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

“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快点来吃饭吧。”

应答着光子和林太郎的声音后,欣和总司来到了餐桌前。

“嘿——” 在欣刚坐下的时候,从正左边的座位旁传来一声粗头粗脑的声音,让欣吓了一跳。

“哇,你怎么也在啊。”

冲田欣翻了翻白眼,看着旁边的不速之客,吐槽着。

岛崎胜太脸上露出几丝憨厚的笑容。长得一副讨人喜的样子怎么也对着这张脸生气不起来。

“想过来尝一点光子姐的米饭。光子姐的米饭很好吃的。”

“诶呀,阿胜还真客气。没必要这样说的,想吃随时过来就好了”

光子急忙推辞,但脸上还是有些高兴。“要不再来一碗,今天的米可是大哥今天刚领到的玄米,是新米呢。”

随着光子的话,林太郎淡淡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比光子大7岁,比胜太大8岁,并且已经有了正经工作的林太郎显得比在座的其他人都成熟很多。

“啊,难怪这么好吃。”

胜太眼角向上挑起,露出几分诧异,随后又闭着眼睛大大的吃了一口米饭,脸上露出非常享受的表情,咽下去后发出非常满意的声音。

——这表演,也太浮夸了点吧。欣在心底吐槽。

说实话,江户的饭菜的确很难吃。

虽然自己也能勉强吃下,但是从现代返回来的她是真心看不上现在吃的这些的。普通的生鸡蛋酱油浇饭就已经算是一顿不错的晚餐了,寿司生鱼片什么的都是别想,就算能吃到也不是他们这个等级能够涉及的菜。

“好吃么?好吃就多吃点。”

“光子姐做的什么东西都很好吃。”

胜太讨好实在太明显了,憨厚的脸上露出的傻傻的笑容也十分可爱,大家都笑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冲田欣看着胜太的样子,就好笑。

但是谁又能想到,这时候看起来只是个普通村民的胜太,15年后会变成幕府的府臣,闻名天下新选组的掌舵人呢。

一想到这里,冲田欣就有种莫名的沧桑感觉,看着胜太的眼神也有了一丝变化。

“怎么呢?”

“——没什么。快吃你的米饭去吧。”

视线被胜太发觉的冲田欣急忙拔了几口米饭,生鸡蛋盖在米饭上的黏黏糊糊的感觉——

真腥。

———-

足轻,放在现代日本的话大概就是一个区区小兵的概念。

别看只是个小兵,在这个江户年代,也算是从“士农工商”中的农的阶级跳出来了,所以对于普通农民来说是个比较抢手的职业。

而足轻分成两种,一种只限一代的小兵,称为「御抱席」。还有一种是可以世袭的小兵,被称为「御谱代席」。

虽然还只是小兵,但「御谱代席」就算是正儿八经的士这一阶级了,可以被称为武士,可以「苗字带刀」。

所谓的「苗字带刀」就是可以拥有自己的姓氏,并且出门可以带着武士刀。

——冲田欣的家里,就是这样的士里最轻的「御谱代席」的足轻。

欣的父亲就是足轻,继承了祖父的职位,然后在1833年大姐光子在白河藩出生,36年和42年欣和总司在江户出生。

不久后,在冲田总司出生的第三年,1845年,父亲便去世了。

虽说和「御抱席」不一样「御谱代席」的足轻是可以继承的,但继承的小兵也必须满足年龄限制,在20岁到40岁之间。刚满3岁的总司自然不可能成为能上战场打仗的足轻。

为了继承这样的职位,父亲在去世前一年,也就是1844年在从兄弟井上家过继了井上宗藏的次子,18岁的井上林太郎成为欣和光子的大哥,然后在父亲去世的时候,冲田林太郎正式继承了冲田家,成为第三代足轻。

那一年,冲田光子11岁,欣8岁,总司2岁。

——冲田欣对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大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感。冲田欣非常清楚,在这个江户时代,失去了武士的身份,是一件无法承受的事情。

