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附近的郊区,南北两端的分界线是以多摩川作为区分的。

冲田家是在日野附近,顺着多摩川往南走就到了多摩,往东走的话,就能到江户市区。

虽然距离的并不远,但却像是两个世界。

“——啊,在这呢。”

从不远处传来光子的声音,冲田欣回过头,看见光子提着衣角往这边走来。

“真是的。出来散步非要找个这么暗的地方坐着,万一被奇怪的人盯上怎么办。”

“我这边的竹刀可不是摆设。”

“还真对自己有自信啊?毕竟是一个女的,真的能打过那些男的么?”

“打不打得过,只有打完才知道。”

冲田欣笑着说。

散步的时候,冲田欣比较喜欢一个人坐在多摩川旁。

耳边听着晚上河面上的潺潺流水声,以及不知从哪传来的昆虫叫声,闻着空气中带着的淡淡的青草香味,看着水面上倒映的繁星点点,抬起头银色的月光安静的铺撒在草坪上,远处江户里也有着几点烛光。

抬起头月亮遮挡在一点点的乌云背后,那份隐隐约约朦胧的感觉,非常的美。

不知为何,每次坐在这儿的时候,冲田欣都会觉得心变得很平静。那些很在意的事情,也都会变得无所谓起来了。

“刚刚生气了么?对不起。”

光子将衣角捋了捋,坐在欣的旁边,小声的说。

“其实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希望宗次郎能成熟一点。”

“恩,我知道的。”

光子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欣非常的清楚。在林太郎刚过来,家里家长又去世了的情况下。光子要小心翼翼的维持了自己这边的尊严,同样也不能够让林太郎赶到不快。

成熟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父母去世的那一条,光子姐就长大了。

“……有时候大哥还在我面前叹气说俸禄不够四个人一直用什么的。”光子小声的自言自语。“我们两个女的就算了,迟早会嫁人的。但宗次郎不一样,如果不早一点成熟,找到自己该做的事情的话,就会一直住在这儿,成为林太郎的「厄介」的。”

「厄介」。

听着这个并不常用到的词,欣楞了一下。

虽然刚过来不是很懂,但现在江户时期的这些知识却知道多了。

像是冲田这样的足轻武士家,只能让大儿子继承自己的家业。女儿什么的还好办,嫁给别人就好了。

对于次子以下,如果找不到自己应有的职业,武士级别也不能去种田经商,只能一直呆在家里。

这样的话,只会给族长增添麻烦,就算是「厄介」。

——用150年后的话来翻译,就是找不到正当职业,只能啃老的Neet一族吧吧。

“怎么可能?”

听完大姐的担忧后,冲田欣想了想。

担心那个冲田总司变成尼特一族?——那种嘴里啃着薯片,玩着氪金手游,给家长打电话只会要钱的尼特?

一把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欣就忍不住想笑。

“宗次郎不会变成尼特一族的。别看他那个样子,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剑道天才啊。”

“是么……”从来没有亲眼看见过总司挥舞木刀的光子露出一脸难以放心的样子。“只看现在傻乎乎的样子,真的担心以后啊。”

看来不管是现在,还是还是未来。身为家里的长女,总会替弟弟妹妹操心的。

“安心吧。下次有机会,我去找周助老师。下次外出教学的时候把总司带上。”

冲田欣顿了顿。“以后再差,也能在江户的那么多道场里混个剑术师范当当的。”

——如果未来大名鼎鼎的新选组一番队队长想要当剑术师范的话,就算是北辰一刀流,神道无念流这些,也会抢着要的吧。

也算是个不错的去处了。

“如果能当上就好了。”

冲田光子只是把这句话当成了冲田欣的安慰,并没有放在心上,叹了口气说道。

——-

聊完总司的事情后,光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并没有说话。

欣也比上眼睛,感受着风中的那股淡淡的香味。

这150年前的江户时代就算有千般不好,这夜晚江户湾旁的晚风,也足够让欣醉心其中了。

“——呐,你觉得林太郎怎么样?”

“诶?”听着光子突然的问话,欣楞了一下。

不是为了问句的本身,而是称呼。不管是光子还是欣自己,称呼林太郎的时候,都会称呼大哥的。

“大哥挺好的啊。”

虽然欣对于林太郎有些生疏,但不得不否认,林太郎作为大哥并没有什么不称职的地方。尽心尽力的把自己当做冲田家的人,和实家的联系也不多。

“我不是说这个,是说人怎么样?”

