懵懂的少年,只能笑了笑,什么也说不出来。

现在的总司甚至还不是总司,连名字都还只是小名的宗次郎,只是有个稍有剑道天赋的随处可见的少年罢了。

许多年前穿越过来的时候,冲田欣一直在想,自己能做些什么。

但想的结果只能遗憾的发现,只是一个小小足轻家的次女,在这个幕末时代连一点浪花都翻不起来,什么也做不到。

——和后世不一样,没有高考,还是身份论一切的现在,身为足轻家的自己只能做些与身份相合的事情。

有时候冲田欣无奈的想,如果自己穿越成将军的女儿,天皇的女儿,会津藩主的女儿之类的该有多少——

“二姐真的很奇怪啊。经常露出一种看似很难过的表情,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轮不到你这个熊孩子来说。”

冲田欣笑了笑,揪着总司的头发不断往上提。

总司不断喊疼又不敢反抗,让冲田欣大笑了起来。

——不过这样也很好,家国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能守护自己的家人。

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