更何况,林太郎这么多年来的确把自己当成了冲田家的人,处处照顾光子三人,每个月领的俸禄也都都会交给光子的。

虽然生活的还是很艰苦,但依靠着这「二十二俵两人扶持」的俸禄,勉勉强强的能够在江户时代中生活下去。

但是,终究是在自己长大后才突然出现在家里的“外人”,冲田欣对待这位大哥一直没有办法做到像是光子或是总司一样自然。

在餐桌上和林太郎基本也没什么对话。

—–

岛崎胜太稍微吃了点后,就先回去了。

然后房间里只剩下冲田一家人笑着说着今天的事情。

“都怪二姐突然拿起竹刀追我,那只蝴蝶都被逃走了。真的很漂亮的蝴蝶的,黑色的蝴蝶却有着彩色的花纹。”

“还不是你这个笨蛋吓了我一跳。”

冲田欣一边说着一边又和总司打成一团。虽然欣比总司大6岁,但总司毕竟是男孩子,和欣身高也差不了不少了。用竹刀的话另当别论,空手打的话刚好势均力敌。

而且欣从来不会让着总司,最喜欢揪着总司的马尾捏脸颊,听着总司哇哇叫的声音。

“对了,宗次郎也挺大的了——” 看着打闹中的欣和总司,光子有些皱眉,岔开话题。 “要不要像是大哥或者阿胜一样梳个武士的发髻了?这样显得稍微成熟一点。”

“——诶?”

听到光子突兀的话,冲田欣和总司同样愣了一下。

随后,还没等冲田总司回答,欣就笑着回绝了光子。

“宗次郎还很小。要不再过一阵吧,反正武士什么的也不急在这一时。”

说实话,审美眼光还在150年后的欣有些看不上现在圆秃式的月代发型。

“总司都11岁了,也该稍微成熟一点了,哪能和小时候一样啊。”光子却有些执着,坚持的说。“要不下次抽个时间就剪了吧。那个月代的发型据说练习的时候也会方便一点。凉爽方便。”

“又不是所有武士都一定会梳月代的,不急的。”

“既然去年加入了道场,拿起了武士刀,就要好好的像个武士的样子。你看道场里除了你和宗次郎之外,哪个人是披头散发的样子。”

“姐你真的不觉得那个发型很难看么?”

“哪里难看了啊!大哥也好,阿胜也好,不都好好的啊。”

——冲田欣自不用说。灵魂来自150年后,经常感觉和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而或许是家父去世的早,冲田光子也一直把自己当做冲田家的家长,对于弟弟妹妹也是管教态度的多。是这个比较少有的很有主见的女性。

明明是怎么样都好的小事,吵着吵着,两人的火气却有些被引起来了。

“你说说你。每天都在想什么。上次中野右门卫看在去世的父亲面子上过来娶亲,结果被你三两句顶回去了。还准备练武练武!整个日本里除你之外哪有女人去练剑的。”

“你懂什么。再过几年……” 听到光子的话,冲田欣也生气起来,不假思索的准备反驳。

“——咳咳。”不过还没等冲田欣说话,冲田林太郎就咳嗽两声。认真的说。“光子你有点言过了。”

冲田林太郎平时话语很少,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冲田家家主,所以每次说话的时候还是有威慑力的。

不管是冲田光子,还是欣都安静了下来,不再争执。

——气氛稍微缓和了一点后,林太郎为了扯开话题,向欣还有总司询问剑道的事情。

“其实女人学习剑道也挺好的。多一门技术会防身总不是坏事。”

“总司呢?听周助老师说,你的进步很快啊。”

虽然欣并没有和林太郎正式交手过,但知道对方剑道水平还是很厉害的,据周助老师说差一点就可以到免许的水平了。

而这时候的宗次郎也挺听这个大哥的话的,不住点头。

“——你们两都很有剑术的天赋的。所以要多努力。”

听着林太郎的话语,冲田欣也点了点头,稍稍扒了两口饭,就借口出去散散步,从饭桌前离开了出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