“……有什么区别么?”

光子的话,让欣越来越摸不着头脑。

“诶呀。”光子有些急了,四处望了望,确认没人以后,接近欣之后,小声的在欣的耳边说。“我是说,如果我嫁给林太郎的话,怎么样?”

“——诶?!”

光子的话语让欣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姐你在开玩笑么?林太郎再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大哥——这结婚——”

虽然是江户时代,虽然是义妹,但这种兄妹之间真的可以结婚么?

“……诶呀。这些东西总可以操作操作的嘛。”

虽然夜深,欣看不见光子的样子,但明显感觉到光子脸上有些娇羞,小声的解释。

这种东西居然是可以操作的么——

“大哥归根到底只是养子啊,如果我也名义上过继到别人家里,和大哥就不算是兄妹,就可以结婚了。”

——居然已经想好了。

听到光子的话语,欣感觉到好像有哪些不对,但仔细一想好像又没有什么不对。

如果再过继一次的话,不是义兄妹后的确可以结婚了。

看起来未来那些写妹控小说的人,左右想不到怎么解决义兄妹法律上无法完婚的问题,应该查查历史。冲田家150年前就解决了这个难题。

“为什么?是大哥提出来的么?”

看着光子都一切想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样子。欣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阻,只能询问缘由。

“不是。我也还没和林太郎说呢。”

“姐很喜欢大哥么?”

“……我也不知道。”

“那为什么突然想这么做呢?追求姐的人有很多吧,别的不说,就是胜太的想法,光子姐也很清楚的吧。”

“……”

听着欣的询问,光子说不出话,只能支支吾吾一言不发。

欣也不着急,慢慢等着光子的答案。

既然光子选择对自己说了,一定是这件事在心理憋得太久很难受吧。

“如果我嫁出去了。家里只剩下你和宗次郎两个人……”光子的声音很小。“我怕我不在的话,大哥会欺负你们。毕竟他不能算是真正的冲田家的人。”

光子的话语并不让欣十分诧异,应该说隐隐约约的有些这么想过。

像是光子姐这样性格的话,将自己照顾了10年的弟弟妹妹丢在家里,一个人嫁作他人妇是怎么样也做不到的话。

这个年代下,如果嫁出去了,想再像原来一样照顾弟弟妹妹就很困难了。

这样下去,如果光子想要留在家里继续招呼欣和宗次郎的话,选择只剩下一种了。

“光子姐选择自己喜欢的选择就好。”

欣没有生气也没有费力的劝解,只是叹了口气。

“如果姐姐嫁出去的话,我会照顾好宗次郎的。大哥——林太郎——不是会欺负我们的人。而且就算想要欺负,我手中的竹刀也不会原谅的。”

“你能打得过大哥?”

光子露出十分诧异的表情。林太郎的战斗力虽不说十分强,但这附近也算是厉害的。

“打不打得过,还是只有打过才知道。”

欣握着竹刀,满是自信的说。

“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哥不是那种人。这点事情我还是很清楚的。姐如果有真正喜欢的人话,去嫁给自己喜欢的就好。没必要迁就我和总司的。”

“……”光子脸上的表情还是有几分难以释怀。

“当然,如果姐觉得最好的选择还是嫁给大哥的话。这样的决定也好。”

“恩。”

光子低着头,小声的应了一下。

欣重新将视线投入到江户湾上,感受着风,一样的凉爽。

——历史上的光子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欣的历史课中并没有教导过。

但是十有八九嫁给了林太郎,而不是近藤勇吧。

历史上的光子安然无病的活到了70多岁,在这样朝不保夕的乱世前夜,能有这样的长寿本来就是光子姐的幸运吧。

“……呐,光子姐,你知道么?这前方是什么?”

——欣看着很远处的江户湾,笑着对光子说。

“是水?”

“不对。”

“是多摩川?”

“不对。还要更远一点。”

“是江户湾?”

“不对。还要更远一点。”

“……唔,是清国么?”

“差不多,但还是不对。要更远一点。”

“哇,那我就不知道了。”

对于光子来说,不,对于现在日本人民来说,所能想象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清国了吧。

但是,到了明年,当黑船停靠在江户湾旁,整个日本才会真正会睁开眼睛,看向世界。

“——是一个新的时代,最后的武士时代。”

欣站起来,眯着眼睛自言自语。

此刻的冲田欣按着腰间别着的竹刀,垂到肩膀的马尾也随风飘散着,那份凛凛的气息让旁边的光子看的有些失神。